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13

其十三
        接下来的一周内,三余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昏睡。
       偶尔清醒过来,也只是稍抬眼皮,声音轻而哑,一副昏昏沉沉的样子,往往说不上两句话就又睡过去了。
        屈世途开始还担心不已,后来鷇音子实在受不了他天天在他面前走来走去,告诉他三余多睡有益于魂体的修复,屈大管家这才消停下来,欢欢喜喜地跑去给小四做孔明车了。
        但鷇音子却知道,事情并不这么简单。这样嗜睡,表示三余的那一魂已经虚弱到不足以支撑他长时间的正常作息,只能增加睡眠以节省精力。此事他必须尽早上时间城寻求解法。
        不过他愿意睡也是好事,鷇音子更怕三余知道自己情况还心系武林不肯好好休息。
        不过这也是因为有四智武童在吧... ...
        想到四智武童,鷇音子嘴角不禁微微一个抽搐。
        这个小屁孩,不过几天便已给他找了不少麻烦,而且还充分发挥小孩子耍赖皮的特权,众目睽睽之下万分高调地归还圣魔元史让他成为众矢之的也就罢了,事后竟然还将圣魔元史给盗了回去!
        原本对小四略有些恼火的鷇音子,在看到三余知道自己化体所作所为后忍俊不禁的模样,那一丝怒火也随即烟消云散了。
        三余很少笑。
        又或者说,鷇音子从未见他笑过。
        那绝无仅有的浅淡一笑,唯有脱离了武林的喧嚣后才有机会现世。
        如此,更坚定了鷇音子要让三余脱离红尘泥沼的想法。

******************************************

       几天后,成功救回地狱变、此刻心情正好的鷇音子进入药鼎之时,忽闻一阵如清泉流淌的绝世琴音自小楼后传来。
        一首未曾听过的曲子,调子悠扬婉转,琴声清冽空灵,如空谷鸟鸣,如幽潭水滴。托抹勾打之间,带着一种隐世之人对世事的释然与淡看。
        可惜这释然却并不十分纯粹,似部分释然了,部分却仍未放开;   亦似心中并未真正放下,不过强迫自己不去理会一般,略显生硬。
        琴境通心境,鷇音子静静听着,默然无语。
        寻着琴音一路走到竹林深处,清泉边的阳光下,三余一袭白衣飘逸,正盘腿坐在草地上,背对着他抚琴。
        自从到了鷇音子这里,三余便换下了先前行走武林时常穿的那一身条条扣扣穿脱不便的衣服和沉重麻烦的头冠,改为结构简洁的全素白衣袍,青丝也随意披散着,倒是显得悠闲了不少。
        必须承认,三余将保命用的天丝甲给四智武童时的那一句 "反正我在这里也用不到",着实取悦了鷇音子。
        那是对他不会伤他的信任。
        听得身后脚步,三余抚琴的手却是不停,鷇音子听着这琴音不禁微微皱眉,然后突然化出苦竹箫,琴箫相和,有意将调子引得更为洒脱。
        这是,希望吾彻底放下么?哈。
        一曲终了,三余起身回首。
        "回来了?"
        昏睡中的三余时常错过饭点,一段时间下来竟是又瘦了一些,脸色比起以前更白,面容也更加年轻。静立在风中,衣袂飘逸,远观之竟有些摇摇欲坠的感觉。
        "嗯。手脚完全好了?"
        "稍微还有些僵硬,不过相比之前完全失去知觉已要好上太多。多谢你。"
        "不必。"
        看到三余眯起的眼睛和微皱的眉,知道他在试图看清自己。
        可惜,医其四肢的方法对于三余的双眼并无帮助,毕竟前者是三余分魂给四智武童造成的,后者却是逆时计伤害魂体的特性导致,两者的本质不同,解决之法自然不同。
        鷇音子走上前,拂尘一挥,化出一件斗篷为三余披上:"林中凉,回楼里去吧。"
        三余为他的举动一怔,脸上飘起淡淡红云,眼神不自在地看向一边草地。将习惯性的一声 "吾没有那么娇弱" 吞回,三余低低地应了一声。
        鷇音子看着三余有些羞涩的样子不禁一阵好笑,抱着泉音飞羽琴,牵起三余的手拉着他往竹林外走去。
        三余又是一僵,恍惚间已被鷇音子带着向前走了数步。
        死死盯着两人相握的手,眼中闪过各种情绪,想说什么又在脱口瞬间咽回,如此往复数次,竟一句也没成功说出口。鷇音子难得地可以享受一回与三余没有斗嘴的相处了。
        感觉到身后三余的僵硬,鷇音子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狐狸一般的微笑。
        三余纠结了半晌,原本是想问问一页书前辈与地狱变的情况... ...唉,罢了,等下次吧。
        才不是舍不得破坏气氛。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