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巍澜】未命名战损-1


又名《我搞到的奶妈原来这么暴力的吗?》

脑洞来自第五人格佣兵de战场后遗症
非典型游戏paro战损
BGM:do not forget me

#巍巍还没有上线#
#打病弱tag纯属私心致歉#

#魔幻大陆AU 可理解为游戏?#
#暴力奶巍X佣兵澜#
#飞一般的ooc#
————————————

       夜深。
       天地暗色潮涌,残月被掩了大半,模糊成夜空一片光斑。月下的这一片人间有种不寻常地安静,似是山雨欲来。
       密林中窜过数道黑影,转瞬没入林间,几乎让人以为是自己一时眼花的错觉。
       简短的对话在黑影交错间极轻地飘散在夜色中:
       “不在这边。”“继续找!”
        ……
       而他们要找的人,此刻正蜷在一处草丛里。他双眼微眯,似有些慵懒,偏移的深棕色虹膜却泄出几分鹰一般的锐利。
       佣兵耐心地一动未动,手中一把短刀巧妙地藏在身侧阴影里,反射不出光线。刀锋无意将一株细细的草茎割开了一半,然后居然就一直只嵌入了那一半,持刀的手纹丝不动,那株草便也纹丝不动。
       十一点钟方向有两个声音在高速接近,即使来者有尽力掩饰,在佣兵耳中依然清晰得幼稚。
       那声音还有十个身位格的时候,佣兵安静地掠了出去,一弯亮白骤出,右边那个脸覆鬼面的人已是身首分离——
       鲜血无声泼洒,左边那人面具下双眼瞪大,刚要有所动作,黑色长鞭如毒蛇般猛窜而出,绞紧了他的脖颈。
       佣兵迅速接住两具倒下的尸体轻放到地上,然后毫不讲究地将尸体上下摸了个遍,没发现任何有用之物才悻悻收手。
       若有若无的月光穿过枝叶缝隙,微弱地照亮了这一地鲜红。
       佣兵——赵云澜半身浴血,外罩的夹克已经残破得惨不忍睹,露出了贴身的黑色长衣。他收了短刀和鞭子,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一阵恍惚,踉跄了两步。
       喉中涌出了血沫,赵云澜骨节分明的手按上胸口,默默咽了回去。
       四周仍是一片昏暗,赵云澜方向感极佳,径自找了个与印象里追兵来路不同的方向转移。佣兵的命日夜悬于刀尖,他的谨慎已经融入了骨血,疾速前行间如风拂草,竟准确避过了所有可能发出声音的草叶、石块。
       正面遇到几棵挨得极近的树,左右环顾无可绕行,赵云澜直接甩出长鞭卷住枝桠,借力蹬上了树干。
       他应该是断了肋骨,即使尽力保持上身稳定,胸腔里还是钻心剜骨地疼。外伤大量失血使他手脚有些无力,攀住树枝时树梢无可避免地微晃。
       那“沙沙”声很轻,但在寂静夜下的山林中传出了很远。赵云澜立即又换了个方向。
       又遇到两名结伴的追兵。赵云澜从树干背面无声无息落下,在其中一人走过的瞬间暴起锁喉。
       另一人迅速抬手结咒,但赵云澜速度更快!他的刀从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递出,银白的残影削过,术士的面具和脸就一起裂成了两半。
       同一时间,一支箭突然从林中射出,直指赵云澜的心脏!
       赵云澜反应极快,侧身出手就要抓住箭杆,看清箭矢的颜色瞬间又迅速抽手闪避,一系列动作皆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无一丝迟疑。
       那人一箭放完就再无动静,赵云澜凝神听了几分钟后不再理会他,顺着脑海中这片山林的地图往另一处隐蔽之地赶去。
       接下来又遇到了两组人,被赵云澜不费吹灰之力避了过去。他心下明白,放出来的多是小兵,boss们还等着瓮中捉鳖呢。
       赵云澜心里冷冷哼了一声,不管哪儿的boss,搞到老子面前,不打得你跪着上路算我输!……
       目的地是一处乱石包围的小水潭,赵云澜查探一圈未见人迹,便小心翼翼地寻了地方坐下,恢复体力。潭水不深但极清冽,幽邃的气息冲淡了赵云澜身上浓重的血腥味。
       这时候,他苍白的脸上终于是现出了深深的疲惫。
       从太阳将落未落时被困入这片山林,他和那帮脸罩半张鬼面的人已经在重重树影鬼影间拉锯了数个时辰。
       其实最开始来怼他的是另一波人,为首两人的职业是剑客、法师,跟赵云澜在几个月前一个任务里有过恩怨。他们耍了个花招,趁人之危围攻赵云澜一个。
       以赵云澜的身手要突围本来不是问题,但他们抓了孩子。
       看到有人在他面前要摧残大陆的未来,赵云澜惯常有点痞气的笑容立刻就淡了。
