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5

其五
        回去的路,并不像想象的那么轻松。三余本想运功飞回去,却发现烽火一局真气消耗过多,若再使用唯恐逆时计反扑,只得放弃。
        步行在罗浮山草木间,深夜,蝉鸣不绝于耳,除了自然之声,再无其他。
        然这样的环境却未能带给三余半分愉悦。头痛有加剧之象,一阵阵的眩晕感亦扑面而来,三余双腿发软,忍不住一手扶在路边树上,微微喘息。
        听得胃中传来异声,三余愣了半晌,不禁苦笑。
        多久没有饥饿之感了?平日都有内力撑着,今日却是... ...
        胃中忽来一阵翻江倒海,三余眉头狠狠一皱,身子一倾,胃中酸水混着伤血呕出,更引得一阵头晕目眩。三余放开树干,踉踉跄跄地又往前走了几步,人便无力倒下,跪坐在地。咳了几声后,又是一口鲜血落下。
        同一时刻,峰顶闭目打坐的鷇音子骤然睁开双眼。
        怎会... ...如此?
        这是两人共同的疑问。
        三余一手支着又晕又痛的脑袋,另一只手摸索着从怀中取出暂时计,惊见怀表上一道浅浅裂痕!
        怎么会这样快... ...三余怔愣间,忽觉体内一股暖流四处游走,迅速滋养着各处内脏的伤口。应是鷇音子丹药的作用。三余收起时计盘腿坐下,就着丹药效力运功调息。
        大半个时辰后,三余收功,长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见天已泛白,三余思索片刻:"嗯... ...先往幽梦楼。"人便化光离去。

*******************************************

        新非马梦衢的庭院內,玄皇与屈世途三人正等待着,此时三余无梦生亦自幽梦楼返回了。
        本已有些疲惫,却不想梦衢中竟有客人等候,三余只得强打精神会客。
        小鬼头乍见三余满头青丝,兴奋大叫:"哇,鱻生去染头发吗,怎会变得这么年轻?"
        青丝反衬得三余的脸更加苍白,屈世途难掩担忧:"你是怎样,是不是又... ..."
        三余无奈笑笑:"三余这是去老返少,好友不用担忧。"
        安慰完屈世途,三余又转向狱天玄皇:"地狱变鬼手已接续完成,如今战力已复。只是步香尘开出条件,要她上罗浮山以鬼手之力一会鷇音子。"
        玄皇闻言一惊:"什么?鷇音子是地狱变的救命恩人,她怎有可能... ..."
       "地狱变必有她应对之法,放心吧。"
       却见,鬼荒地狱变来到了。
       小鬼头大叫:"哇,地狱变回来了。"
       "嗯?"三余端详了地狱变片刻后道,"你动武了。"
       玄皇惊疑道:"你难道真的打了鷇音子吗?"
       "恩公是吾能动的吗?哈。步香尘目的要让恩公见识鬼手能为,吾劈地以应也能应现鬼手之能。"
        玄皇道:"那你为何一身武劲流转?"
        地狱变解释道:"吾动武,是因为上罗浮山的半途受朝天骄误会而动武,正当吾欲解释清误会时,她却受人偷袭而重创在身。吾已将她送至罗浮山上请恩公医治。"
        三余点头:"凤座有鷇音子相助必无恙矣。但不知圣婴主那边情况又是如何?"
        玄皇答道:"圣婴主已杀掉了涯十灭,正式与欲界宣战。"
        "什么?糟了... ..."
        玄皇闻言不禁疑惑:"怎样了吗?"
        三余叹道:"涯十灭一旦死亡,灵气会回归波旬之身加强波旬力量。吾原先希望活抓涯十灭,就是要杜绝这样的后果。"
        玄皇一愣:"这……"
        三余转眼即释然:"唉,一切皆是天意,玄皇不用挂怀。如今佛乡与欲界开战在即,还请圣婴主多所帮忙了。"
        玄皇正因涯十灭之事而愧疚,闻言自是答应会设法说服焱无上。顾及地狱变还须以鬼手开破天机,玄皇准备先回妖界等候,便开口告辞。
        玄皇离开,三余看向地狱变道:"这边请。" 便带地狱变入内。

*******************************************

        新非马梦衢的花园中,屈世途独自伫立,不时看一眼庭内人影。
        三余昨晚一夜未归,回来时脸色发白,似有伤在身。若非玄皇已等候许久,他也更希望三余能先休息一下,他实在需要歇会儿了。
        然而,身为武林支柱,事情总是繁多。不过一会儿,便见秦假仙和业途灵带一字铸骨来拜见三余。
        秦假仙走进,大喊道:"三只鱼啊!"
        屈世途闻声不禁心头暗骂一声,忙上前制止:"嘘,小声一点,三余正在内中养伤。"
        秦假仙一惊,压低音量问道:"三余是怎样了?"
        屈世途叹道:"说来话长。走吧,我带你去见他。"
        屈世途带三人入内,只见三余正在庭院闭目而坐。
        秦假仙惊奇地大叫起来:"哇哈,三只鱼的,你怎会整个变黑头发?"
        业途灵附和道:"是啊,这样看起来年轻了十岁不止,英俊了十倍不止。原本人就好看,现在又变得更养眼,你的人生过得太犯规了。"
        闻言三余暗自苦笑,随即睁眼起身。
        屈世途自然知道这等赞美言辞于好友之讽刺,忙开口道:"好啰好啰,观众自己有眼睛,你们不用多浪费篇幅来赞美,介绍你身边这位朋友吧。"
        蓝眸之人上前道:"在下一字铸骨。"
        三余含笑回礼:"秦假仙曾向吾提起你,幸会了。"
        一字铸骨亦是微微一笑:"能与你们结识,在下甚感荣幸。"
        一番交流后,秦假仙二人去罗浮山找朝天骄报告巨魔神动向,一字铸骨则暂留非马梦衢中。
        未得片刻闲,又见老狗为小蜜桃生机前来询问四大奇观之处,三余建议他可寻朝天骄咨询,老狗便离开往罗浮山而去。
        此时,屈世途从内走出了。
        "啊,老狗走了。"
        三余颔首:"他们之间的人狗情感,值得作为人与人之间的借镜。"
        屈世途闻言叹了一声:"唉,不知我与你,谁是小蜜桃。"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