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抱歉啊大家<(_ _)>

学习还不够努力,手机要被收掉啦

焰反21章才写了一半orz看了一下时间线稿可能总共得有40章左右

感觉自己真的连写手的门把都没握到....也根本撑不起这么多小伙伴喜欢orz

大家是想我把焰反的大纲走向什么的都放出来,还是等蠢规不知道有没有下文的填坑?

真的不能确定还有没有机会更新嗷....

我其实真的特别想看  乐乐有胃病,然后世界赛中国队拿了个亚军,然后他自己给的压力、半个荣耀给的压力、身体状况的压力,全部压在他身上  这种款

胃是心情病,难以想象那个时候他会什么样

想想就感觉心很疼啊……

【我为何在笑/


【巍澜/脑洞体】醉鱼-冬眠?

村草(x)巍X白龙澜

设定详见前前文

一个小片段

时间线在澜掉马之后

———————

       沈巍刚过了村口那棵树,正沿着小路疾步往家的方向走。

       寒冬腊月,沈巍却一贯穿得不厚实。他打小就抗冻,左邻右舍照顾过他的都有印象:某年冬雪特别大,尚年幼的沈巍却单薄衣衫从村这头跑到那头帮人送酒,那酒坛子外边也凝了霜,沈巍一路抱着,全给化了。

       当年缩在屋子里烤火的沈二姨隔着结了冰花的窗子看见了那小小一个人在风雪里,惊得好险没把手上正织着的羊毛护手跌进火炉。

       “小巍,从山上回来啊?”

       沈大爷裹着厚衣服从后院走出来,看到这两年因长得快而显得更为细瘦的少年在路上匆匆行过,便招呼了一句。

       沈巍应了一声,无暇顾及抛在身后的老人家诸如“这么冷的天”此类的自言自语。

       天再冷,也冷不着沈巍。他一年到头身上都是暖的,简直是一个天生的火炉子,村里人从惊异到见怪不怪,也是十几年过去了。

       只是现在,他胸前衣襟里,盘了一条冰凉冰凉的小白龙。

       半个时辰前,沈巍偶然上山,捡回了湖边几块大石头间盘着的一条通体莹白的龙。

       不知道是否是错觉,触碰瞬间,沈巍甚至觉得那副皮肉有些发僵。

       这小龙长不过半臂余,比手指宽不了多少,若非头上白得近乎透明的鹿角鲶须以及缩在体侧的四只小鹰爪清晰可见,倒更像是一条蛇。

       数月前他便知道了的,这湖里的龙,这山的神,就是那位在湖边企图醉鱼、自称昆仑君的傻……咳,青衣衫的人。

       只是他怎么会化成真身盘在湖边薄雪之上,怎么唤也没有回应?

       等了许久也不见任何动静,沈巍无法可想,只能先试探着把小白龙揣进怀里暖着。龙布满鳞片的细长身体跟地上的雪一样冷,沈巍小心地把它送进衣服之间,隔着内衫都给冰得抖了一下。

       一路把龙带下山,龙的温度没怎么变化,倒是沈巍难得觉到了点冷意。

       回到家了。

       沈巍轻轻合了门,将大小雪粒、呼啸的风都拦在外面。

       沈家村普遍清贫,人以外的活物都是用来吃和助人打猎、运输,沈巍偶尔听说大城镇里有富贵人家养“宠物”,也想象不出是个什么样。

       ——更别说是养一条龙。

       这宛如僵死之蛇的模样让人实在不能放心,即使知道他是这山的守护龙神,是神仙。沈巍想着龙亲近水,于是不太确定地烧了一小盆温水,将怀里的龙放了进去。

       ……

(省略巍把龙捞出来抱怀里睡觉等200字)

