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3

其三
        十天至。
        非马梦衢庭中,秦假仙和束裤儿的所言让屈世途不禁心生惊疑。
        "这个鷇音子... ...真的这么厉害?"
        三余听到这个名字,立刻就想到那天裂缺峰顶之事,面色不由得微微一僵,随即若无其事地调侃道:"好友若见到他,必也会为他所折服,就如同你为吾折服一般。"
        屈世途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扫过三余似乎与常无异的脸,心下一沉。无梦生啊,你的伪装能骗过别人,但不可能骗过相处多年的我。思及那天三余见鷇音子回来后极力遮掩的阴沉脸色,屈世途肯定那天必定发生了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
        "要我折服不单单只是智慧而已,为人处世之道才是我心甘情愿之处,哈。"顿了一瞬,屈世途饮下杯中的茶,"继续方才烽火关键的话题,待你确定烽火关键组成之法,咱们就能进行下一步了。"
        三余迟疑片刻,道:"今夜子时,鷇音子邀吾一探烽火地坑。"
        屈世途一惊,忙道:"那你别逞强,站在上面看就好了。让鷇音子下去探,他若有上来就上来,若没有的话这就是他的命了。"
        话虽如此,屈世途心里也明白,以三余的性格以及一页书前辈对他的重要性, 怕是不会听他劝告的。但... ...那天三余回来的样子,让他对那个鷇音子实在没有什么好感。
        三余闻言轻笑:"这不是我的处事风格。"
        "管他什么风格啊!"屈世途心中一急,语调也抬高了半分,"你现在的情况不宜随便冒险,只要能轻轻松松将事情处理妥善,就是好办法啊。"
        三余淡淡道:"好友,你激动了。"
        闻言,知道三余到底不可能坐视,踌躇半晌,屈世途终是长叹一声,不再开口。

*******************************************

        子时,平野上一道巨坑,如地兽之口,朝天而张,隐隐透出的火光与烟气犹如饮血之兆。三余无梦生独立烽火地坑边缘,就近观视。此刻,此景,映在那双暗红色的眼眸中,心思莫名。
        片刻后,天外一道仙气身影踏风而行,眨眼便至,正是丹华抱一鷇音子。
        鷇音子看向地坑边背对着他的三余,道:"此回比试,谁先碰到烽火关键就算赢。准备开始第二局了吗?"
        三余闻声,却并不回头:"我们之间分出输赢,有意义吗?"
        "有。你若输,须回到时间城。" 逆时计在身,三余一直以功体压制逆时计作用,这样终究不过治标不治本之法,一旦逼到极限,这一魂,将永世囚于虚无之中,而这,绝不是他想看到的。
        三余微微皱眉:"若你败,需答应我一个要求。"
        鷇音子闻言看向三余,他身上有逆时计,若是比试时... ...
        思及此,鷇音子不禁开口劝道:"你身上的逆时计就是你的罩门,认败吧。" 话刚出口自己便后悔了,这样的劝阻只会更加刺激对方。
        三余眉头皱得更紧,忽地一松,似怒似笑道:"哈,紧追吾后吧。"话音未落,身形已纵入地坑。
        "嗯?"鷇音子知道自己的话对于三余无梦生这种看似谦逊实则骄傲之人是起了反作用了。暗暗嘲笑自己关心则乱,鷇音子亦飞身而入。

