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2

其二
        罗浮丹境,王见王的死局在逆时计这个变数之下被完美破解。然而,峰上双王对视的眼中,却看不到一丝喜悦。
        对面之人耳边的两束皓发已然转黑,衣服上那抹刺眼的血痕,鼻尖不及擦拭的汗水,微微发青的脸色,皆象征着方才破局一劫的惊心动魄。
        鷇音子目中的怒火几乎要压抑不住,满心期待的理解,竟是被无情地全数驳回!尤其那一句"最不可信者竟是自己", 更是如同当头棒喝。暗红色的眼瞳清冷如镜,明明如往常一般隐隐含笑,为何却仍显得那般遥远?众人皆知三余无梦生乃重情之人,那为何,却不见他对自己留情呢?!
        三余察觉鷇音子怒气满溢,不禁心生疑惑。而那丝不解映入鷇音子眼中,却只引得他心中更寒,怒火更甚!
        "三余无梦生!"压抑着愤怒的声音,是理智已然被吞噬殆尽。
        身形一闪,人已出现在三余近前,鷇音子眼疾手快地钳住三余的一只手,不待三余反应,鷇音子疾点三余腹部大穴,一道真气迅速灌入,在三余气海内游离。
        "唔... ..." 对方的愤怒确实在三余意料之外,倏然被偷袭,三余不由大惊。方才生命灵元不断被夺取,全身气血逆冲,真气溃散在气海内四处冲撞; 再加放任逆时计作用,身体机能回溯,此刻一阵一阵的眩晕感冲击着大脑,丹田内亦饱受真气撞击之痛,能强压下种种不适与鷇音子对峙已属不易,哪来多余的精力与毫无消耗的鷇音子对抗?
       鷇音子灌入的真气进入三余气海,以一种极其简单粗暴的方式强行制止三余的真气乱窜。三余只觉丹田一阵剧痛,他死咬着牙不吭一声,身体却是虚软地倒了下去。鷇音子一个旋身将三余接在怀中,顺势压下身子。
        "你为何要... ..." 三余刚开口,嘴唇上忽地贴上了什么,顿时双眼瞪大,不敢置信地盯着鷇音子放大的脸。
        "唔唔... ..." 三余又惊又怒,脸颊不由得渐渐泛红。挣扎半晌不得,三余下意识地狠狠一咬,鷇音子吃痛放开了他,唇上犹带几丝鲜血,风一吹,怒火侵蚀的脑子顿时清醒了。鷇音子退开两步,负手而立。
       三余腿一软跌落在地,丹田因而受到撞击,顿时又是一口鲜血喷出。鷇音子心中一紧,正待上前,却见三余一撩衣摆,不顾还未恢复的伤势径自站起,面色微微发白,脸颊却有一抹可疑的红晕。怒目而对,竟是前所未有的阴沉。
        鷇音子见此不禁心中一疼,却也不想辩解,只淡然回望。
        两人静静对视片刻,三余低沉着嗓音开口:"你... ..."
        刚说了一个字,却又不知如何继续。三余眯起眼睛,脑中眨眼间已闪过数多可能性。他到底为何... ...难道他... ...又或者他... ...
        "我如何?"鷇音子淡淡开口,声音不辨喜怒。
        "你... ...哼!"三余的神色变了又变,最终冷哼一声,一甩袖,潇洒地转身离去。
        身后传来鷇音子飘飘渺渺的声音:"我们的第二局,就定在十天后的子时,烽火地坑开局。"
        三余脚下不停,似乎没听到。
        他渐行渐远,对身后的一切毫无眷恋;   他却不甘两人间的牵绊刚一开始就要草草结束。
        鷇音子注视着三余离开的方向,许久,只觉得心脏仿佛随着对方离去的步伐被剥离了温度一般。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