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巍澜/脑洞体】醉鱼-冬眠?

村草(x)巍X白龙澜

设定详见前前文

一个小片段

时间线在澜掉马之后

———————

       沈巍刚过了村口那棵树,正沿着小路疾步往家的方向走。

       寒冬腊月,沈巍却一贯穿得不厚实。他打小就抗冻,左邻右舍照顾过他的都有印象:某年冬雪特别大,尚年幼的沈巍却单薄衣衫从村这头跑到那头帮人送酒,那酒坛子外边也凝了霜,沈巍一路抱着,全给化了。

       当年缩在屋子里烤火的沈二姨隔着结了冰花的窗子看见了那小小一个人在风雪里,惊得好险没把手上正织着的羊毛护手跌进火炉。

       “小巍,从山上回来啊?”

       沈大爷裹着厚衣服从后院走出来,看到这两年因长得快而显得更为细瘦的少年在路上匆匆行过,便招呼了一句。

       沈巍应了一声,无暇顾及抛在身后的老人家诸如“这么冷的天”此类的自言自语。

       天再冷,也冷不着沈巍。他一年到头身上都是暖的,简直是一个天生的火炉子,村里人从惊异到见怪不怪,也是十几年过去了。

       只是现在,他胸前衣襟里,盘了一条冰凉冰凉的小白龙。

       半个时辰前,沈巍偶然上山,捡回了湖边几块大石头间盘着的一条通体莹白的龙。

       不知道是否是错觉,触碰瞬间,沈巍甚至觉得那副皮肉有些发僵。

       这小龙长不过半臂余,比手指宽不了多少,若非头上白得近乎透明的鹿角鲶须以及缩在体侧的四只小鹰爪清晰可见,倒更像是一条蛇。

       数月前他便知道了的,这湖里的龙,这山的神,就是那位在湖边企图醉鱼、自称昆仑君的傻……咳,青衣衫的人。

       只是他怎么会化成真身盘在湖边薄雪之上,怎么唤也没有回应?

       等了许久也不见任何动静,沈巍无法可想,只能先试探着把小白龙揣进怀里暖着。龙布满鳞片的细长身体跟地上的雪一样冷,沈巍小心地把它送进衣服之间,隔着内衫都给冰得抖了一下。

       一路把龙带下山,龙的温度没怎么变化,倒是沈巍难得觉到了点冷意。

       回到家了。

       沈巍轻轻合了门,将大小雪粒、呼啸的风都拦在外面。

       沈家村普遍清贫,人以外的活物都是用来吃和助人打猎、运输,沈巍偶尔听说大城镇里有富贵人家养“宠物”,也想象不出是个什么样。

       ——更别说是养一条龙。

       这宛如僵死之蛇的模样让人实在不能放心,即使知道他是这山的守护龙神,是神仙。沈巍想着龙亲近水,于是不太确定地烧了一小盆温水,将怀里的龙放了进去。

       ……

(省略巍把龙捞出来抱怀里睡觉等200字)

       昆仑君在一片温暖中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盘在少年的心口。

       沈巍还没醒,睫毛在初晨的空气中轻颤,骨节纤细的手虚护在怀里这只宝贝身上。

       隔着里衣,他的胸腔里传来沉静的心跳,小白龙安静的听了一会儿,不动声色地感知那满溢着生命力的热度跳跃在少年的骨架中央,是昆仑山的熟识的骨血。

       小白龙从他指缝间探出头,目光穿透木板的墙与屋檐上盖的雪,直看见了地平线处朦朦胧胧的影子。

       天刚过了最暗的时候,远处亮色逐渐扩散、晕染。

       小白龙从人怀里钻了出来“游”到半空中,白影一掠,落地已是披着那件打了补丁的青色长衫的人形。

       下一瞬,昆仑君身体微晃,挥袖掩住半张脸,闷闷地咳了几声。

       袖口霎时绽开数朵暗红梅花。

       他随意伸手一拂,再展袖,又是大片纯青了。

       沈巍睡得不深,隐约听到刻意压低的咳声,这会儿已经醒了。

       他翻身下床,看到背对着他的青衣人转了过来,还来不及说一个字,眼前光华一现,不见了人,又是一条小白龙。

       小白龙非常干脆地飞过来就往沈巍怀里钻,少年仍怕痒,多少有些窘迫,却还是任由它在自己胸前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

       它身上仍是凉,但比起昨天捡回来时多少暖了一些。

       沈巍取了床头叠得齐整的外衣:“你是怎样一回事?”

       小白龙自然知道他问什么,十分自然地晃了晃两根白须:“你不知道龙是要冬眠的吗?”

       沈巍:“……”

       昆仑君说话时语气如常,若非沈巍与他认识了大半年,知道这人的话信一半都嫌多,可能就被他糊弄过去了。

?.

———————

所谓脑洞体就是:脑洞来了,就肝个小片段;脑洞又来了,再肝个小片段……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