******************************************

        掠耳的风,掠眼的景,烽火陷坑内,两人以内力较劲,竞逐而下。
        眼见三余不顾伤体与身上的逆时计运功直下,鷇音子忽觉心头一股无名火起,憋了半晌,终是冷笑一声:"你很逞强。" 但是,那又如何?"千斤坠!"
        "嗯?"看到鷇音子下坠速度突然加快超过自己,三余心中一动,功力再加,"万钧落!"
        两人再次并行。
        压制逆时计需消耗大量精力,如今三余不顾一切提升功力,体内逆时计已有反扑之象。
        逆时计影像现出,三余顿感脑中一阵眩晕,他虽极力抵抗,四肢却随之愈发虚软,神智竟也有些模糊了。无力间,身子竟偏离下落方向向一旁石壁倒去。
        察觉时已来不及相救,鷇音子心中震极,失声唤道:"三余!!!"
        三余被这声呼喊唤回了几分神智,眼见已快要撞上石壁,忙回掌在石壁上一拍,总算借反弹之力躲过一劫。
        两人皆是松了一口气。
        他那声... ...是担心吾吗?
        不可能吧... ...
        三余平复着呼吸,勉强运功压下眩晕感,不动声色地看向鷇音子,却见对方也正盯着自己,视线重合的瞬间,两人皆是一怔。三余略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鷇音子却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刚才... ...实在是太惊险了,若是没有及时反应过来,三余他... ...
        入眼的石壁上满是坑洞,更有不少尖锐石块镶嵌在上,如果头砸在上面... ...
        鷇音子瞳孔忽地一缩,不再想下去。 看着仍在强撑的三余,想到方才情景,不禁道:"你身上有逆时计为患,如此运动元功,只是陷自己于死境。认输吧。"
        冷硬的声音中隐透着自己都未曾发觉的心疼与后怕。
        却不知那声"认输吧"让三余心头怒火大盛,只听得一声冷哼,三余头也不回继续往下,鷇音子暗叹一声,无奈跟上。
        并驾齐驱,掠快的双影,齐向地坑深处。眼见地面在即,鷇音子不由缓了功力,煞住下坠速度,却见——
        三余一声清喝,速度不减反增!
        搏命加速,三余下坠身影,犹如千斤扑压直降!
        "你在玩命!" 鷇音子瞬间明白三余心中所想,淡然的表情再维持不下去,声音微颤,因急切与惶恐而变了调子。
        慌忙加速,鷇音子伸手想捉住三余脚踝,却被他闪过,而此时,地面已近在眼前!
        就在逼近地面之刻,三余身形一翻护住致命部位,以肩落地,激起沙暴烟尘一片。功体压制已到了极限,终被反扑,逆时计作用亦同时爆发!
        外部皮肉重伤之痛,内部灵魂重创之痛,三余禁不住痛哼一声,一口浊血含在口中,却是连咳出来的力气也无,只能放任其自嘴角涌出。勉强抬起的手,于命运的重压下无力垂落在地。
        鷇音子亦落地了,看着烟尘中的三余,声音似嘲弄,似疼惜。
        "虽然你的胆量胜过我,但你以赌命的方式,践踏自己,显示出你的命比我没有价值。"
        却不闻那永远不肯在口头上落于下风之人开口反驳,鷇音子眼神一凝,这才发觉三余此刻的呼吸浅淡而极不规律,竟是已然陷入昏迷。
        心,狠狠沉了下去。
        "呵... ...现在昏迷不醒的你,对上精元充沛的吾,这样的结果,又是谁赢了?"
        声音中似有些许捉摸不透的情感,带着迷惑的声音,就是不知究竟是在问那昏迷的人,还是问自己。
        这是第一次知道他为了胜利竟可以丝毫不珍惜性命,全然没有本体的精明冷静。
        "你言最不可信者是自己,对吾百般质疑,此刻倒是昏迷得干脆。难道就不担心吾会痛下杀手?如此行事,是因为你太过自信,还是... ...对吾仍存有一丝信任?"
        低头看了那白衣之人半晌,暗自一叹,弯腰将其抱起。
        比上次... ...轻了好多。
        日夜为武林奔波,想必没有好好吃饭好好休息... ...
        再加上逆时计的作用必须一刻不停地以功体进行镇压,想必如此长时间的功力消耗,也快将他的精力掏空了吧... ...
        鷇音子看着怀中之人,昏迷不醒的三余竟如一只乖巧的小兽一般,一动不动, 安安静静,若不是心口还有轻微的起伏,真要怀疑他是否还有生机了。
        静默不语,鷇音子脸色神色莫名,一向平静无波的眼中竟是汹涌澎湃。
        黑暗中,忽闻一声叹息... ...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