       昆仑君在一片温暖中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盘在少年的心口。

       沈巍还没醒,睫毛在初晨的空气中轻颤,骨节纤细的手虚护在怀里这只宝贝身上。

       隔着里衣,他的胸腔里传来沉静的心跳,小白龙安静的听了一会儿,不动声色地感知那满溢着生命力的热度跳跃在少年的骨架中央,是昆仑山的熟识的骨血。

       小白龙从他指缝间探出头,目光穿透木板的墙与屋檐上盖的雪,直看见了地平线处朦朦胧胧的影子。

       天刚过了最暗的时候,远处亮色逐渐扩散、晕染。

       小白龙从人怀里钻了出来“游”到半空中,白影一掠,落地已是披着那件打了补丁的青色长衫的人形。

       下一瞬,昆仑君身体微晃,挥袖掩住半张脸,闷闷地咳了几声。

       袖口霎时绽开数朵暗红梅花。

       他随意伸手一拂,再展袖,又是大片纯青了。

       沈巍睡得不深,隐约听到刻意压低的咳声,这会儿已经醒了。

       他翻身下床,看到背对着他的青衣人转了过来,还来不及说一个字,眼前光华一现,不见了人,又是一条小白龙。

       小白龙非常干脆地飞过来就往沈巍怀里钻,少年仍怕痒,多少有些窘迫,却还是任由它在自己胸前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

       它身上仍是凉,但比起昨天捡回来时多少暖了一些。

       沈巍取了床头叠得齐整的外衣:“你是怎样一回事?”

       小白龙自然知道他问什么,十分自然地晃了晃两根白须:“你不知道龙是要冬眠的吗?”

       沈巍:“……”

       昆仑君说话时语气如常,若非沈巍与他认识了大半年,知道这人的话信一半都嫌多,可能就被他糊弄过去了。

?.

———————

所谓脑洞体就是:脑洞来了,就肝个小片段;脑洞又来了,再肝个小片段……

【巍澜/脑洞体】醉鱼-?



村草(x)巍X浪里小白龙澜

设定详见前文

————————


沈巍:为何浪费酒?


昆仑:我在捉鱼。


沈巍:?


昆仑:鱼醉了就会浮上来了。


沈巍:……


————


沈巍:老人们说这湖里有白龙,不能靠近。


昆仑:这你都信?


昆仑:这年头湖里没个龙的都不好意思叫湖。


沈巍:……


————


沈巍:你住在山上?


昆仑:嗯。


沈巍:我怎么从未见过你?


昆仑:其实我是水鬼,住在湖里。


沈巍:……


昆仑:我没有实体,普通人一般看不到我。


沈巍:……


昆仑:每月十五夜里我就穿墙到人家里去,吸食你们的三魂七魄。


沈巍:……你有影子。


昆仑:(面不改色)因为我修为高,影子都能伪装出来。


昆仑:怕不怕?


沈巍:……(我信你才有鬼)


————


昆仑:怎么不说话了?


昆仑:……(不会真吓到小孩子了吧)


沈巍:我只是在想……


昆仑:?


沈巍:你可能真的住湖里。


昆仑:?


沈巍:不然脑子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水。


昆仑:……


昆仑:(这个小崽子!)


————


昆仑:……


沈巍:……


沈巍:我回去了。


昆仑:嗷。


昆仑:下山小心。


沈巍:放心。


昆仑:……常来玩啊~


沈巍:……(真当我是小孩子?)


沈巍:好。


昆仑:^_^


————————

很久不写巍澜,ooc得一批对不起orz


期中考试鸽一个月对不起orz
考完如果手机还没被收就双更!【flag】

今日居北沙雕

先是想到北宇可以谐音北鱼
北冥有鱼
龙哥当然就龙
于是居北可以来个pa双传说神兽恋爱(?
北不仅能当鱼,还能 你是自由的鸟~~~~~~~~
俩就可以一起上天跟太阳肩并肩……
龙能腾云驾雾也能下海摸鱼(
所以也能遨游四海求其鱼
北鱼:龙哥来来来我的海(星)度个假期呀~

