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19

其十九
        ——云渡山已经是正道对抗波旬的最后据点,绝不能失守。此战,避无可避。
        ——然,胜率有多少?
        ——只要波旬不出现就一切安好。
        ——那若是波旬三体再次合一呢?可有胜算?
        ——... ...
        ——很低?总不至于一点都没有吧?
        ——... ...你放心休养,吾会顾好。
        ——... ...
        ——你不要离开鷇音子身边,若... ... 若有万一,时劫临身,有鷇音子在,至少能保你性命无忧。
        ——... ...嗯。

******************************************

        门被轻轻合上,不多时,床上原本睡着了的三余倏然睁眼。
        那回森罗殿之约,小四在罗浮丹境上开了片刻的阵法并非做无用功。
        一则可让三余听到丹炉外的动静,二则可以渐渐削弱药鼎的封印,三则结合三余功体的气息,可以使鷇音子短时间内无法察觉三余的离开。
        想不到这个阵法到底还是派上用场了啊... ...
        随手将墨发束起,理了理身上的白衣,再取过桌上的白羽扇。
        余光扫到床边柜子上那人留下的,两颗减轻眩晕的雪色丹药,三余心头闪过片刻犹豫,随即决然转身推开了门。
        趁着鷇音子不在,隐藏了气息,避开屈世途离开药鼎,一路往云渡山而去。
        此战... ...避无可避。
        而此刻,云渡山上,大部分门派的代表已来到会合了。
        一页书说着场面话:"感谢诸位前来云渡山会师,欲界祸端延烧迅速,正需各位倾力相助,力挽狂澜。"
        雁如鸿摆摆手表示不必客气:"御龙天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你一页书身上,现在你需要帮助,吾与做寇才子自是义不容辞。"
        "烈武坛情义,一页书铭感在心。"
        四智武童看着旁边仙气缭绕的蓝衣女子道:"九天凤姑娘,多谢你愿意来协助我们。"
        对方稍稍颔首:"虽然吾与你在阙声云陀事件的判断上有所分歧,但九天凤也非不知轻重缓急之辈,倒是镜十五代替佛乡主持夺天局,而今却避不现面,不合常理也。"
        裳璎珞闻言疑惑道:"吾并未委托他人代为出席夺天局。"
        四智武童却是一副早已料到的样子:"嗯,这有两个思考方向,若非佛乡为确保夺天局顺利进行才委托镜十五出面主持,就是镜十五蓄意假冒出席,看来需要好好调查。"
        此时,墨宗嗣从内而出了。
        "诸位,我已布置完成太乙四大象阵,是我的压箱宝,也是没武功的我唯一能帮众人的地方,希望你们能顺利守住这道最后的防线。"
        一页书点头:"浑天,沌海,山行,地动,墨家精研四象布阵乃三教所不及,感谢你之相助。"
        "何必见外,现在我就不做你们的绊脚石,先离开了。"
        墨宗嗣离去,随后龙宿返回了。
        佛剑分说迎上前:"龙宿!你来了。"
        疏楼龙宿摇着扇子对佛剑抛了个媚眼,调侃道:"有汝亲自游说,吾能不出现吗?"
        佛剑无语地别开了视线。
        一页书道:"有龙首加入,对付阎达、迷达与巨魔神的主力算是会齐了,来援之派门编列四路配合墨宗嗣所布四象奇阵,或有一阻八色幡令之实力。"
        四智武童点点头:"现在只缺剑子援手,便能防堵妖界这个变数。"
        龙宿轻轻"咦"了一声,然后看向佛剑:"尚未联系到剑子吗?"
        佛剑微微摇头道:"吾遍寻可能之地,仍不得其踪。"
        龙宿沉吟了片刻后道:"剑子前往篁翠东风拜访慕潇韩,相信他很快就会听到风声,赶来会合了。"
        周围众人皆是斗志昂扬,一页书前辈亦欣慰地与旁边人交谈着,似乎一切都准备完美。然而,一个熟悉气息的靠近却让四智武童的脸色骤然大变。
        ——你为什么要过来?!!
        一页书注意到小四神色有异,想了想却是没有开口。
        ——别激动,吾只是来探望前辈。
        ——... ...
        ——放心,不到万不得已吾不会出手。
        ——... ...你一个功体半废的瞎子来此,是想多添一具尸体吗?
        ——哦呀?这么不自信?先前不知是何人信誓旦旦言此战有胜算的,怎么,果然只是安慰吾么?
        小四一时语塞。
        ——你我本为一体,你的想法,吾会不知吗?
        闻言,识海中小四的声音有些悻悻。
        ——你最好没事,否则鷇音子不会饶过吾。
        ——... ...放心。
        两人正以灵识交谈着,忽然,山体一阵隆动,沙尘漫飞,在夜色中分外显眼。
        一页书眼神一凛,将拂尘甩到肩上道:"欲界来了!"
        众人闻言皆停了手上动作,严阵以待。
        警戒中,忽来一道邪光,绣色四幡从天而降!风吹凛冽,吹出肃杀凋零,只见长幡飘扬间,两道战栗身影,巍然现身!
        "无声色难,界心牟利,波耶气释,答迷身悲!"
        迷达一出现,就以异咒唤来了巨魔神恶诛,随即持续催咒召唤女琊。战火,在巨魔神的青色雷霆中,瞬息蔓延!
        恶诛困战梵天,四色幡以阵法围战正道众人;   主战之处,佛剑、龙宿两大先天激战恶体,在掌与剑之间同心力抗;   同时迷达战圈内,亦见神童、圣僧合战之威!
        "九风化转!" 小四翻掌拍向迷达,裳璎珞亦同时"喝"的一声运招攻上。迷达挡下小四掌气,却被佛铸击中了胸口。
        闷哼一声,迷达再次出掌,欲挡小四近身之击,却是反被震得嘴渗鲜血了!
        云渡山上殊死战,双方势均力敌,一时僵持不下。然而此刻,一直在丛林间默默听着战场动静的三余无梦生,对上了一道云色身影。
        霁无瑕试图绕过三余,却是屡屡被阻,明白对方正是来拦住自己的,霁无瑕微微垂下了眼帘。
        "抱歉,还请你不要阻吾的路。"
        霁无瑕如是说,绝美的脸上是无力抗击命运的隐忍。
        三余摇摇羽扇,却是转移话题道:"霁姑娘不认得吾了吗?吾名三余•无梦生,在草屋外多谢姑娘一剑解围之恩。"
        霁无瑕的目光在三余的脸上扫过,随即微微点头表示自己想起来了。
        "不过举手之劳。"
        "霁姑娘既有如此仁心,为何不助正道一抗欲界波旬?"
        霁无瑕闻言眼中悲色渐起,正要说什么,欲界密咒再度入耳。"吾必须去... ..." 霁无瑕长长叹了一口气,"吾不想伤你,还请阁下,不要阻吾前路。"
        三余闻言,暗暗叹了一口气,甩了甩衣摆:"来战吧。"
        以霁无瑕功力,何尝看不出他双目已渺,功力有失,已是强弩之末,与她战斗,必饮血而归。
        她不愿战,却又不得不战。
        霁无瑕似不忍一般闭了闭眼,然后慢慢拔出了泰若山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