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18

其十八
        罗浮山在阵法下被云烟笼罩,连带着武林纷扰也蒙上了一层迷雾。
        现今武林局势微妙,正道各派与欲界魔佛、新妖界等维持着表面上的和平;   四大奇观之情破裂,巨魔神流落在外,战云界不存,一剑风徽入世,烟都冰楼开战;   暴雨临世,最光阴绮罗生宿命纠葛;   还有那个神秘的潜欲... ...
        而现在鷇音子封山以应,更是让形式再多一分紧张。
        不过鷇音子现在顾不得那么多,匆匆进入药鼎。红木小楼中,屈世途正在擦桌子,忽见鷇音子抱着白衣上一片血迹的三余长驱直入,眼睛瞪大的同时碰倒了一个茶杯。
        三余怎么又昏迷了?!
        一片清脆声响,屈世途却来不及处理碎片,冲上去拦下鷇音子:"无梦生他... ..."
        却不料鷇音子身形一闪就到了他身后,径自往楼上飞去。屈世途只听见一句"打盆温水跟上来"入耳。
         愣了一瞬,屈世途连忙照做。
         鷇音子一脚踹开三余的房门,冲进去将三余放到床上,随即握着三余一只手开始把脉。
        还好,功力流失已经停止了... ...
        露在外面的身躯,仔细看已经有几分透明了,鷇音子手上不禁紧了紧,仿佛害怕白衣人下一秒就要消失不见。
        此时屈世途进来了,绷着一张脸将水盆放在矮柜上,将水中毛巾拧干,轻轻擦去三余脸上的冷汗,然后看向鷇音子,似乎想说什么。鷇音子道:"逆时计复发了,三余现在已经无事。"
        屈世途这才松了口气。
        鷇音子正思考着给三余炼个什么丹药以助他恢复,然后忽然感觉到一个与他相似的气息穿过了罗浮山的封印。
        他已封山,那么能这样直接进来的就只有与他同出一源的... ...
        哼,终于意识到了么?
        "你在这里顾着三余,我去去就回。"
        屈世途应了一声,鷇音子随即化光离开。
        而此时,孔明车停在一边,四智武童已在罗浮丹境焦虑地走了好几个来回,见鷇音子终于出来,忙迎上去:"三余他怎么样了?"
        鷇音子皱眉看着他。虽然知道不是小四的错,但到底逆时计是因为他而再次反扑,导致三余魂体不稳,鷇音子实在摆不出好脸色。
        "... ...暂时无事。"
        四智武童紧盯着他的眼睛,确定是实话才稍稍松了口气。
        焦急褪去,愧疚又加深了几分。鷇音子目光扫来,小四却是提不起勇气像以往一样与他对视,低着头,双手不自觉搓着衣角。
        鷇音子看着他小孩子一般站在那纠结了半晌,到底是心头微微一软,开口道:"与你无关,不必自责。"
        小四猛然抬头,似乎惊讶他会安慰自己,鷇音子见状轻咳一声移开了视线。
        思及接下来的云渡山之战,小四欲向鷇音子请援,被一口回绝,只得先下山寻梵天等人商议。待他离去,鷇音子呆坐了片刻,随即一挥拂尘进入丹炉。
        红木楼内,三余的房门半掩着,隐隐传来交谈声。
        无梦生醒了?鷇音子心下一喜,快步走上前推开门。
        听到身后木门开合的吱呀声,屈世途缓缓转身,脸上似有悲痛,又似乎有些恍惚。他站起来,对鷇音子点了一下头,然后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气氛不太对... ...
        鷇音子目光移向半躺在床上的三余,对方原先染血的白衣已经换下,此刻墨发披散,因听到动静而微微抬头,暗红色的眼眸已然全部被迷茫覆盖。
        "是鷇音子吗?"
        鷇音子站在门口,瞳孔随着这一句话出口而猛然缩紧!
        难以置信的目光直直投向那人:"无梦生... ...你的眼睛?"
        "无事。"三余淡淡道,"吾早知会有这么一天。"
        已经... ...彻底看不见了么... ...
