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巍澜】肠胃炎-下


书剧结合背景,时间线在斩魂使掉马后
主急性肠胃炎+一点点贫血,怎么爽怎么写,自娱自乐
设定斩魂使并不能用黑能量救人命or给人治伤
oo到没有c
————————————

       赵云澜清醒过来时已经是下午了,他翻了个身,被结了霜一样的瓷砖冰得一个哆嗦。
       头很痛,太阳穴有挤压感,他一坐起来就感觉头晕眼花,差点又倒回地上。摸了一把额头,烫的。
       好在胃里的动静似乎在睡了这不大舒服的一觉之后已经偃旗息鼓。赵云澜从地上摇摇晃晃地爬起来,头差点磕到洗手台,看到水池里还残留着一小片已经干了的血迹,赵云澜拧开水龙头把它冲掉了。
       从洗手间爬出来发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雨,好在不大。赵云澜晕乎乎地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这个样子完全有理由请病假,于是理直气壮地摸了手机钱包就往外走。
       快到门口时还眼前一暗,整个人往一侧倒了一下,差点栽进盆栽里。
       生活不易,澜澜叹气。
       拎了挂在衣帽架上的外套,赵云澜表情不变地直奔大门。
       祝红还在划水,突然听到身后一阵脚步声,吓得立即爆手速关了网页,一抬头看到赵云澜大步往外边儿走,根本没注意她。
       “老赵你去哪儿?”
       赵云澜头也不回:“早退。”
       “……”
       郭长城小心翼翼地打着圆场:“赵……赵处今天好像有些不舒服……”
       祝红却已经追了出去,“外面下雨呢,你带没带伞?”
       赵云澜已经走进雨里了,闻言停下脚步,“多大点雨,我一大老爷们没关系,你小姑娘才要注意别淋到了。快进去吧。”然后转身走了。
       祝红停在特调处门口,盯着他的背影直到看不见,才轻轻叹了口气,有些女人的忧伤。
       忧伤的祝红转身刚想走回办公桌,听到外边雨“唰”地下大了。
       祝红:“……”
       刚走过一条街的赵云澜:“……”
       高烧不当回事儿的赵处长狼狈地躲到了路边咖啡馆的屋檐下,看天暗沉沉的样子,这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想打个车,结果缩着胳膊等了二十多分钟,过去的四辆车都是有人的。
       今天出门大概真的没看黄历。
       赵云澜晕得视线有点缺雨刷器,他甩了甩脑袋,把手机等放进防水外套贴身的口袋,深吸一口气冲进了雨里。
       跑了没两步,雨“哗啦”下得更大了。
       赵云澜:“……艹。”
       虽然大衣能挡些雨,但雨水还是从脖子等地方灌进了里衣,冷而湿。赵云澜把冻得发青的爪子揣在口袋里,整个人从情不自禁哆嗦,到后来几乎麻木了。
       湿、冷还好说,主要是发烧又淋雨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转过一个路口,明明胃里已经空无一物,压抑了许久的呕意还是翻起了风云,赵云澜身体一晃,踉跄到路边撑着一棵树干呕起来。呕完直起腰,眼前又是发黑,他靠着树仰头尽力平复着。察觉到危险的困意,赵云澜心说离家还有两个拐弯要晕也不能晕在这儿,往已经泛了白的唇上咬出了一片清晰的牙印,感觉清醒一点,又晃晃悠悠继续往前走。
       走进楼里的时候,赵云澜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他一会儿想着自己风里来雨里去的镇魂令主生个病竟然搞得跟办个案子生离死别一样,一会儿又想沈巍大概还在学校没回来,又笑出声,“幸好他还没回来……”声音越说越模糊。
       爬了两层楼梯,赵云澜晕得趴在扶手上喘气,目光反复散开又聚起,他自己都不记得后来是怎么上去的。
       等赵云澜又恢复思考能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坐在沈巍家门前,他费力地回忆为什么不进自己家,然后想起来早上出门时钥匙又搁在鞋柜上忘记拿了,大庆又不在,导致他有家不能回。于是他转攻了沈巍家,但门铃按了几次没有答应,估计是还没回。
