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17

其十七
        将地狱变葬在向海扶摇边,无故事的人墓旁,返回路上,两人都是一路沉默。
        浪涛无情江湖,是浪涛无情,还是江湖无情?
        鷇音子手持拂尘行在前,头一直微低着,似乎有些低落。三余跟随在后,目光不自觉扫过前面之人的背影。
        到底不可能完全无感啊... ...
        虽然自称不念情,但人心,到底不可能是石头做的,何况本体也并不是一个无情之人。
        他不过是,为了能冷静对待一切而强行压抑自己的情感吧。
        不过似乎也只是对别人,对三余... ...
        思及先前种种,三余不自觉地微微一笑。不论那人做过什么,他救了自己是事实,他一直护他照顾他宠着他是事实。
        这是,一个化体借来的一生中难得的温暖。
        怎么办?他好像... ...有点动心了诶。
        发现自己在想些什么的三余呼吸微窒,随即无奈地笑了。
        正思考着是否要找点话题,忽然感觉全身功体毫无预兆地开始大量流失,心口随即一阵剧痛,熟悉的时鸣声响起,竟是久已没有反扑的逆时计!
        "唔... ..."
        三余未及反应,从心脏处蔓延开的撕裂般的疼痛已让他忍不住闷哼出声,功力流失严重,顿时身体虚软无力,强撑着踏了一步,人便失了重心。
        听得身后传来一声痛哼,鷇音子倏然转身,惊见三余捂着心口往地上倒去,鷇音子来不及思考,一个错步闪到三余身前,手一带一托,将三余揽在怀中。
        "无梦生!"
        低头,正欲为他把脉,却见怀中人手紧紧攥着胸前衣襟,眉峰紧蹙,闭着眼,薄唇褪尽了血色,被咬得死死的,额前满是冷汗,愈见苍白的脸越来越年少。
        功体溢散... ...是... ...小四出事了... ...
        丹药清香扑鼻而来,三余拼命想要睁开眼,然而眼前黑暗依旧,甚至意识也开始模糊,三余知道自己只怕马上就将失去意识。
        拼着最后一丝气力,三余摸索着抓住鷇音子的手,死死握紧,半晌,吐出几个字:"鷇... ...音... ...小四他... ..."
        话未说完,三余忽地吐出一大口鲜血,一身白衣尽染,头一偏,不省人事。
        "无梦生!醒醒!该死的... ..."
        瞬间明了,四智武童必是遭难才从本体这里吸收功力,只是这样一来,没了功体支撑,三余体内的逆时计便再难压制。
        好在他之前对逆时计再次反噬有所准备,鷇音子飞快地翻出一只白玉瓶,将里面的两颗浅色丹药喂三余服下,然后也顾不得那么多,随手设了个阵法后直接盘腿坐下为三余输送功力。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鷇音子已经感觉目眩神迷眼前发黑时,三余体内的逆时计才稳了下来。
        给自己服了一颗金丹,稍作调息,鷇音子拦腰抱起三余化光离去。

******************************************

        夷平的月影轩,树倒花残,烟尘遍布,面容更易、蜕变再临的魔佛波旬,一出手,便是灭世极招!
        "星、云、劲!!!"
        魔佛无上邪力轰然来袭,傅月影被气劲撞飞趁机逃走,随即妖凰步香尘带着妖界众人亦化光飞离,唯剩梵天、四智武童、裳璎珞与佛剑分说四人未退,宁愿一战护苍生,誓死要阻波旬屠杀天下之路。
        实力悬殊,战斗艰难,众人出招难伤敌人分毫,蜕变重生的波旬,却是招招重伤四人!
        又是一口血喷出,小四力竭间,无意识地寻找着功力补充,未觉时已顺着魂元找到了本体的气息,随即只觉丹田涌出一股暖流。
       正疑惑着,眼见一页书再度被震飞,小四来不及细想凭空出现的功体来自何处,就着缓过来的一点力气冲上前再入战局。
         又战了片刻,四人再次被打飞。只见佛剑分说一声怒喝,佛牒携极招"万谛一灭"的灿然佛光攻上。
         却见波旬冷笑一声:"愚蠢!" 随即空手接住佛牒!
        一页书三人立刻同时攻上一助佛剑!
        众人拼尽全力一齐灌注元功,然而血战的最终结局,竟是——
        只听"轰"的一身巨响,波旬脚下乍起沙暴烟尘,四人竟然皆被震得口吐鲜血倒飞出去!随之被甩出的,还有裂成几块的佛牒!
        小四伏在沙地上,呕出一口伤血,入眼处,一页书、裳璎珞、佛剑皆倒卧在地上。断裂的佛牒,宣告着绝路将至,圣行不能回天,梵天亦难前行... ...
        忽闻波旬之声:"你们已失去逃亡时机,只能、死了!"
        再无任何希望,再无任何退路,魔佛挟六天至能即将下达最终审判——
        就在绝望当口,波旬忽现异状!
        霁无瑕强行解除三灵共体,四人见状趁机离开战场。
        暗夜的树林,修整当下,小四这才意识到自己无意间竟吸收了三余的功力!暗道几声不好,忙终止了借力。方才只顾着与波旬对抗,这下三余那边只怕逆时计又要压制不住了... ...
        越想越是心焦,小四压下心头不安,匆匆安排好众人便立刻赶往罗浮山。

******************************************

        却说鷇音子抱着三余一路疾飞回到罗浮丹境。
        考虑到照顾三余不宜再被打扰,以及天机现世必将引万魔觊觎,鷇音子决定暂时封山,排出应对之策。
        一手揽着昏迷的三余,鷇音子腾空画下阵法封印。凝气、收化运劲,登时大罗网天,周山绕烟,一股强烈红光迸射,罗浮山顿封云海之中!
        探查了一下罗浮山各处情况,鷇音子带着三余化光入鼎。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