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4

其四
        是夜,冷风肃杀,夜空中不见一颗星辰,阴暗得如同某人的心情。
        鷇音子抱着失去意识的三余一路疾驰回到罗浮丹境,轻轻将其放在石台上,却见其头上白发已有半数转黑,口中亦血涌不止,昏迷中亦微微蹙起的眉,以及额上未曾间断的冷汗,让鷇音子的心不由得凉了半分。
        他已为他处理好外伤,给他服了丹药调理体内的撞伤与真气流窜,又将自己的部分内力灌注进去以协助压制逆时计,然而逆时计的强势远超他的预料,不多时,就将那部分内力吞噬殆尽。
        三余他... ...究竟是如何坚持这么久的?
        只好一刻不停地注入内力,然毕竟是外力,只能事倍功半,不过一刻,鷇音子已觉四肢乏力,眼前发黑,三余的皓发却依旧以肉眼可见速度化为青丝。
        再次强行稳定三余体内四处乱窜的真气,三余脸色一白,然后慢慢转为常态。 蹙起的墨眉稍稍舒展,连带着鷇音子也稍感舒心。
        看出三余快要清醒了,知道他对自己心存警惕,鷇音子收功,步离石台。
        立在几步之遥的地方,望星,眼迷离;忘身,心犹迟。对镜碎裂,是影不存,还是心不存?风,呼呼,无语。
        "呃… ..."
        夜色中忽闻石台上一声轻哼,鷇音子回眼,正对上一对迷茫如隔雾的暗红色眼瞳。
        三余意识渐渐回归,睁眼一刻,只觉头痛欲裂。察觉一道视线凝在自己身上, 顺着找回去,是鷇音子。
        "你终于醒了。"
        一如往常的平淡声音,听不出喜怒, 细辨却似乎比平时少了几分气力。
        是为吾疗伤所致吗?
        "是你相救... ..." 出口才发觉声音哑得不似自己,不禁连咳几声。
        "医你伤势还真麻烦,但是我后来仔细一想,救你的命,才是我以后麻烦的开始。" 鷇音子淡淡说道。
        "你输了。"
        头痛并未减弱,反而因大脑的清醒而愈显清晰。身上未愈的伤势亦酸痛无比,三余忍不住闭上眼睛,试图缓解身心的疲惫。
        "是,我输给一个比蝼蚁还不如的人。蝼蚁尚知惜命,而你却是为求胜利而赌上自己的性命。" 鷇音子声音中隐隐带了些许气恼,缓步上前,轻轻撩起三余身前一束墨发,似要他看清,亦似要自己看清。
        "赢了这一回,如今的你,还剩多少时间在这个人世?"
        "不劳费心。"感觉头痛之症稍缓,三余睁眼,起身离开石台,手中白羽扇轻摇,向离开罗浮丹境的方向走了几步,似乎是想与鷇音子拉开距离。
        "你的伤势已无法复愈完全,再不回时间城,就只剩烟消云散一途了。"
        身后传来鷇音子之声,三余淡淡回道:"在事情未了之前,吾不能回去。"
        "还有我在。"
        听得此句,三余倏然转身质问道:"你还是我吗?"
        闻言,鷇音子眉心不自觉微微拢起。
        仍存希望对方理解的愿望,鷇音子耐心道:"你我就如同果实里的两粒种子。在果实裂分时,或受鸟叼啄,或受风吹散,落到了不同生长的环境。若土沃水甜,自然繁盛;若土焦水短,当是贫瘠。但不管是哪一种状态,本质终究是同一种果实。"
        却不料三余并不理会他话中深意,反而依然抓住那一点瑕疵不放:"所以受圣魔元史浇灌的你,是贫瘠,还是繁盛的?"
        鷇音子心中渐冷,只因一道圣魔元史的气息,他就将自己全盘否定吗?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