       交手十几个回合,赵云澜抢回瑟瑟发抖的一对姐弟,也硬受了法师一个崩坏一个恶化一个眩晕。剑客一剑刺来时他尽力扭转了僵硬的肢体,还是被将右胸腔穿了个透心凉。
       剑当胸穿透后心,他背后直接飙出一道血箭,两个孩子顿时惊声尖叫。
       赵云澜在佣兵这个高危职业也有好几个年头了,身上大小伤从没少过。这一剑不要紧,但恶化效果的存在感随之骤增,赵云澜上一次被子弹打穿肺叶的旧伤触发叠加,痛得他呼吸一窒,好险没咬碎了牙。
       借着剧痛带来的这两分清醒一掌格出,剑客错身闪避,下一秒鞭子横空甩来,把他抽得倒飞出去。这一鞭猛而凶狠,身上披甲的剑客直撞倒了两棵树才停下,摔在枝干错落中半天爬不起来。
       赵云澜平缓着呼吸间的刺痛,不急不慢哄小孩子先离开。稍懂事的姐姐忙不迭拉着弟弟跑远了,被赵云澜挡住的一干人马竟然无一敢上前阻拦。
       体内刺骨的蓝血在催动下游走于五脏六腑,那来自地下千丈黄泉的冷意破开了眩晕的被动效果。赵云澜缓缓抽出胸前那把剑,金属与骨骼血肉摩擦的声音听得人牙酸发怵,而他自己当场吐了一口血,突然露出一个极致阴冷恶毒的笑容。
       只要是稍微熟悉赵云澜的人,便知这时候绝不能近他的身。
       佣兵界对代号【镇魂令主】的赵云澜知之甚少,唯听有幸见识过传说中“天地人神皆可杀”阴兵斩的人透露,令主身负异血,每动此技能如化身恶鬼,阴兵白骨自幽冥一斩而出,四方都要为之变色。
       赵云澜随手折了剑尖,断了刃的橙武被毫不可惜地扔到地上,手心里苍蓝色的血液淋漓洒落,他毫不在意地抬手往虚空中一抹,咒文凭空出现,悬浮在半空发出幽幽蓝光。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暗了这许多,赵云澜身后隐隐有什么东西在不断涌动、聚集、旋转。
       对面那名法师的脸色骤然难看起来,大声喊着“防御”“牧师”之类。
       佣兵弃了剑尖双手平举向前,开口的声音简直没有一丝一毫像赵云澜,低沉中带着几分难以言喻的沙哑,听在人耳朵里,就像是被锯子钝钝地锯了一下。
       “九幽听令——”
       赵云澜身后突然阴风大作,头顶黑云压城,幽蓝色的细小闪电夹杂其间。他稍长的头发在风中狂舞,那双眼便更显得极深极冷,仿佛一只恶鬼透过每个人的皮肉抓住了他们的灵魂。
       “以血为誓,以冷铁为证,借尔三千阴兵……”
       那不断翻搅的黑雾终于无声无息地清晰了形状,能看出这是一道“门”。这门大得难以置信,几乎顶天立地,突兀地立在这一方土地上,数百里外都能远远看见。
       赵云澜一字一顿念出最后的咒辞,嗓音说不出的阴森狂妄。
       “天、地、人、神,皆可杀——”
       最后一字落定,无数空无一物的盔甲从他身后黑雾的巨门里破空而出,驾着白骨的战马,拖着腐朽的刀兵,山呼海啸地冲出来,仅一个眨眼,已将身前所有敌人踏平!!……
       骨灰洋洋洒洒,随阴兵消失无踪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一点点沉寂,赵云澜一个人站在原地,漠然看了一会儿,突然整个人剧烈地摇晃了一下,手中剑尖落入骨灰堆里,发出一声闷响。
       背后骤然一阵冰冷,赵云澜一把抽出短刀转身,挡住了几至眼前的三支利箭。箭头墨绿,一看就是淬了毒。
       然而下一瞬,赵云澜瞳孔突然缩紧,猛地移动了数十个身位格。
       偷袭者多人联合,还用法宝隐藏气息这么久就等他不支一刻,即使赵云澜已快出了残影,还是阴沟里翻了船。
       ——重剑砍了个空,但一杆长枪从赵云澜后腰处斜着捅出了腹部,还有一把匕首正面刺进了胸膛,与还未愈合的剑伤挨得极近。
       赵云澜脸色一下子难看得像个死人,口中殷红的血不要钱地往外涌出,刺目的颜色顺着衣服向下蔓延。模糊的视线中,持匕首的人半张脸罩了鬼面,鬼面下的嘴笑得极为诡异。
       赵云澜没动刀和长鞭,却在他周身浮出了三张写着“镇魂”小字的黄色纸符。
       纸符近乎疯狂地燃烧起来,偷袭者四散退开,连带兵器也抽离了赵云澜的身体。
       鲜血瓢泼——


tbc.
——————————
阴兵斩那一块,澜声音的描写、阴兵的描写都是有原文,太散了没法标出,也不长,对着原文很容易看出来的,就不特意标注了见谅🙏

类游戏pa,受什么伤我就胡诌了😂

游戏相关的东西实在不了解,写得不好见谅orz

可能没有2……
————————
我的妈谢谢 @只想默默萌下去 小伙伴!不胜荣幸!

评论(44)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