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11

其十一
        屈世途表示,看到那一脸稚嫩,黄发短衣,脸上漩涡眉和丹心痣无比醒目的小孩子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第一反应是素还真变小孩子了。
        第二反应是三余无梦生变小孩子了。
        第三反应是鷇音子XX了无梦生,生出小孩子了。
        屈大管家顿时嘴角一抽。
        "你是?"
        "我叫四智武童,你可以叫我小四!"
        跟在后面的鷇音子冷着脸解释道:"他是三余无梦生的化体,就交给你处理了。"
        闻言,屈世途默默滚去面壁。
        果然就算鷇音子弯了,三余也会一身凛然正气地拒绝被他掰弯吧?
        呸呸呸想什么呢!
        四智武童笑嘻嘻地上前牵住屈世途的手:"好友,能帮吾做一辆小车子吗?"
        屈世途看看小四一脸天真的模样与眼神中藏不住的狡黠,认命地低下头,带小四进了自己的房间。
        唉,我苦。
        快进屋时,小四忽然回过头,对鷇音子顽皮一笑:"两天后子时,回阳山森罗殿,失信者可是要入地狱的哦!"
        鷇音子闻言不置可否,目送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后。

******************************************

        处理完小四,鷇音子正急着要回三余房间,忽然察觉罗浮丹境有人来访,犹豫了一瞬,身影化光消失。
        炉烟冉冉,浮着江湖世嚣;闭眸养息,丹转莽莽红尘。
        来人是佛铸裳璎珞,前来询问四大奇观之烟都的落处。谈话中,裳璎珞有言:"阁下既负天榜,就该对天榜昭应之未来,有所因应,而非放任发展,否则,这种知天命与不知者并无任何不同。" 佛铸匆匆离开,鷇音子回味了一下这段话中的劝诫之味,若是平时,想必他会思虑一番,然而此刻,心系三余状况,鷇音子自问实在无法沉心思考。
        鷇音子盘腿坐于石台上调息,试图将医治三余时消耗的功力补回来,这时却见秦假仙两人奔上山来了。
        人还未到峰顶,便已听见秦假仙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呜啊~~~~~三只鱼死了,死了!"
        业途灵也附和着抬袖抹抹并不存在的眼泪:"呜哇~~~~真可怜!"
        秦假仙大叫道:"我不甘愿啦!我要报仇,报仇啦!老鷇仔你讲,到底害死三只鱼的是谁?"
        目光扫过秦假仙的鞋子,鷇音子不露声色地回答道:"三余无梦生他没事。"
        秦假仙却是并无吃惊之意,立刻追问道:"那他到底在哪里?"
        鷇音子淡漠一笑:"问我,是在试探我吗?"
        秦假仙一惊,眼光一转,道:"我们何必要试探你?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会被试探出来?"
        "如果不是试探,那你足底的红土与你周身的烟灰气息,在在都表示你曾到回阳山之森罗殿。既到过此处,便知三余在此地弄了玄虚,那怎会还以为三余死了?"
        秦假仙听得此言,心中暗暗赞叹鷇音子观察入微,口上却依旧死不承认:"哇哈,我还以为我是在做梦,原来真的有森罗殿这间庙啊!"
        鷇音子也不点破,只道:"依你智慧,不该问这种问题。"
        "哈哈哈,老鷇仔,你这种自信的气度,我十分的欣赏。现在武林正道就剩你这支大柱了,不如就由你出面领导中原群侠,对抗邪恶势力!我老秦,与你站在同一阵线!"
        "有你站在我的身边,我有加分吗?"
        "当然有加分啊!" 谈到这种不正经的话题,秦假仙顿时兴奋地比划起来,"我的崇拜,如江海滔滔不绝,有我这号死忠的粉丝存在,你的路,能再走一百年不止!"
        "哦?"鷇音子好笑地说,"你崇拜我什么?"
