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9

其九
        "时间从来只留恨,不留人。"
        合眼后,房内一片寂静,窗外武林事再无叨扰。
        忽然,一道光芒凭空出现在房中。光芒退去,从中踏出之人,竟是显得年轻了不少的鷇音子!
        扫视了一下房内情况,确认了三余位置后,鷇音子人影一闪便出现在床前,手上一刻不停,将一颗金色丹药塞入三余口中,另一手抬起他的头助他咽下,又快速点过其周身多处穴道。
        那颗丹药里,有鷇音子的天时。
        很快,三余的脸色稍有好转,鷇音子知晓逆时计已被丹药作用制住,便伸手将三余抱起,化光离开。
        走进房间之时,看到空空如也的床铺,屈世途心中骤凉,眼前一暗,手中茶具便滑落在地。还未及悲伤,忽闻房内一股丹药香扑面而来。屈世途怔愣半晌,脸上突然现出喜色。
        "他竟然来了... ...三余或许还有救! 嗯... ...先安置好小鬼头他们,再往罗浮山!"

*******************************************

        不论外界武林如何动荡,裂缺峰上依旧是烟尘袅袅、荡渊涤崖,清风流转,带走一片丹药清香。
        九鼎生烟,每一鼎内皆是别有洞天。在某一个丹鼎之中,一片芳草地,一个两层的红木小楼,楼前有数棵白梅与一条小溪,溪上横有一座白玉桥;  楼后则是一片竹林,林间一片阳光,一汪清泉。
        景色宜人,静谧安详,实在是一处世外桃源。
        然而此刻,楼中的鷇音子却是黑着一张脸,只因某人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
        过度操劳,心力长期处于超负荷状态,身上大大小小的外伤内伤,多数都未好全,体内还有个逆时计,拖着这样的身体竟还强撑着在武林各处奔走... ...
        逆时计的回溯作用对魂体是极大的伤害,烽火一局的撞击造成的内出血,迷达重掌一击伤及内元... ...如此之类的各种伤势累积下来,三余的身体应早就到了极限,为何却不见他有什么明显症状?
        仔细检查了三余的身体内部状况后, 鷇音子的脸色难看得堪比锅底。
        这家伙... ...竟然冒险引逆时计回溯疲累的身躯!累到极致的时候,他竟然借逆时计作用回溯恢复体力!
        逆时计太过强势,以功体压制已是不易,他这样借逆时计之能,万一一个没压制住,后果不堪设想。
        "你... ...太乱来了!"鷇音子看着三余即使昏迷中也依然微微蹙起的眉,心中怒火无处发泄,瞪着三余比初见时年轻了不少的脸,只感一阵无力。
        这人就是如此,将天下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认定一个目标便固执地一定要完成,最可恨的是丝毫不知道心疼自己,丝毫不知道珍惜性命。
        可是... ...吾却会心疼... ...
        虽然承认起来多少有些羞涩,但三余无梦生确实从一开始,就毫无理由、毫无征兆地走进了鷇音子心里。
        或许,这也是宿命的一部分吧。
        瞪了半晌,鷇音子眉头忽然一动,思考了一瞬,随手点了三余睡穴,便起身离开了小楼。
       出了红木小楼,鷇音子化光离开丹炉。
       但见罗浮丹境上,石台旁边,一袭蓝衣之人,正焦虑地不断走来走去,口中还碎碎念着什么。
        看到鷇音子出现,屈世途面色略微和缓,两步上前,开门见山问道:"三余怎么样了?"
        鷇音子闻言挑眉:"吾原以为你会更含蓄一点。"
        "说重点!"
        "还未醒。"
        屈世途闻言目光一顿,刚要说什么却听鷇音子道:"性命无忧,吾已点了他睡穴。他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听到"性命无忧"四字,屈世途明显大松了一口气。
        看着对方踌躇半天,时不时看一眼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鷇音子无奈答应道:"吾带你去看他。"
        屈世途呵呵笑着,被鷇音子带入了药鼎空间。
       
