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病乐】原著向/练手/注意避雷

大量原文引用预警
病乐预警,胃病梗无脑虐身预警
双花部分非常非常少预警
————————————————

       已经……结束了吗?
       张佳乐的双手依旧停留在键盘和鼠标上,事实上,此时距离他的百花缭乱倒下已经过去了足足五分钟。
       霸图战队第一个倒下的是林敬言的冷暗雷,随后就是他的百花缭乱。而后他就一直用着角色死亡以后的视角,像个灵魂似的漂浮在半空中,看着轮回战队继续穷追猛打。
       秦牧白的零下九度倒下。
       张新杰的石不转倒下。
       而后是韩文清的大漠孤烟和白言飞的罗塔,在只剩两人的情况下尤自没有放弃,拼尽了全力,带走了轮回吴启的刺客残忍静默,最终一起倒下。
       荣耀!
       像是网游中的竞技场一般,团队赛结束后,画面上也跳出了这两个大字。但是,荣耀却不属于自己,因为自己,又一次的输了……
       第几次了?
       张佳乐真的不愿意去想。
       这一次,他已经舍弃了一切,背负着粉丝的责骂,忍受着内心的折磨。
       就这一次,一次就够。
       他总是这样告诉自己。但是,就这一次,却还是差了一步,就那么一步,就那么一场胜利。职业生涯他获得过无数场的胜利,为什么偏偏总在这一场的时候倒下?
       张佳乐真的无法相信,盯着荣耀二字,并没感到很痛苦,只觉得充满了茫然。他有些不知所措,脑中一片麻木的空白,甚至忘了这时候该做什么好。
       直到胃里骤然掀起一阵翻江倒海,他猛然回过神,右肘已深深压进腹部,低头抵上桌子,另一只手死死扒着键盘边沿,堪堪抵住到喉边的一声痛哼。
       疼痛仿佛涨潮一般一浪比一浪高,胃里像是被搅碎了,张佳乐死咬着牙,心中暗暗叫苦。其实前段时间起他的胃病就开始不时出来闹心,或许是再次踏上荣耀的赛场,几经波折心情也起伏跌宕导致,所以赛前他总是要偷偷吞一大把止疼药以免影响发挥。难道今天药磕少了?还是他抗药性变强了?
       好不容易挨过这一阵疼痛,张佳乐稍微松开手,长出了一口气,觉得眼中的世界在微微摇晃。
       比赛席突然被人在外面敲响,他整理了一下皱巴巴的衣服,稳住手抽出帐号卡打开门。
       门外,韩文清、张新杰、林敬言、秦牧云、白言飞……
       他的队友都站在外边,每个人脸上都有输掉比赛的痛苦,但是。每个人又都在极力隐藏。看到他出来,林敬言甚至挤了一个笑容出来。
       张佳乐的脸色肉眼可见的不好,出来时脚步都是飘的,唇色白得不对劲,细看可见额上满是冷汗。以为是再一次止步亚军的打击所致,靠得近的三位老将交换了一个担忧的眼神。
      “真遗憾……”林敬言还能说出话来。虽然他也很难过,但是他清楚,霸图的每个人都清楚。张佳乐的痛苦,恐怕会超出他们这里的每个人。
       因为他背负的太多,他倒在这一步的次数也太多。
      “我……”张佳乐刚说了一个字,胃里又是一抽,他背在身后拿着帐号卡的手瞬间握紧。
      “你不会又要退役了吧?”林敬言说。
      “这样可不好。”
      “时间还早得很。”
      “对啊,我们还有机会。”“转眼下赛季就要开始了。”“是啊,感觉就在明天似的。”“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都在安慰。这么担心我吗?张佳乐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应该没那么脆弱吧?他尽力想扯出一个微笑让队友们安心,可惜刚才近乎虚脱的疼痛让他现在眼前一阵一阵地发黑,控制住自己站稳已经很是困难。
      “我说……”胃痛稍缓,张佳乐喘了口气,终于艰难地开了口,众人立即闭嘴,齐齐望着他。
      “我是要说……我没事。”
       几人面面相觑。比赛结束,所有人都从比赛席里出来。只有张佳乐这边始终不见动静。有那么一瞬间,他们连最坏的可能都想到了。直至张佳乐走了出来,大家这才稍感放心,立刻就开始了安慰。但是最后他说,他没事。