        秦假仙道:"自从上一次你神准的指点之后,我就知道你的能为,绝对不下于素还真、一页书。我今日前来,就是特别来向你请教,救一页书的方法。"
        鷇音子还未答话,竟见,迷达带忘尘缘亲临了!
        "一页书,救不得!" 迷达一开口便是霸道之语。
        闻言,秦假仙和业途灵吓得互相拥抱在一起。
        "欲救一页书者,就是与吾迷达为敌!与吾为敌者,活不过片刻!"
        "救命啊!!!" 秦假仙惨叫一声,便与业途灵逃到鷇音子身后。
        鷇音子暗自思量,原本不欲与欲界魔佛这么快对上,但三余情况让人担忧,他时间有限,不使出点真本事看来是不行了。既然如此,不如索性强硬以对,倒是可以正好借此杀鸡儆猴。
        "若吾不允,谁也不能在吾眼下,以武犯禁!"
        迷达闻言,眼神顿时一利:"哦?你的态度,让吾杀机满盈了!喝!" 喝声起, 迷达随即翻掌攻上。思及先前三余便是为其所伤,鷇音子双眼微眯,拂尘一扬,轻松化解迷达掌气。
        劲里藏气,动中无息,鷇音子敛起一身武息,以无招应有招。
        不过几次眨眼,双方已过数招,突见鷇音子一击震退迷达。
        迷达观察片刻,暗道:此人守势以应,无法施展镜射之招,只能采取主攻。
        "喝!异部宗轮!"
        迷达沉声一纳,登时气贯周身,一股庞然邪力,窜身而出!
        却见鷇音子一声沉喝,云手纳劲,击向鷇音子之庞然气劲,竟似泥牛入海。鷇音子随即旋掌一推,竟将其反震向迷达。
        迷达始料未及,一声闷哼,反被自己的招数震得倒退数步。
        鷇音子收掌落回原地:"吾鷇音子身负天榜,立场中立,你们欲界要视吾为敌,实属不智。"
        见迷达不为所动,欲再摧劲,一旁慧座戏也看足,试探也探得充分,此刻忙劝阻道:"魔佛,暂息雷霆。咱们今日目的,乃在问出烟都位置与烽火关键的下落。属下以为应以此二事为要。"
        迷达稍有不满,却还是缓缓收了功力。
        忘尘缘打着圆场:"一切皆是误会,请鷇音先生勿怒。欲界此番前来乃诚心问事,请阁下不吝解答。"
        鷇音子微微颔首表示并不在意:"烟都位处山中山琵湖地域内,烽火关键掌握在吾手上。"
        "哦?" 迷达再次皱眉,"那你打算如何运用烽火关键?"
        "不作为。"
        迷达今日被鷇音子拂了面子,此刻面色不佳道:"好一个不作为。记住你今日之言!" 随即迷达冷哼一声转身离去,忘尘缘向鷇音子行了一礼后也匆匆跟上。
        他们离开后,秦假仙两人这才出来。
        见鷇音子竟为魔佛解答疑问,秦假仙疑惑不解道:"欲界为非作歹,你为什么要放他们走?"
        鷇音子淡淡看他一眼:"纵虎归山,林内才能维持恐怖平衡。"
        "什么是恐怖平衡?"
        "野兽之间,彼此间互相牵制,互不侵犯。虽然只是一种平和的假象,可是却是平衡的存在。"
        秦假仙听得连连点头:"这样讲也是有理。但你这么厉害,没有办法替武林除掉波旬这个大害吗?"
        鷇音子答道:"办法我有,就看你秦假仙,敢不敢为了。"
        " 啥?!为什么是我去做?!"
        鷇音子理所当然地说:"办法是你问的,为何不是你去做呢?"
        秦假仙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那张明明没什么表情的脸,他怎么越看越像是在欠打,越看越想冲上去撕破鷇音子这张一本正经忽悠人的面具?
        唉,还是三余好,不会如此欺负他。
        "算了算了,我秦假仙,自认不够格,波旬我不想理了。你跟我讲医一页书的方法就好。"
        听到前辈名字,鷇音子不自觉神色微凛,干脆地自怀中取出三颗金色药丹交给秦假仙:"方才吾行三个方便予欲界,现在就赠你三粒金丹,以示公平。只要能让一页书服下这三颗金丹,他便能复元。"
        秦假仙闻言大喜:"好好好,我马上就来去设法让一页书服药!"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