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22

Oooooooooooooc

其二十二
        "... ...无梦生?!!"
        鷇... ...鷇音子?
        身躯即将消散之刻,依稀听到熟悉的呼唤声。三余几不可查地动了动嘴角。
        逆时计已然快将他的一身功体回溯殆尽,心口痛得麻木,腹部的伤口血涌不止,现在的他,几乎连动一动手指都觉得勉强。
        真是狼狈啊... ...
        他知道,他要离开他了。
        身体被轻轻抱了起来,靠着那人的胸膛,三余感觉到鷇音子的身躯止不住地在颤抖。
        颤抖... ...
        这样的慌乱、不能自制,全然不似平日睥睨红尘的冷静啊。
        是为他呢... ...
        鼻尖突然酸了起来。
        "鷇... ..."
        刚欲说点什么,却被一声带着颤音的 "对不起" 打断了。
        三余闻声错愕,那个沙哑的声音却是抖得越发厉害。
        "对不起... ...我来晚了... ...对不起... ..."
        对不起,为私心想要你陪在我的身边,而绊住你离开尘世的脚步,让你蒙受此劫... ...
        对不起,我擅自将你留下,却没能护你平安... ...
        对不起,三余... ...
        吾后悔了... ...
        三余怔怔听着,一遍又一遍的 "对不起",响在那人的口中,亦响在自己的心上。
        这个声音... ...是鷇音子?那个一向冷漠淡然的鷇音子,为什么... ...会有这样的声音?毫不掩饰,亦或掩饰不住的悲痛与... ...悔恨。
        不是他的过错,他又何苦自责... ...
        那人,不该如此啊。
        心脏处忽地蔓延开另一种疼痛。那样的仿佛钝刀磨过一般延绵不绝的痛感,甚至盖过了逆时计反扑的噬心之痛。
        眼底浮现片刻湿意。
        三余吸了一口气,压住心头酸涩,费力地一个字一个字道:"鷇... ...音... ...抱歉,吾... ...没有遵守承诺。云渡山之战... ...必败... ...吾... ...不能... ..."
        滴答——
        清脆地一声,突兀地止住了未出口的话语。
        三余突然张大了眼睛。
        白衣人那张永远淡淡微笑着将苦难寄与清风明月的脸上,首次出现了能称得上"震惊"的情绪。
        他半透明的脸上有一滴泪,顺着脸颊滑落,一直流到嘴角。他下意识地伸出舌尖,那透明的东西,很苦,很涩。
        是鷇音子的。
        他知道,他要失去他了。
        抑制不住的悲伤,终于化作晶莹溢出眼眶。
        那是——丹华抱一鷇音子,作为化体短暂的一生中,唯一一次落泪。
        那以后,即使手下罪恶棺椁百婴啼哭,即使攀上刀梯引得血色尽染,即使四肢俱废,即使天火焚身... ...
        再多的即使,遭受再多的苦痛,也没有人见过泪水这种东西出现在这个人的脸上。
        从未想过这样一个人也会流泪,三余不由惊愕,心上疼痛加剧,更多的却是不知所措。全身虚软无力,却是尽力伸出了手,摸索着探向那人的面庞,试图抹去其上的一行清泪。
        刚触到鷇音子的脸,手便被一把握住,贴在那人的脸颊边。感受着鷇音子颤抖的呼吸,三余一时默然。
        两人的手交叠,十指相扣,鷇音子紧紧握着三余已渐透明的手,指节因用力而泛白。
        仿佛这样紧紧握住,那人就不会离开了。
        寂静中,心跳声逐渐重合。
        三余静静地靠在鷇音子怀中,兀自回忆。很奇怪的是,明明神智已经因为即将消散而有些模糊了,脑中闪过的那一幕幕过往,却是清晰依旧。
        两人初见时那一吻;   烽火地坑内那人失了平日镇定的呼唤;   知道他要化出小四时的黯然;   自己耍小性子时那人的宠溺;   地狱变逝去时的感伤与怅然... ...
        还有此刻,虽然看不见,仍可以想见那必是一个强自压抑着悲伤的表情。
        如此,压抑自己... ...是了,这个人从一开始不就是如此?