我好开心有人催我的更
谢谢,爱你们❤️

【巍澜】未命名战损-1


又名《我搞到的奶妈原来这么暴力的吗?》

脑洞来自第五人格佣兵de战场后遗症
非典型游戏paro战损
BGM:do not forget me

#巍巍还没有上线#
#打病弱tag纯属私心致歉#

#魔幻大陆AU 可理解为游戏?#
#暴力奶巍X佣兵澜#
#飞一般的ooc#
————————————

       夜深。
       天地暗色潮涌,残月被掩了大半,模糊成夜空一片光斑。月下的这一片人间有种不寻常地安静,似是山雨欲来。
       密林中窜过数道黑影,转瞬没入林间,几乎让人以为是自己一时眼花的错觉。
       简短的对话在黑影交错间极轻地飘散在夜色中:
       “不在这边。”“继续找!”
        ……
       而他们要找的人,此刻正蜷在一处草丛里。他双眼微眯,似有些慵懒,偏移的深棕色虹膜却泄出几分鹰一般的锐利。
       佣兵耐心地一动未动,手中一把短刀巧妙地藏在身侧阴影里,反射不出光线。刀锋无意将一株细细的草茎割开了一半,然后居然就一直只嵌入了那一半,持刀的手纹丝不动,那株草便也纹丝不动。
       十一点钟方向有两个声音在高速接近,即使来者有尽力掩饰,在佣兵耳中依然清晰得幼稚。
       那声音还有十个身位格的时候,佣兵安静地掠了出去,一弯亮白骤出,右边那个脸覆鬼面的人已是身首分离——
       鲜血无声泼洒,左边那人面具下双眼瞪大,刚要有所动作,黑色长鞭如毒蛇般猛窜而出,绞紧了他的脖颈。
       佣兵迅速接住两具倒下的尸体轻放到地上,然后毫不讲究地将尸体上下摸了个遍,没发现任何有用之物才悻悻收手。
       若有若无的月光穿过枝叶缝隙,微弱地照亮了这一地鲜红。
       佣兵——赵云澜半身浴血,外罩的夹克已经残破得惨不忍睹,露出了贴身的黑色长衣。他收了短刀和鞭子,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一阵恍惚,踉跄了两步。
       喉中涌出了血沫,赵云澜骨节分明的手按上胸口,默默咽了回去。
       四周仍是一片昏暗,赵云澜方向感极佳,径自找了个与印象里追兵来路不同的方向转移。佣兵的命日夜悬于刀尖,他的谨慎已经融入了骨血,疾速前行间如风拂草,竟准确避过了所有可能发出声音的草叶、石块。
       正面遇到几棵挨得极近的树,左右环顾无可绕行,赵云澜直接甩出长鞭卷住枝桠,借力蹬上了树干。
       他应该是断了肋骨,即使尽力保持上身稳定,胸腔里还是钻心剜骨地疼。外伤大量失血使他手脚有些无力,攀住树枝时树梢无可避免地微晃。
       那“沙沙”声很轻,但在寂静夜下的山林中传出了很远。赵云澜立即又换了个方向。
       又遇到两名结伴的追兵。赵云澜从树干背面无声无息落下,在其中一人走过的瞬间暴起锁喉。
       另一人迅速抬手结咒,但赵云澜速度更快!他的刀从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递出,银白的残影削过,术士的面具和脸就一起裂成了两半。
       同一时间,一支箭突然从林中射出,直指赵云澜的心脏!
       赵云澜反应极快,侧身出手就要抓住箭杆,看清箭矢的颜色瞬间又迅速抽手闪避,一系列动作皆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无一丝迟疑。
       那人一箭放完就再无动静,赵云澜凝神听了几分钟后不再理会他,顺着脑海中这片山林的地图往另一处隐蔽之地赶去。
       接下来又遇到了两组人,被赵云澜不费吹灰之力避了过去。他心下明白,放出来的多是小兵,boss们还等着瓮中捉鳖呢。
       赵云澜心里冷冷哼了一声,不管哪儿的boss,搞到老子面前,不打得你跪着上路算我输!……
       目的地是一处乱石包围的小水潭,赵云澜查探一圈未见人迹,便小心翼翼地寻了地方坐下,恢复体力。潭水不深但极清冽,幽邃的气息冲淡了赵云澜身上浓重的血腥味。
       这时候,他苍白的脸上终于是现出了深深的疲惫。
       从太阳将落未落时被困入这片山林,他和那帮脸罩半张鬼面的人已经在重重树影鬼影间拉锯了数个时辰。
       其实最开始来怼他的是另一波人,为首两人的职业是剑客、法师,跟赵云澜在几个月前一个任务里有过恩怨。他们耍了个花招,趁人之危围攻赵云澜一个。