        鷇音子静立在原地,眼中搅动着数多情绪,然而良久之后,终归平静。
        缓缓移步上前替三余把脉,三余温顺地靠在枕头上,任由他摆弄着他的手。
        三余的手很漂亮,十指修长,因练琴的缘故指尖稍有一层薄茧。这本该是一双提腕拈弦,便能惊艳时间的手,然而此刻握在手心里,却只感觉那双手绵软无力,细看之下,更是关节泛青,指尖白得透明。鷇音子不由得松了手,不忍再看。
        三余的嘴角却是一直挂着那种淡淡的笑容,不知为何,那种平静淡然的微笑却让鷇音子没来由地一阵心悸。
        定了定神,鷇音子又探了探三余侧颈的温度。体温偏低... ...沉吟片刻,鷇音子手一翻化出一个玉瓶,取出里面一颗赤色丹药让三余服下,然后扶他躺下。
        正想说点什么,却听三余忽道:"原来在向海扶摇,竟是最后一次见你的背影了。"
        那人有些怅然地仰着头,暗红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似是努力想在黑暗中寻出些什么,却是愈去辨认愈觉头晕眼花,只得作罢。眼前一片黯淡,丝毫不能得见自己的路,心中迷茫,声音也是不自觉带了些许脆弱。
        鷇音子看着这样的三余微微一呆,半晌才闷闷地道:"是吾之过。"
        "嗯?"三余闻言诧异地转向鷇音子的方向。
        "吾一厢情愿地将你留在人世,却未能照顾好你... ...或许那日,吾该送你回时间城的。"
        听着他用这种自责的声音这样说着这样的话,三余脸色一冷,翻身坐起道:"吾去哪里,不需要你来决定。吾三余,不是任何人的责任!"
        气氛顿时沉肃,鷇音子不知想到了什么,有些黯然地拢了拢目光,不再言语。
        不闻对方反驳,三余的气势反而退却了。感觉自己方才的话有些过,三余以为对方是因此沉默,不由得有些讷讷道:"抱歉,吾不是... ..."
        "到底还是在意啊。"
        三余一愣:"什么?"
        "失明。任何人突然由光明走进黑暗,都不可能毫无感觉。"
        三余沉默了,低下头,失了焦距的瞳孔直直对着地板,阴影下的脸上无悲无喜。
        鷇音子叹了口气,悄无声息地走上前,伸手拥住三余。
        "在我面前,你还要隐藏什么呢?"
        三余眼睛张大了些许,身体在被触碰的那一刻瞬间绷紧,然后,在那人温暖的气息中渐渐解冻。
        不知为何,他并不想推开。
        鷇音子说得没错,要立刻接受自己失明的事实,他自问做不到。虽然确实明了总有一天会彻底失明,也以为自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当自梦魇中醒过来,睁眼时却发现光明已被剥夺的那一刻,他还是忍不住心头一阵悲凉。
        此刻被他拥在怀里,清苦的丹药香萦绕鼻尖,让动荡不安的心渐渐安定了下来。两人维持着一站一坐的姿势,鷇音子的手环着三余,三余倚在他身上静听他的心跳,嗅着那种令人安心的丹药香,皆是无言。
        半晌,三余有些迟疑地缓缓抬手,犹豫了片刻,终是轻轻回抱住了鷇音子。
        鷇音子当下僵在原地,三余察觉后却是飞快地收回了手,然后若无其事地挣开了鷇音子。
        然而某人却依然愣愣地站在床边。
        等了几刻未听得对方动作,三余本想说什么,额上忽地又漫开一阵眩晕。身体微微一晃,三余伸手欲扶住床沿,孰料因目不能视而估错了位置,手上抓空,身子便随之摔了下去。
        亏得鷇音子及时回过神来,手一捞接住了他。
        却见怀里的三余脸上现出些许惊愕,微仰着头,似是不敢相信自己如今竟连自己的身躯都支持不了。
        三余愣愣地坐着,任由鷇音子将他扶稳在床上。
        鷇音子默默端详着对方的神色,心下明白,像三余这样骄傲内敛的人,遭逢如此变故,只怕是大受打击了。
        三余怔怔坐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却只是自嘲地轻笑了一声,便兀自躺进了被子里,摸索着用被子将自己裹了个严实。
        鷇音子只见那人转过身背对着自己,依稀听见棉被中传来他有些闷闷的声音道:"吾已无事了,你出去吧。"
        鷇音子不禁无奈又好笑,索性收起拂尘,一手掀开被子,趁三余未反应过来时躺了进去。
        三余猛然转身,额头一下子磕到鷇音子的下巴,两人顿时各自吃痛后退。
        鷇音子揉了揉下巴,略带强硬地将三余按到怀里:"好好休息吧。待你睡着吾便离开。"
        三余如一只落到猎人手中的野兔激动地挣扎了半晌,奈何身上无力,反抗未果不说,反而更加剧了身体的疲惫,不多时便像兔子被顺毛了一般,无意识地倚在鷇音子怀中沉沉睡去。
        注视着身旁乖巧的三余,鷇音子眸中渐渐泛起温柔的哀伤。
        这绝无仅有的安宁啊... ...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