       是的,我没事。张佳乐望着四周,感觉满场观众似乎也都在望着他。但是,他没事。他是背负了挺多的东西,但这全都基于他的选择。孙哲平告诉他要将所有的杂念彻底射杀,张佳乐也试图这样做,但是最终他发现,他到底还是失败了。这种事。大概只有孙哲平那样的家伙才能做到吧?于是最后,张佳乐将这些所谓的杂念打了个包,扛在了肩上。这是他的方法,他无法抛弃,但是却不会再软弱。这些东西,就清清楚楚地背负着吧!而现在,也无非就是再多打包一份罢了。荣耀过往中所有快乐的悲痛的包袱与多年不见好的胃病,都一样不能阻挡他的步伐。
      “是啊,我没事,你们呢?”张佳乐居然又反问起了大家。
       几人再次面面相觑。
      “既然都没事,走了。”韩文清挥挥手,干脆利落的转身,霸图六人就这样昂首朝着比赛场下走去。张佳乐跟在其中,手伸进口袋里悄悄压住不安分的胃,把呼吸放平,尽力撑出一个自若的表象。
       现场忽然间就响起了掌声。比赛输了,粉丝们当然会失望。但是,战队的表现他们看在眼里,从始至终,他们没有看到战队软弱,没有看到战队放弃,他们一直在拼,他们一直在努力。他们的表现,配得上掌声。他们无需为失败感到惭愧。
       掌声越来越响,霸图的六位也挥手向现场的观众们示意,他们虽然输掉了比赛,但是他们不会倒下,无论心里背负着什么,都不会。
       观众在鼓掌,现场的工作人员也放下手头的工作在鼓掌,就连冠军轮回战队的选手,也站在场边鼓起了掌。不是为自己,而是为霸图。他们虽然输掉了比赛,但是赢得了尊重,所有人的尊重。
       现场随后为轮回举行了颁奖的仪式。轮回的低调地领取了奖杯,没有进行任何庆祝,宛如去年一样。但是,他们是荣耀史上第二支蝉联冠军的队伍,而且极为可能再创一个新的王朝,这一点,没有人会忽视。
       赛后记者招待会,先出场的是霸图战队。团队赛出战的六名选手,一个不少地坐在了比赛台上。他们望着台下的记者,却发现记者们一个个好像比他们还要悲壮。
      “可以开始了吗?”最后竟然是队长韩文清主动开口问道。
      “呃,很遗憾的一场失利,您有什么要说的吗?”有记者顺势就提了一问。
      “确实很遗憾,但是没办法,冠军永远只有一个。”韩文清说道。
      “对于这一场双方的表现,您怎么看?”有人问道,大比分的输掉了比赛,霸图的表现肯定是值得深究的。不过和刚开场时不同,比赛持续到一定阶段,霸图选手体力不支的问题所有人就已经看到想到了。记者们心下也是清楚的,否则面对如此失利现场不会有掌声,记者的问题也不会如此客气。
      “双方都很努力,我想无论哪一支获得冠军,都是实至名归的。”韩文清说。
      “对于接下来的一年,霸图,还有霸图的选手们有什么计划和打算吗?”有记者问道,刻意强调到了“霸图的选手们”,所有的记者们在此时若有意若无意地也往张佳乐瞥着,就像霸图的选手们在输掉后最关心这位一样,记者们也很清楚这一场失利面临冲击最大的也将是张佳乐。
       而张佳乐现在其实并没有精力去为九赛季伤春悲秋。镜头前的他没有什么悲伤的表情,除了脸色有些发白以外显得十分淡定。但实际上他现在几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才能不伏倒下去,止疼药的药效确实是过去了,胃里的疼痛没有间断而且开始发冷,他现在只想找个什么地方捂着胃蜷起来,却还要正襟危坐着保持一个不那么僵硬的表情,尽管脆弱的胃持续拉伸的状态已让他喉中泛上呕意,甚至能尝到一点酸味。
      “一如既往。”韩文清却是极尽简略的回答了。
       但是这个问题记者们实在是太关心了,也顾不上残忍不残忍,有人终于点着名地就问起来了:“我想请问一下张佳乐大神的个人看法,能不能和我们说几句?”
      “……我?”被点到名的张佳乐望着台下一边记者,不动声色地抽完一口绵长的气,扯了一下僵硬的嘴角居然笑了笑,“这种事,我不是早就应该习惯的吗?”
       台下一怔。
       这是个自嘲的玩笑,但实在没有人能真的笑出。
       他是已经灰心了吗?才会开出这种玩笑?