        并非无情,不过强作无情。
        不禁有些许悲悯之感。对那人。
        时间在沉默中流淌,四周无风,草木皆静,似不忍打扰这一幕。
        不知过了多久,却是鷇音子先开口道:"抱歉,是吾... ...失态了。"
        三余闻声亦回过神,顿时逆时计作用产生的痛楚再度袭来,身体微僵。咬牙压下痛哼,此刻,心中一片清明。
        "吾... ...并非不信你,但如今形势,还不到你入世的时机。所以... ...能去助战的,就只有吾了... ..." 强撑着一口气说了这许多话,三余忍不住重重咳了几声,声音有些撕裂,鷇音子的手不禁又紧了几分。
        三余深吸一口气:"逆时计... ...吾之功体已所剩无几,不能... ...再任其消耗,所以... ..."
        "我知道。"
        "... ...什么?"
        "... ...吾明白。你去吧... ...这个武林... ...吾会替你扛起来。"
        三余的眼转向鷇音子的方向,一时无言。
        尽管三余的双眸早已失了神采,但鷇音子却真真切切感觉到了一道熟悉的温和目光在自己的脸上游离,仿佛要记住什么。
        鷇音子全身一颤,几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嘴边,有什么东西几乎要脱口而出。
        你说最不可信者是自己,那为何烽火地坑内却又那样放心?这些日子里,你对我表现出的那些,究竟几分真几分假?
        你对我到底存有什么种的感情?
        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
        你到底明不明白,我对你... ...
        你... ...
        那许多来不及出口的问语,在心中激荡着,声声回响。
        已说出的话,同样在对方心里,掀起了一片波澜。
        那人说,这个武林,他替我抗起来。
        这不是身为素还真化体的任务,这是,丹华抱一鷇音子的选择。
        耳边响起在鼎中那日听到鷇音子与地狱变的对话。那人淡然却坚定的语气:"吾的路,是吾自己选择。"
        三余突然扬起了嘴角,绽出一个释然的微笑,笑得轻松,晃了鷇音子的眼。
        "那... ...就交给你了... ..."
        三余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仿佛在这一刻,终于放下了什么。
        撑起身躯,用最后一点气力转过半个身子,三余伸出只剩些许轮廓的手,虚抱了一下那人。
        感觉到鷇音子的身体突然僵硬,三余轻轻笑出了声,将下巴抵在那人肩上,眼微微眯起,神情满足得像一只偷了腥的猫。
        最后一刻了... ...就让吾,放任自己这一回吧... ...
        偏过头,将唇贴在那人耳边——
        "无梦生喜欢鷇音子... ..."
        有气无力的声音是那样轻,仿佛根本不曾出口过。
        可鷇音子听到了。
        他呆呆地跪坐在那里,目光渺远。
        这就是答案了... ...
        怀中人所说,是他一直隐隐渴望,但从不敢奢望的... ...
        苦笑。
        为何要到最后一刻,在吾已经要绝望的时候,又给吾希望... ...
        无梦生,你其实很任性啊... ...
        肩上有了些许湿意,先是温温的,然后渐渐转凉。
        鷇音子不禁闭了眼。
        是为何呢?
        呐,无梦生,此刻... ...你又是为何而悲呢?
        不敢回头,不敢看三余流泪的模样。
        三余指尖微动想要擦去眼角的水痕,却是抬不起手。
        意识已渐迷茫,无力地靠着鷇音子的身体,三余只觉得眼前的黑暗被一层更加暗沉的暮色一寸一寸覆盖,如同落幕。世事如戏一场,正剧还在上演,属于他三余无梦生的这一幕却已经结束。
        感觉到那人的身躯软软地下滑,鷇音子收紧了手臂,垂眸,敛去眼中那一抹悲戚。
        耳边传来谁的呢喃。
        "不要老皱着眉头... ...很难看的... ..."
