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10

其十
        此鼎必然布有结界,以自己现在的状况,鷇音子说他出不去,那多半就是真的出不去。但,要是真的就这样丢下武林不管,那他也不是三余无梦生了。
        话说回来,鷇音子为何要救吾?
        正沉思间,房门突然被推开了,一道宝蓝色人影快步走进,看到三余已不复苍白的脸色,大松了一口气。
        三余眯眼试图辨认对方的脸,然而眼前迷雾依旧,只得放弃。不过这种颜色,应该是... ... "好友?"
        屈世途听到这种不确定的语气心下一惊,立即明白鷇音子所言怕是真的,忙问道:"无梦生啊,你的眼睛是怎样了?"
        三余闻言一愣,暗恼鷇音子多嘴多舌。知道瞒不过去了,三余忙安慰好友道:"只不过是视物稍稍有些模糊,想必过几天即可恢复。"
        安抚了半天,三余向屈世途询问近期武林大事,得到的回答却是:屈世途自己也四天未出鼎,并不知外界如何。
        送走好友,一向反感行动被他人限制的三余无梦生不禁一番咬牙切齿。
        鷇音子,你好,你很好。
        脑补出各种自己如何殴打鷇音子的画面,三余恶狠狠地想着:待吾伤好,必让你也尝一尝被监禁的滋味!
        可惜不过一会儿,三余便感觉四肢有些发冷,额头却是开始升温,渐渐渗出不少虚汗。三余知道是先前伤势导致,便用被子将自己捂得更加严实,脑中则不断思考着解决现在这种困境的方法。
        看鷇音子的样子必然是不会主动放自己离开了。他不能涉世,那谁能代他涉世呢?
        心中很快有了答案。
        虽然很想等到鷇音子回来谈条件,但当眩晕感再一次扑面而来时,三余也明白自身现状必须好好修养。闭上眼睛,三余的意识渐渐沉入黑暗。

*******************************************

        鷇音子进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个沉静的场景,三余背对着门口躺在床上,一身素白衣袍被裹在被子里严严实实的,整一个粽子。
        先前考虑到三余的伤势,他特地在房间角落里放了一盆火炉,又点了些安神的熏香,但此刻上前探查,三余在这样温暖的房间里却依然睡不安稳。额上一层薄汗,脸颊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似是梦中有恙,不时眉头轻皱,连带着睫毛也跟着颤抖不已。
        鷇音子默然立在床边,低头注视着三余紧闭的眼,眼中神色莫名。
        半晌,一声叹息:"活得真辛苦。"
        小心翼翼将三余的身体翻转过来,平日一向浅眠的三余竟未被惊醒,想必是真的累了。鷇音子探了探他的伤势,接好的骨头已开始愈合,肉体的伤都在丹药的药力引导下自行修复,但魂体的创伤,他一时也无可奈何。
        嗯... ...不知时间城可有解决之法。
        在床边坐了许久,给三余服了一颗活血补气的丹药,将一杯水置于床边红木矮柜上,再掖了掖被角之后,鷇音子静静向外步离。
        三余先让屈世途照顾,处理完其他琐碎之事,再往时间城一探。
        "鷇音子... ..."
        身后突来的呼唤让鷇音子停了脚步,回眼,正看进三余清冷中隐含坚定的暗红色双眸中。
        抱歉,虽然这里很好,但吾三余,却不是能放任自己沉溺美梦中的人。
        "吾可以在此不问世事,但你要答应吾一个条件。"
        稍显无力的声音,掩盖不了话语中不容对方抗拒的气势。鷇音子静静地看着对方,仿佛已从那目光中洞悉了一切。
        三余无梦生啊,你还要残忍到什么地步呢?
        对视半晌,鷇音子忽地勾起一抹极为黯淡的微笑:"好。"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