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8

其八
        出了罗浮山,武林诸事纷至沓来。天佛原乡、幽梦楼、百妖路,几番奔波下来,只觉得头又开始隐隐作痛,三余不禁暗暗自嘲了一番,这副身子,确实是大不如前了。
        非马梦衢已近,察觉自己脚步有些虚浮,三余停步,运功压下不适,将脸上的虚汗擦去,这才迈着尽量平缓沉稳的步子向青柳遮掩下的庭院走去。
        靠近梦衢,恰好听见小鬼头道:"屈阿伯啊,鱻生最近实在很忙,时常都看不到他的人。你怎么都不帮他分担一些事情?"
        然后是屈世途之声:"咱们好好保重自己就是对三余最大的帮忙了。来,这边扫干净一点。"
        三余听得此话,嘴角忍不住勾起,随即信步走入。
        "好友真是我的知音人。"
       屈世途闻声,起身走近三余道:"你的脸色怎会这么差,是怎样了?"
        三余一愣,暗恼自己失败的伪装同。寻了一个借口笑道:"因为久没有品茗好友的茶艺,觉得人生失味了。"
        "哈。" 屈世途知他个性,虽然担心但也无可奈何,便索性装作相信了他的托辞一般道,"刚好刚好,来来来,刚泡起来的大红袍。" 取过一杯茶递给三余。
        三余接过茶杯细细品闻,赞叹道:"嗯... ...真香。"
        此时,秦假仙业途灵两人匆匆返回,气氛忽然一落千丈。
        秦假仙一进来就惨嚎道:"三只鱼啊,大事不好了!朝天骄死了,身首异处!而一页书也没救啦!"
        突来噩耗,激发压抑许久的内伤,三余惊得一声低呼,手一松,茶杯摔落在地。胸口疼得似是有人在钻心剜骨,冷汗自额边滑落发鬓,三余的手不自主地按上心脏的位置,刚想说点什么,忽觉喉咙一阵腥甜。
        随着"噗"的一声,鲜血溅了一地,三余的身体随即无力地向后倒下,众人见状皆是大惊失色。屈世途忙冲上去扶住三余。接住三余身躯之刻,心中再次一惊。无梦生不知何时,竟变得如此之轻!就好像... ...饿死之人的尸体一般... ...
        "三余啊!"
        思及先前多日他们在悠闲地吃饭睡觉之时,三余仍在外面为武林四处奔波,屈世途不禁心中一痛。
        小鬼头和小狐亦惊痛地大声唤道:"鱻生啊!"
        "怎么会这样?!" 秦假仙震惊非常,完全没想到自己一言竟引得三余如此,当下手足无措起来。
        屈世途将三余抱进房内,放到床上,众人亦跟在旁边。
        "三余,你振作!" 屈世途握住三余愈发冰冷的手。
        小鬼头大喊道:"鱻生啊!"
        三余勉强睁开眼,逆时计在他体内飞速倒转,三余的面容越来越年轻。
        看众人的眼神,吾现在的样子应该难看得吓人吧?呵呵... ...
        呼吸都有些困难了,每次吸气,都仿佛有刀子在喉咙和肺中划过。痛... ...真的痛,痛到以他的忍耐力都几乎忍不住要痛呼出声。
        这就是... ...生命到达尽头的感觉吗?天踦当初,也是如此吧?
        就... ...到此为止了吗?
        "吾,吾命劫已至... ...难以、难以... ..."
        小鬼头大叫道:"鱻生,我们来去为你烧炭火!火若旺起来,你就能渡过难关了! 我们会为你将火顾好,你会好起来!小狐,咱们快来去烧炭火!"
        小狐点头答应,两童匆匆离去。
        屈世途转头看向三余,白衣之人脸色苍白如纸,唇边一道血痕刺目,让屈世途不禁闭了闭眼。一次又一次,他几乎见证了素还真每一个化体的逝去,好友啊... ...
        "他们已经去帮你烧炭火了,一切都会如往常一样,火若旺起来,你就会好起来,我们众人若是不让你走,你就走不了!先好好休息,不要再讲话了!"
        啊... ...好友他,还是这样呢... ...
        三余心头一暖,哑着嗓子道:"好友,让我... ...说完吧。"
        挣开屈世途的手,三余看向旁边的两人:"秦假仙,劳烦你将朝天骄的死讯带往冰楼,冰楼肯助龙宿,代表组织非恶,必肯助朝天骄理清死因。至于一页书... ...就顺其自然吧。" 话说到这里,世事未了的无限遗憾与不甘,竟让一滴泪自眼角滑下,滴落枕畔。
        秦假仙忙道:"你好好休养,别想那么多,我们一定将消息带到。老小,走,来去冰楼!"
        眼见两人离开,屈世途收回视线,看到挚友憔悴的脸,心中悲痛难抑,化作一声长叹自口中溢出。
        三余静静地看着屈世途,似有些许留恋,亦或是遗憾。半晌,三余才开口道:"好友,方才那杯茶,只品其香,尚未热喉,能再为吾温一杯大红袍吗?"
        心知对方是不忍自己亲眼见他消逝一幕,屈世途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眼中快要夺眶而出的悲伤情绪,答应道:"好,我来去泡茶。"
        屈世途离开,三余最后看了一眼窗外武林,带憾的声音,飘飘渺渺,回响在空气中... ...
       "时间从来只留恨,不留人... ..."
        再抵御不住满身疲惫,三余缓缓合眼,随逆时计的倒退陷入昏迷。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