       以赵云澜的身手要突围本来不是问题,但他们抓了孩子。
       看到有人在他面前要摧残大陆的未来,赵云澜惯常有点痞气的笑容立刻就淡了。
       交手十几个回合,赵云澜抢回瑟瑟发抖的一对姐弟,也硬受了法师一个崩坏一个恶化一个眩晕。剑客一剑刺来时他尽力扭转了僵硬的肢体,还是被将右胸腔穿了个透心凉。
       剑当胸穿透后心,他背后直接飙出一道血箭,两个孩子顿时惊声尖叫。
       赵云澜在佣兵这个高危职业也有好几个年头了,身上大小伤从没少过。这一剑不要紧,但恶化效果的存在感随之骤增,赵云澜上一次被子弹打穿肺叶的旧伤触发叠加,痛得他呼吸一窒,好险没咬碎了牙。
       借着剧痛带来的这两分清醒一掌格出,剑客错身闪避,下一秒鞭子横空甩来,把他抽得倒飞出去。这一鞭猛而凶狠,身上披甲的剑客直撞倒了两棵树才停下,摔在枝干错落中半天爬不起来。
       赵云澜平缓着呼吸间的刺痛,不急不慢哄小孩子先离开。稍懂事的姐姐忙不迭拉着弟弟跑远了,被赵云澜挡住的一干人马竟然无一敢上前阻拦。
       体内刺骨的蓝血在催动下游走于五脏六腑,那来自地下千丈黄泉的冷意破开了眩晕的被动效果。赵云澜缓缓抽出胸前那把剑,金属与骨骼血肉摩擦的声音听得人牙酸发怵,而他自己当场吐了一口血,突然露出一个极致阴冷恶毒的笑容。
       只要是稍微熟悉赵云澜的人,便知这时候绝不能近他的身。
       佣兵界对代号【镇魂令主】的赵云澜知之甚少,唯听有幸见识过传说中“天地人神皆可杀”阴兵斩的人透露,令主身负异血,每动此技能如化身恶鬼,阴兵白骨自幽冥一斩而出,四方都要为之变色。
       赵云澜随手折了剑尖,断了刃的橙武被毫不可惜地扔到地上,手心里苍蓝色的血液淋漓洒落,他毫不在意地抬手往虚空中一抹,咒文凭空出现,悬浮在半空发出幽幽蓝光。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暗了这许多,赵云澜身后隐隐有什么东西在不断涌动、聚集、旋转。
       对面那名法师的脸色骤然难看起来,大声喊着“防御”“牧师”之类。
       佣兵弃了剑尖双手平举向前,开口的声音简直没有一丝一毫像赵云澜,低沉中带着几分难以言喻的沙哑,听在人耳朵里,就像是被锯子钝钝地锯了一下。
       “九幽听令——”
       赵云澜身后突然阴风大作,头顶黑云压城,幽蓝色的细小闪电夹杂其间。他稍长的头发在风中狂舞,那双眼便更显得极深极冷,仿佛一只恶鬼透过每个人的皮肉抓住了他们的灵魂。
       “以血为誓,以冷铁为证,借尔三千阴兵……”
       那不断翻搅的黑雾终于无声无息地清晰了形状,能看出这是一道“门”。这门大得难以置信,几乎顶天立地,突兀地立在这一方土地上,数百里外都能远远看见。
       赵云澜一字一顿念出最后的咒辞,嗓音说不出的阴森狂妄。
       “天、地、人、神,皆可杀——”
       最后一字落定,无数空无一物的盔甲从他身后黑雾的巨门里破空而出,驾着白骨的战马,拖着腐朽的刀兵,山呼海啸地冲出来,仅一个眨眼,已将身前所有敌人踏平!!……
       骨灰洋洋洒洒,随阴兵消失无踪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一点点沉寂,赵云澜一个人站在原地,漠然看了一会儿,突然整个人剧烈地摇晃了一下,手中剑尖落入骨灰堆里,发出一声闷响。
       背后骤然一阵冰冷,赵云澜一把抽出短刀转身,挡住了几至眼前的三支利箭。箭头墨绿,一看就是淬了毒。
       然而下一瞬,赵云澜瞳孔突然缩紧,猛地移动了数十个身位格。
       偷袭者多人联合,还用法宝隐藏气息这么久就等他不支一刻,即使赵云澜已快出了残影,还是阴沟里翻了船。
       ——重剑砍了个空,但一杆长枪从赵云澜后腰处斜着捅出了腹部,还有一把匕首正面刺进了胸膛,与还未愈合的剑伤挨得极近。
       赵云澜脸色一下子难看得像个死人,口中殷红的血不要钱地往外涌出,刺目的颜色顺着衣服向下蔓延。模糊的视线中,持匕首的人半张脸罩了鬼面,鬼面下的嘴笑得极为诡异。
       赵云澜没动刀和长鞭,却在他周身浮出了三张写着“镇魂”小字的黄色纸符。
       纸符近乎疯狂地燃烧起来,偷袭者四散退开,连带兵器也抽离了赵云澜的身体。
       鲜血瓢泼——


