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20

其二十
        午夜时分的云渡山,梵天、佛剑分说、儒门龙首、佛铸、四智武童等正道之人一战欲界绣色四幡与魔佛智体、恶体,双方势均力敌,久战无果。
        而在不远处林间一片空地上,三余无梦生凛对快雪时晴,誓阻波旬三体合一!
        泰若山剑出,雪色剑芒破空而至,三余听声辨位,及时侧身避过,手中羽扇化为长剑,自霁无瑕另一边攻上,同样被躲过。
        "天华怒雨!"
        "初晴融雪!"
        "浑海天光!"
        "七晴霜寒!"
        ... ...
        两人一来一往,霁无瑕不愿伤对方,而三余亦是意在阻不在杀,因而各自都有留手,一时战局僵持不下。
        然而时间一长,欲界密咒愈发急促了起来,霁无瑕不禁轻抚额头,极力压制住想取而代之的女琊意识,手上也不自觉多了几分力道,三余顿时陷入被动。
        白衣上已开了几道口子,冷汗湿了墨发,目不能视,每一招都躲得辛苦。三余感受着体力的流失,明白不能继续维持这样的局面,终于一咬牙,祭出般若剑。
        "莲影千化!"
        白莲华光晕染了整片空地,霁无瑕见状亦举剑迎上,周身数多雪花飘飞——
        "快雪晴时诀!"
        四周草叶被气劲掀起,沙土烟尘一片,两人执剑、对视、错身而过、停步。
        沙尘忽止,周围一片寂静。
        "噗!"
        三余吐出一口鲜血,身子不由得晃了一下。而霁无瑕亦捂着胸口,嘴角挂着一道血线。
        又是熟悉的眩晕感... ...三余狠狠皱眉,稳住身体。然而转过身,却感觉到一股不属于快雪时晴的、带着邪肆的气息!
        女琊!
        三余心中一厉,女琊却已不管不顾地提剑刺了过来,三余立即后退,左臂却是仍被划开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唔... ..."三余不禁轻轻一声痛哼,随即迅速反应过来,般若剑挡下第二道剑光。
        想必是鲜血让女琊凶性大发,一举覆盖了霁无瑕的意识。此刻女琊出招疾速而狠绝,几乎招招见红,三余急促地呼吸着,一身白衣已然被血浸透。
        绝不能让女琊赶到战场!
        能多拖一会儿也好... ...再坚持一下,就一下... ...
        一面躲闪女琊狂乱的攻击,一面飞快思考着脱离困境之法。本就已然残破的躯体渐渐体力不支,额顶传来的眩晕,也不知是因魂体受损还是失血过多。
        若不是继承了本体强大的意志,恐怕他早已倒下了。
        然而就在此时,听到这边动静的正色四幡中的两幡亦来到了!
        听到"参见魔佛女琊"的声音,三余心中大呼不妙,急急退了几步,身后忽来一阵厉风,三余迅速回身用般若剑抵挡,然而来者不止一人,虽挡住一戟,另外一只戟却是再来不及躲避。
        "噗——"
        "住手!"
        腹部突然蔓延开一阵剧痛,伴着冷兵器的冰凉,手中的般若剑化沙消散,三余呆立在原地,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正色两幡的戟刺中了。
        "住手!正色四幡不是应该守在山脚吗?"
        是霁无瑕的声音... ...
        腹部忽然一空,是戟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支撑,三余脱力般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沾血的青草摩挲耳畔,有风拂过,却是夹杂着死亡气息。这... ...就是吾的终点了吧?
        还真是给本体丢脸啊... ...
        不禁有些自嘲。
        "魔佛,此人乃是正道中人,若是放过他,恐怕... ..."
        "住嘴!吾去支援迷达,你们,回山脚守着!"
        "... ...是。"
        依稀听到有人靠近,是霁无瑕。布料摩擦声,霁无瑕蹲了下来,靠近了他的耳边。他听到她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轻轻道了一声"抱歉"。
        霁无瑕离开,留下正红幡和正黄幡面面相觑。
        "不可放过此人。"
        "吾也是这样认为。女琊已经走了,动手吧。"
        破空声临,或许下一秒就是与世间的诀别。然而,虽命在旦夕,三余却是反而微微勾起了嘴角。
        若是不把这两人留下,怎么... ...对得起吾"无梦至胜"的诗号呢?哈... ...
        生命的最后一刻,总要灿烂一次的。
        带血的唇缓缓开合——
        "大、梵、圣、掌!"

*******************************************

        远处的丛林间忽然佛光大盛,那一刹的圣洁光华,璀璨而温柔,似极了那人从容周旋在各方势力之间,谈笑间引人注目却温文尔雅、从容自若的模样。
        一页书猛然回过头,盯着光芒亮起的方向,瞳孔微缩,一个失神,险些被巨魔神的雷电劈到。
        这样的佛光... ...是大梵圣掌。而会使大梵圣掌的,除了一页书,就只有素还真了。
        下意识地看向四智武童,却见对方一脸沉肃,眼幕微垂,唇抿得紧紧的,眼眶似有微红。
        不愿多想,一页书闭了闭眼,强压下心中的不安,专心对战。
        此刻,嘴角挂着一线鲜血的霁无瑕冲入战场!
        "啊!不妙!" 虽早知三余既然遇难,女琊或许会很快赶来,小四还是惊愕了一瞬,然后很快回过神,第一个冲上前一阻霁无瑕。
        裳璎珞也轻喝了一声:"快!阻止他们!" 随即攻向迷达。
        "霁姑娘!"
        小四拧着眉头,话语中有惊讶,有不解。他以为她不会来的,他知道她的侠心是真,那为何... ...
        霁无瑕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目光凄然,似在控诉命运的残酷。眼中对苍生的悲悯依旧,却终是叹了口气,翻掌攻上。
        "唉... ..."
        一声长叹,是不能背信的无奈,更是己心拉锯。若失了信,何称侠心?若失了信,怎返侠心?
        小四理解霁无瑕的为难,却并不很能接受。三余的气息已然消失不见,怕是将要离开了。而霁无瑕此刻来到战场,更是让三余拼着半条命所做的一切,变得毫无意义。
        小四不禁怒从中来,等平静下来,却是无止境的悲痛。
        为那一袭白衣而悲。
        不顾性命的努力只换来这样的结果,你,如何忍心... ...
        双方激战片刻,却见小四突然被霁无瑕震退了!
        小四惊叫一声飞出,随即很快反应过来在树梢一蹬向霁无瑕攻来,却见,绣蓝与绣红两幡冲上前牵制住小四,霁无瑕也乘机跃身而去。
        "霁姑娘!"
        不及反应的变数映入众人眼底,欲阻已迟——
        三体合一,登时,万丈邪光冲天而起,无数诡异飓风席卷了整个云渡山,草木皆伏,生息俱灭,波旬,再临!
        波旬极招出,做寇才子、雁如鸿、九天凤等人瞬间殒命!
        四色幡旗攻上,屠戮,只有屠戮,豁命一战,却挣扎不过残暴下的生死线。死前的最后一眼,是波旬仍在世间为恶的事实。
        劫火、灾雷、魔佛威,交织一片炼狱残景。
        凭恃不死之身的龙宿舍命诱导巨魔神离开战场,一页书、佛剑、四智武童、裳璎珞、阙声云舵直面波旬!
        而远在罗浮丹境的那个人,右眼皮突然跳了一下。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