       结果众人很快听到张佳乐接着说道:“至于未来,就如我们队长所说……一如既往。”
       两句话中夹着几次不稳的呼吸声,离张佳乐最近林敬言突然意识到什么,目光下移,果然看到了张佳乐藏在身侧死死掐着掌心的手。
       因为房间比邻,林敬言是知道张佳乐胃不好的。有一次失眠时正好看到张佳乐在洗手间吐得昏天黑地,之后悄悄留意,就发现那几天里张佳乐吃饭总是吃不了几口就停了,有时甚至过一会儿就会吐出来,整个人瘦得特别快。他没告诉别人,因为他知道张佳乐瞒得这么辛苦正是不希望身体原因影响到训练和比赛。
       冠军,是超越一切的重要。
       假装不知道张佳乐半夜被胃里的翻搅闹起来,痛得睡不着觉然后复盘到天明;不知道他在洗手间吐到脱力站都站不稳,走不出半步就跌在地上;不知道他训练到一半突然离开训练室是因为什么,只看着他过两分钟又能若无其事地回来……
       对于这位跟自己同期出道的过去的对手和现在的队友,他一直都是尊敬佩服的,在得知他身体的状况后更甚一层。
       此刻见记者还想问些什么,林敬言忙接口道:“嗯,概括得很好,一如既往。”他心中有些焦虑,只希望记者招待会能快些结束。
       终于从层层包围中脱身,一离开众人视线,张佳乐就踉跄了几步,被林敬言一把扶住。手臂接触到的地方,张佳乐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队员们吓了一跳,韩文清最快反应过来,皱着眉头推开呆在原地的众人,上前帮忙扶起腿软得站不住的张佳乐。
       张佳乐只觉得眼前爆出了火树银花,晕得胃里什么东西都在往上涌,迷迷糊糊地却还记得赶在老将开始问罪前先解释道:“有点低血糖……没事,老毛病……”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低血糖为什么要捂着胃?这谎扯得也太没有水平了吧……
       “先别说话了。”韩文清瞪了一眼明显是知情不报的林敬言,对方尴尬地咳了一声,两个人在霸图其他人的帮扶下把张佳乐带上了回酒店的车。
       霸图众人自然都要求带他去医院,张佳乐却突然不知哪来的力气挣开了林敬言,哑着嗓子说∶“不用……老毛病了……”
       韩文清黑着脸色打断他:“不想去也得去!我不希望任何一个队员再出现这种情况!”
       可张佳乐还是坚持道:“我吃点药就好……”
       张新杰让司机开往医院,众人把张佳乐按在椅子上不准他下来,张佳乐情绪异常激烈,挣扎间不知是撞到了还是扯到了,他忽地痛呼了一声,抱着胃弯下了身子,整个上半身的力都随着手肘顶在胃上,肩膀痛得一抽一抽地抖。
       老将们互相看了看,林敬言张口刚想再劝一下,张佳乐突然全身一震,连呛带咳地呕出一摊胆汁混杂的鲜血。
       现场顿时兵荒马乱,大家都没有想到张佳乐的胃病已经严重到胃出血,顿时不敢再随便动他。
       张佳乐自己的情况其实比众人想象的稍微好一点,一口血呕出来胃里终于空了些,只是全身无力,疼痛都集中在胃里,绵长的疼痛仿佛是把他吊在虚空中,上下不得。他攒了点力气后总算能开口,让人给他把药翻了出来。
       他背包里压在最下面的一大盒全是胃药止疼药,分着格子装着,所剩不多,能看出他最近的用量大得有些离谱,见者心惊。
       林敬言看着张佳乐吞了药就一直缩在后排座上一动不动,对众人的关心也没有多少回应,好像是难受得没法把话说完整,又似乎是痛得意识有些模糊了。他终于作出一个决定。
       他点开手机联系人,找到一个很久没有联系的名字。
       ——孙哲平。
       然而电话还没打出去,对方已经打了过来。声音没有太多变化很好辨认。
       “你们在哪儿?张佳乐怎么样?”

————————————
其实某规一直是爱谁就想虐谁的……好像好久没显出真面目了嘿嘿(º﹃º )
完全不会写文也要瞎吉尔乱写,可能有后续(个鬼
蹭个热度,以及试图把新生tag发扬一波

评论(10)

热度(46)

  1. 浅水清尺规_ 转载了此文字
    试图发扬新生tag+1打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