tbc.
——————————
阴兵斩那一块,澜声音的描写、阴兵的描写都是有原文,太散了没法标出,也不长,对着原文很容易看出来的,就不特意标注了见谅🙏

类游戏pa,受什么伤我就胡诌了😂

游戏相关的东西实在不了解,写得不好见谅orz

可能没有2……
————————
我的妈谢谢 @只想默默萌下去 小伙伴!不胜荣幸!

醉鱼/巍澜/脑洞体(……


佬阔疼……战损那篇才码了一点儿,又冒出来个新脑洞
————

架空古风paro年下,普通人设定

昆仑:
山神·真身是条浪里小白龙
隐居ing
目测一穷二白·青衣曳地·上有补丁若干
谎称快要奔三·只是长得嫩

沈巍:
昆仑山脚沈家村·的村草
无父无母·吃百家饭长大
他还是个孩子

脑洞是两个人的初遇

1在山里(这山肯定挺大(山顶没雪真的
2有个湖,湖里可能有鱼
—————

沈巍本是想帮左隔壁的那户沈家(全村都是“沈家”)挖些野菜,被一阵奇异的醇香吸引着来了湖边。

老人们都说这湖有灵,里边住着位白龙王,所以村民们都敬而远之。这是沈巍第一次走到这里。

不成想,他拨开树丛,看见了个人。

这人就坐在湖边上,背对着沈巍。他黑发微乱,用布条潦草束起。一身青衣朴素,甚至能看到上面甚至打了几个补丁,边缘还沾了些泥点、草叶。

他手边放了数十坛子酒,还有个豁了口的白瓷碟,上面有两个馒头。

沈巍跨过横着的两节枯树,走到了那青衣人身后三步处,这才看到他赤脚浸在水中,他身边那些酒坛有些已经空了。

那人对他靠近的动静仿若未闻,只是又抱过了一个坛子,在沈巍疑惑的目光中,忽地倾坛,将酒尽数倒入湖中。

沈巍:“……”

沈·穷人家里出来的孩子·巍瞪大了眼睛:他在干什么??看他穿着并非富贵,为何要如此浪费??

定了定神,开口,少年的嗓音稍脆,温宛如玉,初有君子之风。

“你是何人?怎会一人在此?”

青衣人慢吞吞地将倒空的酒坛放下,转过半身,上下打量了一下沈巍的小身板。

沈巍一下子有些发怔,只因这个人……实在是太好看了。他向来知道自己的容貌是出色的,故对外貌之类并无甚感受。而看到眼前青衣人的模样,他只想到一词:清逸天成。

青衣人却忽然笑了,极自然简单的一个弧度,“我在捉鱼。”

沈巍:“……?”

青衣人微笑,“我倾酒入湖,等鱼醉了,自然会浮出水面。”

……

沈巍呆立原地,看着青衣人又转回去倒酒的后脑勺,无语半晌终于确定:

这个人不是脑子有病,就是个骗子!




—————
没了……

有新脑洞,架空战损,开学后写个段子
小伙伴们想看巍澜还是居北?

————————
ok定了巍澜啦!谢谢楼下的小伙伴们~
前几天有备考有些忙,今天抓紧多码点字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