*******************************************

        三余这一觉,一直睡到四天后的黄昏,才堪堪转醒。
        眼前一片朦胧,似蒙了一层纱一般, 三余以为是因为刚醒过来眼睛不适应,闭了闭眼,还是一片朦胧。
        三余有些困惑地看了看眼前模糊不清的景物,罢了,先不想这些。
        昏迷前的记忆忽然被拾起:逆时计的指针飞速倒转,脑中的齿轮声、心脏处的剧痛、好友的呼喊... ...
        嗯?吾没有消失吗?这又是何处?
        头微微一转,便看到了一旁桌子边的人影。
        除了第二天因先前与三余森罗殿之约而离开了一趟,这几天鷇音子一直守在三余床边,以防三余有任何不测。至于屈世途则是被房间内的低气压惊得不敢靠近,一直住在隔壁的房间内,只每天来看几次三余有没有醒,不过总是在鷇音子阴沉眼神的威逼下匆匆离开。
        此刻鷇音子正坐在椅子上,手压在桌上支着脑袋,闭目养神。
        这个颜色的衣服... ...似乎不是好友。 三余刚想询问,出口却成了几声轻咳,惊醒了桌上浅寐之人。
        "你醒了。"
        这声音... ... "是鷇音子?"
        嗯?什么叫"是鷇音子",似乎还带着些不确定?目光扫到三余略显迷茫的眼睛,鷇音子心下一沉。
        伸手在三余眼前晃了晃,被他一掌拍开:"吾看得见。"
        察觉对方嗓音微哑,鷇音子拂尘一挥,一杯温水出现在手上,往三余嘴边送去。
        眼见鷇音子似乎是想喂自己喝水,三余下意识地往后一缩,牵动胸口伤势,身体顿时一僵。
        "吾自己来就好。" 抬手想要接过水杯,却是使不上半点力气,又因视觉减弱而看不清物品所在,险些将水杯打翻。
        鷇音子轻巧地闪过,把水放在一边,动作尽量温柔地将三余扶起,又在他身后垫了一个枕头以依靠,无微不至得让三余有些受宠若惊。
        "你该不是被屈世途附身了吧?"
        鷇音子闻言眼皮狠狠一跳:"原来三余无梦生也会这么无聊。"
        三余被"无聊"二字呛到,随即猛咳了几声。好吧,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还是不要浪费精力在斗嘴上比较好,于是将未出口的反驳又咽了回去。
        只是到底不习惯他人触碰,目光在方才被鷇音子碰过的肩膀处扫了一眼,三余几不可查地眯了眯眼睛。
        看到对方似乎对自己的喂水举动仍有抵触,鷇音子皱眉:"不要逞强。你已经四天滴水未进了,身上无力也是正常。"
        或许是他的声音带着些许疲惫,三余的抗拒减弱了不少。忽略脑海中浮现出的两人初见面时那一吻,三余不情不愿地凑上去,一口气喝完水,又迅速缩回了被子里。
        水杯化光消失,鷇音子看着三余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盯着自己,好似一只进了狼窝的兔子一般,只觉得这样的无梦生实在可爱。心头一松,语调也明快起来。
        "身体可还有不适?"
        "... ...暂无。"
        "哦?眼睛如何了?"
        "... ...无事。"
        鷇音子闻言挑眉,却是不发一言。
        神志清醒了,三余立刻想起更重要的事:"这些天武林可有大事发生?屈世途与四能童子他们如何了?这里又是何处?吾怎会在此?"
        一连串问句袭来,鷇音子不禁感觉太阳穴一阵猛跳。即使身不在武林,即使重伤未愈,他心心念念的还是武林。
        心中忽然有一个含笑的声音问到:你不也是如此?
        稳了稳心神,鷇音子一一答道:"这里是吾药鼎内的空间,吾将你带来治伤。屈世途在隔壁,四能童子想必他来之前已安排妥当。至于武林,已与你无关。"
        "你... ..."
        "吾先离开了,你出不去的,不用白费力气,安心在此养伤才是你该做的。"
        语毕,鷇音子将拂尘甩到肩上,无视还想说什么的三余,缓步离开了房间。而三余注视着他的背影,目光渐远,似若有所思。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