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21

其二十一
        在霁无瑕刚刚离开的时候,鷇音子亦正式打响了他与圣魔元史的战争。
        子夜时分,罗浮山一片静谧,然而冰冷夜风送来的凉意,让这安详的景致平添了几分肃杀。
        乱世烽火,被隔绝在罗浮山外。心,却因另一个身陷烽火的魂,而不能自静。
        四智武童所见的一切入眼,鷇音子看似平静如常地盘坐石台上,额上却不禁滑落了一滴冷汗。右眼皮突然猛跳了几下,心头不安渐浓,却见此刻,元史天宰现身来到了!
        "为爱寻光纸上钻,不能处出几多难。忽然撞着来时路,始觉从前被眼瞒。"
        鷇音子闻声猛然睁眼:"嗯?是你!" 随即迅速起身,压下不好的猜测,将拂尘甩到肩上,凝神以待。
        "你,十分失职!"
        元史天宰愤怒提劲,气劲撞击四周,蓄势待发。
        鷇音子闻言冷笑一声道:"是因我没将你这名老人顾好,让你忘了回家的路吗?还是我没有大力欢迎你回来,所以你怒了、急了?哈!暂息雷霆吧,亲爱的元史,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只见道者拂尘一扬,正法天鉴出现在草地上。
        元史天宰闻言收功:"嗯?正法天鉴!"
        "它正被炼化中,你以为如何?"
        "哈!"元史天宰挑眉,不屑道,"你想以此来讨吾欢心吗?"
        鷇音子嘴角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不是,而是你与正法天鉴的关系,正是相生相克。想消灭圣魔元史,就必须先将正法天鉴的灵气锁住,让你无法借天鉴转生化遁。"
        "嗯?!"元史天宰一惊,随即运功欲吸收天鉴灵气。
        "不用耗费精神,这是出自你圣魔元史记载的渎阳神法,除非是你灭,否则正法天鉴所受的禁锢,无法解除。"
        元史天宰闻言收功,眼睛微微眯起。
        "你想反叛吾?"
        "天机落谶,百日灭元史,吾必让此天机应现。"
        鷇音子目光淡然,口中话语却是掷地有声,是对自己的自信,亦是担起这份责任的坚定。
        "哈!"元史天宰嘲弄般笑了一声,"云渡山惨败,正道式微,吾若此时选择与波旬联手,这世上,还有谁能撼动这股力量?"
        不自觉微微抬高了下巴,鷇音子傲然转身道:"尽管一试,我会做那个动荡这股力量的人!"
        元史天宰沉默了一瞬,怒极反笑:"哈!将天机谶让吾一观。吾要看是什么种的内容,动摇了你的心?!"
        鷇音子不屑地笑了:"天机已定,让你一观也无妨。拿去!"遂随手化出天机谶丢予元史天宰一观。
        黑衣人接下竹简,冷哼一声,将天机谶缓缓展开。
        天机开现,登时风云敕,万雷谒,气势震天!
        "三车定干戈,百日灭元史?!"
        语一出,登时头顶有天雷劈开黑夜。
        "三棺魔佛分,雨散收波旬。"
        语再言,青电雷霆再次闪动。元史天宰见状瞳孔微微一缩,然后继续道:"三脉天地人,拨云寻曙光... ..."
        却见,天雷击落一出湖面,瞬间形成巨大的漩涡,漩涡中窜出无数异邪之物,气氛诡秘。
        "绝望阴影,尘世暗夜一百年... ..."
        念完之刻,只见天机谶上倏然散出黑气。元史天宰思考了片刻,轻哼一声将天机谶卷起还给鷇音子。
        鷇音子随即施术将天机谶封存,妥善收起。
        元史天宰见他对天机如此重视,再思及天机谶上写有自己的死期,不禁再哼一声,突然在指尖凝出一道气劲射向鷇音子身后的天榜。
        "看你的天榜吧。天榜排名,才是武林真正的天机!"话落,元史天宰转身,似乎准备离去。
        闻言,鷇音子开榜观视,只见第一名是圣魔元史和波旬。
        "嗯... ...时间城已消失天榜。"
        却听见元史天宰忽然道:"再不去云渡山,你藏了那么久的那个三余无梦生,就要魂飞魄散了。"
        满意地听到身后之人浅淡的呼吸声忽然一停,元史天宰冷笑着化成黑雾消失。
        雾气还未完全消散,鷇音子就坐不住了。下一秒,一道白光化入药鼎,鷇音子冲入红木楼,在看到三余空空如也的房间时,脸色暗沉得堪比浓墨。
        正要转身离去,眼角余光突然瞟到木桌上一张被写过的宣纸。
        身形一闪站到桌前拿起,只见一方素纸上仅有两个小字,是眼熟的行楷——
        抱歉。
        指尖猛然颤动,鷇音子深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却听门外 "砰" 的一声,是屈世途。
        "鷇音子?!嗯?无梦生去哪里了?"
        扫了他一眼,鷇音子甩下一句 "待在这里",不理会对方的抗议,一个眨眼便出了药鼎。鷇音子随即翻掌运起元功,风一般径直飞向云渡山。
        心跳超出了平日的速率,一下一下,仿佛是时间一秒一秒流逝。鷇音子呼吸一窒,速度再增半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三余,等我!
        快一点... ...再快一点... ...
        云渡山一战,重点在于波旬。只要波旬不现,应当一切顺利。以那人个性,独自去拦截女琊的可能性很大,然... ...
        灵魂受损,功力有失,目不能视... ...
        即便他不过意在拖延,对上女琊认败也是早晚的事。
        此刻,那人怕是... ...已凶多吉少。
        又一阵心悸感,似乎能感受到那人生命力的流失,鷇音子狠狠闭眼,速度提到极致,因运功过度嘴角挂了一道血迹。再睁眼时,云渡山,已近在眼前!
        循着灵识中微弱的感应向一个方向飞去,三余的气息越来越近。掠过几棵高树,一片血红倏然闯入眼底,只见林中一片空地上,一人白衣染血,倒卧在地。
        眼前忽然一黑,鷇音子在空中一个踉跄,心,倏然沉了下去。
        最坏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白衣人气息微弱,身形已退化至十几岁的少年;   露在外面的皮肤苍白,透过指尖已经可以看见下面的青草;   腹部似乎被整个洞穿了,白色衣袍上的血色无比刺眼。
        狠狠闭上眼,半晌后缓缓睁开,眼前景象不变。
        不是梦... ...吗?
        到底还是... ...迟了一步... ...
        心脏一片灭顶般的剧痛,鷇音子却好像无知无觉一般,艰难地呼吸着,瞪着空洞的眼,迈着稳中带颤的脚步缓缓靠近了那人。
        "... ...无梦生?"
        轻轻的呼唤,不难听出其中颤抖。仿佛是怕惊醒了那人,又仿佛是,怕再也听不到回答... ...

评论(1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