        那人的话中带着些许难以察觉的哽咽,声音愈言愈轻,若蚊低语,最后几个字几乎无声。
        随即——
        手中忽然轻了。
        鷇音子瞳孔猛然缩紧,手上慌忙用力,却是一空。
        身体当场冻在原地,鷇音子定定地看着前方,眼中动荡难息,脸上竟似现出了几分绝望的死灰色。
        "噗" 地一声,鷇音子身子一倾,吐出一口鲜血。
        怀中人影不再,余光扫到那件素色衣袍,鷇音子反射性地闭了眼,不忍看那人遗物。尽力不去多想,脑中却是不断浮现三余的面容。
        无论做什么,都掩盖不了故人已远的事实。
        窒息般的疼痛铺天盖地般袭来,压得鷇音子几乎要喘不过气。他全身都在颤抖,眼中神色难辨,失了血色的唇抿得固执。一只手紧紧攥着白衣,另一只手似要挽留什么一般僵硬地举在空气里,指尖却只能触到些许流风。
        半晌沉默。
        眼前,如走马灯一般,光暗交织。
        初现世,感应到那人身陷时劫之危,一路行到非马梦衢时,周身感觉到那人温和的气息,那个瞬间,心跳的失常。
        那时候鷇音子想,就是他了。
        裂缺峰顶,那人口中伤人的话语,将自己渴望的理解与隐隐约约的情感全数打碎,他第一次失了冷静... ...
        烽火灼灼,夜寒风冷。地坑内,那人以命相搏,满头皓发一夕化为墨痕。那时的他,心痛之余,竟有些许羡慕。他永远做不到这般,为求一胜赌上自己的性命。
        迷达拦路,他压抑住自己赶去帮忙的冲动,施法逆天改命,让北狗和宫无后前去,为那人争得一线生机。
        梦衢内,那人一口血喷出,命火熄灭,时间将尽。殊不知,远在罗浮丹境的他已将一切看在眼里,那人所承受的一切,他亦感同身受。
        不顾一切将那人救回,没有人看到,看着那人昏迷中苍白面容时,他眼里极力隐藏的心疼与恐慌,看到对方醒来时,他脸上那一瞬的狂喜。
        怕失去他。
        再然后,便是那一日,木楼后,竹林间,碧潭边上,清冽琴声泠泠,丹霞渐冷箫音。
        魔佛波旬复出、天机谶现世、地狱变身殒、妖界易主... ...
        云渡山战声再起,他早该想到,那人一定会去。
        一意尘寰,一念苍生。
        他是三余无梦生啊,那样骄傲而又心系天下的一个人,怎会允许自己在正道势危时袖手旁观、在众人奋战之时悠然度日呢?
        即便双目已渺,心魂有失,他也要为这个尘世,流尽最后一滴鲜血,绽放最后一刹光华。
        如今,他终于没能留住他。
        这一刻的痛,刻骨铭心。
        成全了你不忍见世间众生受苦的悲悯心情,却是留下自己,夜空下、红尘间,独自品味这多少哀恸。
        至此,沧海无梦。
        "我也... ...喜欢你。鷇音子喜欢无梦生... ...鷇音子喜欢无梦生... ..."
        梦呓般的话语,散在这一方草地间,无人知晓。
        那人在时,他说不出口;   待他终于说出口,那人却听不到了。
        此生无期。
        空余遗憾。
        是夜,星月隐入云间,夜空中不见半分光明,万物都蒙上了一层惨淡。
        淋漓声起,是雨。雨落无情,冲得战场上肆虐的痕迹不辨,却冲不去人世间的悲欢离合。
        仅能堪堪掩去悲痛之人眼中的酸涩。
        豆大的雨滴,敲打在草上、身上、心上,如针刺一般。
        鷇音子茫然地看着前方,被雨水清洗着的一切,他想,或许是日月也知道那人终于离开,因而此刻,天地同泣。
        怀中余温渐渐褪去,鷇音子就那样怔怔地半跪在草地上,一动不动。全身被雨水打湿,冰冷刺骨,却是仿若未觉。
        怎会有感觉呢?他只觉得,心脏痛得已经麻木了。
        直到云渡山杀伐声远,雨渐停,天色泛白,周围一切被初阳浸染,鷇音子眼中才缓缓出现了焦距。
        这带着希望的阳光,此刻,却不能带给鷇音子一丝一毫的温暖。
        草叶在赤色朝阳照射下变得暗红,鷇音子目光扫过,不禁闭了闭眼。
        眼前闪过那一日在裂缺峰顶,那人吟着 "三非焉罪?无梦至胜" 的诗号踏风行来时,他远远看到的那一双带笑的眼。
        不愿再多想,鷇音子缓缓站起,在原地静立了片刻。转身,还是那个世事一切淡然处之的丹华抱一鷇音子。
        平静地飞回罗浮山。
        从今以后,再没有人能从这张淡漠的脸上窥得他内心的一丝一毫。
        一切都与来时一样,只除了... ...
        手中那件染血的白衣。

评论(1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