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鷇梦] 无期

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考完了!解放啦!!
小天使们有没有想我呀~~~[没有,下一个
趁着成绩还没出赶快好好浪一下哈哈

-----------------------------

其二十五
        回到云渡山,并未发现梵天与佛剑分说的尸体,两人不禁稍感宽慰。
        小四不由得想起了地狱变那句:"至少,人还在。"
        将战场上那些为苍生献出了生命的人埋葬,小四刚想与龙宿探讨接下来的行动,突然——
        身后一道掌风袭来,龙宿迅速回身一挡,竟是卞宗玺!
        "吊念何用?吾让你们黄泉相会!"
        语毕,四色幡令展开阵法
        危急一刻,或天戟破空而至,殊十二及时来到,将两人带离。
        碎云天河的平静,终将被无常的世事打破。剑之初为小四疗伤,众人一同商议完营救梵天与佛剑的事宜,小四随即与众人分别,往罗浮山寻鷇音子请援。
******************************************
        夜空暗得深沉,密林中,小四骑着孔明车找上了秦假仙二人组。
        "秦假仙,束裤儿!"
        "诶呀,是小四!" 秦假仙闻声转头,正对上小四苍白的脸,不由稍稍一惊。
        "怎样了吗?你的脸色怎会这么难看?"
        小四打了个哈哈:"不用管我了,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与一项礼物要送你,你要先听那一项?"
        "有礼物要送我,当然也是礼物先。"
        小四遂翻出一个布包:"这包袱内乃是三余当初身上所穿的宝甲,刀枪不入,能护你一时之危,现在武林这么乱,你又时常四处奔波,我想这件天丝甲送你,最是适当。"
        秦假仙有些吃惊地看着对方手上之物,也不知是因这礼物而惊,还是为小四口中那个熟悉的名字而惊。
        "天丝甲?"
        "是,此丝乃是龙蚕所吐之丝制成,坚韧非常。"
        秦假仙在脑中绕了绕,忽觉不对:"为什么你不自己穿?"
        小四闻言轻笑一声:"我已经不需要了,你收下便是。" 说完,不等对方反应,便直接将包袱塞到了秦假仙手中。
        碰到小四的手,秦假仙又是一惊:"你的手怎会这么冷?"
        "是你的手太热。"小四白着脸,又取出了一个锦囊交予秦假仙,"别说我了,我要拜托你另一件事就写在此锦囊中,劳你帮我将人手找齐了。还有,以后遇到困难就打开梦中珠,它会告知你解决之法。我还要去罗浮山一趟,先告辞。" 说罢,小四骑车离去,也不顾身后秦假仙 "喂喂" 的叫唤。
        业途灵在一旁看了半晌,此刻忽然出声,神神秘秘地凑到秦假仙耳边道:"大仔,小四怪怪喔!交代这么多东西,就像在交代后事一样。"
        秦假仙 "砰" 地一拳打在业途灵头上:"别乱讲啦,来照锦囊办事。"
        真是的,你业途灵都看出来的事,我老秦会看不出吗?
        "而且,小四怎会知道你在梦中得到珠子的事?"
        秦假仙脸上一阵抽搐:"束裤仔!将嘴塞起来!"
        闻言,业途灵捂住了嘴巴,两人匆匆离开。
        而在另一方面,小四抱着伤体欲前往罗浮山请援,来到中途,却见怪夜与脱兔挡在前路!
        "元史无末日!"
        "路过命不过!"
        神经兮兮地喊完话,两人同时出掌!
        小四微微皱眉,轻喝一声纵车跃起避开掌气。
        "难脱生天啦!喝!"
        只听脱兔一声怪叫,随即近身攻上,腿一扫,正中小四。
        重伤未愈,行路已是勉强。此刻一击,引动小四体内伤势,顿时 "噗" 地呕出一口伤血。
        怪夜亦趁机攻上,被小四出掌挡住。
        "谁也不能阻吾前路!" 小四利声一喝,狠狠咬牙,掌上摧劲,将两人震退。
        怪夜惨叫一声倒飞出去,小四趁机化光逃离。
        怪夜脱兔面面相觑,随即化黑气追上。
******************************************
        罗浮山脚,月光堪堪穿过云层,昏暗的光芒,照得树影一片张牙舞爪。萧瑟的风流转着一丝躁动,似是知悉即来之变,将引动滔天震怒... ...
        界碑前,小小的身影停下了脚步。小四有些脱力般喘着气,目光扫过眼前罗浮山几个字,想要继续走,却是有些犹豫。
        为何止步不前呢?
        三余的逝去,他亦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让那人失去了三余,他又有什么颜面去见鷇音子。
        然,该做的还是要做。小四深吸一口气,缓缓驱车上前。
        眼见界碑将近,却是一道庞然气劲来到,一掌击中了小四!
        正是穷追不舍的怪夜!
        小四抵挡不及,顿时孔明车翻,人亦口吐着鲜血重重砸在地上。
        而在后方,脱兔亦追至了!
        怪夜狂笑着喊道:"元史无末日!"
        脱兔亦怪叫道:"四智武童,死吧!"
        面对两人围攻,被新旧伤势反复折磨的小四艰难撑起身子,却又被脱兔一掌打中飞了出去,倒落尘土。
        "元史无末日!" 怪夜再加一击,将艰难站起的小四打到地上。
        胸口痛得仿佛裂心剐骨,小四的眉狠狠蹙起,勉力运起剩余功力压下逆时计的反扑,口中鲜血已染红了衣发。
        先前被卞宗玺一记重击伤了五脏六腑,此刻全身都疼了起来。小四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人丢在了水里,他尽力挣扎,却始终无法靠岸。失血过多,眼前高树黄土如隔雾般模糊,三余的记忆与小四的意识重叠,他不自觉轻喊了一声 "鷇音子"。
        脱兔闻言,只当小四是穷途末路喊人救命了,不禁得意大笑道:"你无人能求了!" 说罢,几步上前踩住了小四的一只手,转动脚尖碾压着。
        十指连心,小四惨叫出声,苍白的脸上冷汗一刻未停。
        "觉悟吧!" 随着这一语,脱兔举起一掌要送四智武童上路!
        危急之刻,突然,大地一阵隆动!
        怪夜与脱兔惊疑间,但见界碑忽然自动前移到小四手边,随即,带着滔天怒火的威严声音响彻罗浮山!
        "在吾罗浮山地界之内,谁也不得以武犯禁!!!"
        语落,界碑突然光芒大作,发出一道精纯气劲将两人震退了!
        伴随着怪夜脱兔的凄惨怪叫,鷇音子化光现身!
        "你们,惹怒我了!"
        只见道者一声怒喝,运功将两人吸近,随即双掌齐发,一掌比一掌狠绝,拍得两人鼻青脸肿,血色四溅。
        喝声不绝,掌亦连绵,鷇音子心中怒气难抑,尽化拳掌宣泄!
        "砰" 的一声,鷇音子将两个人生生打得黏在了一起,然后再赞最后一击!
        脱兔、怪夜怪叫着被震飞离,还不忘神棍地喊上一句:"元史无末日!"
        鷇音子冷冷一哼,迅速回身走向界碑下之人。小四已然陷入昏迷,满身血色,那张与三余有七分相似的脸上,鲜血、尘土,映得被他自己咬得死紧的唇愈加惨白。
        鷇音子有些复杂地看着小四,默叹了一声,迅速将人抱起飞回罗浮丹境。

评论(1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