       迷迷糊糊感觉胃又在疼,赵云澜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冷的,全身都不能自制地在抖,但他自己反而没觉得多难受,就是晕得厉害。
       彻底失去意识前赵云澜想:沈巍你再不回来就没人敢追斩魂使了……
       ……
       于是就有了开头“沈教授家门口捡特调处处长”那一幕。
       沈巍二话不说直接把赵云澜抱进了家放到了沙发上,雨水滴、浸得到处都是,向来好洁的沈教授却看都没看。
       赵云澜里外全湿透了,沈巍把他的外套扒下来,进房间拿了条毛巾给他擦脸。赵云澜唇色惨白,即使雨水打湿还是有干裂的痕迹,脸颊飘红,沈巍手背贴了一下他的额,滚烫滚烫的,露在外面的手脚却冰得吓人。
       沈巍的脸色暗沉得可怕,一片山雨欲来。赵云澜这个样子,绝对已经烧得超过四十度了。
       从沈巍看到他开始,赵云澜一直是蜷起来的状态,一只手横在腰腹间,沈巍试着把他放平,但稍一动赵云澜他就闷哼了一声,似乎很痛。
       沈巍吓了一跳,弯下腰细细检查。其实看赵云澜面白如纸,眉间一道褶子,脸上全是疼出来的虚汗,不用想都知道这不省心的肯定又吃喝无度把自己作得犯胃病了。沈巍的牙关咬紧了,又是气又是心疼,想着我把你当宝,怎么珍惜爱护都嫌不够,你又把自己当什么?就这么不知道爱惜自己?
       斩魂使活了几千几万年,自觉不曾怕过什么,唯有对上这个人常常失了理智。这下险些怒火攻心,好在他压抑隐忍惯了,几个呼吸后,暴虐的气息就收了回去。他又看了一眼赵云澜苍白的样子,强迫自己别开脸,伸手缓慢而坚定地把赵云澜堵在胃上的手放了下来。
       沈巍轻轻掀起赵云澜的衣服,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赵云澜胃疼起来总喜欢拿东西去压,这次也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腹部一大片青紫,他轻轻一按,就见赵云澜小声呜咽了一嗓子,整个人都缩了一下。
       沈巍站直了,把有些不稳的手背到身后。他心疼得快要炸开了,却只能不动声色地平复着惊涛骇浪。
       他从柜子里翻出医药箱,拿了个药膏出来,指腹抹了一层后往赵云澜腹部揉,给他化开瘀血。
       赵云澜很快给痛醒了。这人也是奇怪,没意识的时候疼就会叫出来,醒来了看到沈巍给他涂药,倒是一声不吭了。沈巍这回有心想给他点教训,手下就更带了几分力道。
       其实对赵云澜而言,痛还好说,主要是他肚子那块儿怕痒,表情扭曲了半晌终于憋不住了,讨好地扯住了沈教授的袖子:“大人,您能不能行行好轻一点?我一个凡人实在比不得您钢筋铁骨三头六臂……”
       越说越离谱,死性不改。沈巍硬起心肠不理他,赵云澜真痛得难受时是不会说的,这样子一看就是还没尝到苦头。赵云澜夸张地鬼哭狼嚎了一通,看到没用也就安静了。
       沈巍揉了一会儿感觉不对,赵云澜的肌肉有些僵硬,他一抬头,发现赵云澜紧皱着眉,像在强忍着什么。
       “……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沈巍眼尖地看到赵云澜一只手不显眼地藏在身旁阴影里,扯过来一看,拳头握得死死的,青筋都爆起来了。
       “赵……”
       他没来得及再问,赵云澜突然表情痛苦地甩开他的手,伏在沙发上吐出了一口鲜红的血。
       “赵云澜!!”
       沈巍魂飞魄散,赵云澜睁着的眼睛茫然无焦,瞳孔涣散,显然已经再次昏迷。沈巍强作镇定地扯过座机拨了成医生的电话,简单描述症状,成医生表示很可能是急性肠胃炎引起了胃出血和高热,需要立即就医。
       ……
       至于赵云澜紧急住院后,特调处的鸡飞狗跳、斩魂使的怒火云云,就都是后话了。

end.
————————————
写得有点爽

评论(41)

热度(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