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7

其七
        子夜,罗浮丹境一片静谧。
        望天悬思,一片云遮一时月,噫嘻悲哉,秋声清绝。
        鷇音子仰观天象,但见天际一颗紫星光芒逐渐黯淡,对立之处的一颗黄星随之绽放出奇异光华。
        "彼消吾长。回乡路,行,是苦;不行,也是苦。吾的路,已要吞食你的足踏之地。"
        此时最光阴背着三余赶到了,只听最光阴一声急喊:"医生,挂号!" 随即将昏迷的三余放在石台上。
        等的人终于来到,鷇音子面上一片淡然无波,不紧不慢地上前察看三余情况,片刻后,在白衣之人身上疾点几处大穴,收手道:"嗯... ...难医。"
        最光阴闻言眼神一利:"是不想医,还是不知道要怎样医?"
        鷇音子淡淡看了他一眼:"你说呢?"
        "我说啊,我另外找人医较快!" 话落,最光阴欲上前将三余带走,鷇音子轻轻抬手拦在他面前,道:"等他醒来,再让他自己决定吧。倒是你... ..."
        "怎样?"

*******************************************

        主要的几处伤已被鷇音子压制住,不多时,三余稍皱眉,随即睁开双眼。清醒过来时,正听见鷇音子正对最光阴道:"你未能入榜的唯一理由,就是你早已... ..."
        难道... ...他是要将狗兄已死之事告知?不可啊!
        三余及时伸手,在鷇音子臂上一按,成功让鷇音子住了口,身子也顺势借力而起。
        尽管身子依然乏力,站起来时腿颤抖不已,不过他是说什么也不愿在鷇音子面前示弱的。
        鷇音子只觉手上忽然被什么冰冷的东西一压,回过头,正听得三余疑惑的声音:"吾怎会在此?"
        最光阴道:"你昏迷前,一直喊着罗浮山,所以我将你带来。既然你已经醒了, 那我尚有要事,先走一步。"
        三余微微颔首。
        眼见老狗转身离去,三余再抵挡不住身体的疲惫,腿一软便跌坐在草地上,头靠着石台大口喘息着。
        目送老狗离去,鷇音子刚想说什么,便听得身后"扑通"一声。心一惊,转头却见三余倚靠着石台,胸口断断续续地起伏着,发白的脸上,双眼无力地半眯起,嘴角似乎又开始冒血,整个人气息奄奄,早已不复初入世时,游刃有余,事事波澜不惊的翩翩公子形象。
        察觉鷇音子的目光似乎隐带同情,三余面上一僵,随即恼羞成怒一般撑着石台就要站起,却是肩上一沉,竟是鷇音子伸手又将他压了回去。
        "如此急着自寻死路?"
        "你... ..."
        无视三余的怒目而视,鷇音子负手而立:"方才吾已止住你的伤势恶化,但你灵元受创严重,吾可赠你金丹,助你稳定灵元。条件是咱们的赌注一笔勾销。"
        三余冷冷扫了对方一眼:"不用。"
        鷇音子居高临下俯视着即便百般狼狈仍不肯松口的某人:"如果不是想要求吾医你,那你昏迷前,喊着罗浮山的用意是什么?"
        三余一时语塞,是什么呢?他亦不知。只是在那种危急时刻脑中只想到了鷇音子罢了。胸前受伤之处忽地一窒,三余咳出几口鲜血,随口道:"来讨圣魔元史。你可以将圣魔元史交吾了。"
        鷇音子一愣,心下微恼,道:"迷达这一掌十分厉害,若再不医治,六个时辰后,仙丹难医。生死交关之刻,你还不肯改变条件吗?"
        "三余的条件,只有你将圣魔元史交出。"
        鷇音子闻言,眉头稍拢:"既然你如此看轻自己性命,那好,那两天后,吾就将圣魔元史交你。只是,我要送到哪里?森罗殿吗?"
        此时三余感觉气力已恢复些许,便扶着石台缓缓起身:"好。就东武林,回阳山上的森罗殿。望你不可食言。"
        谈话至此,也没有了继续的必要。三余转身离开,鷇音子则立在原地若有所思。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