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朱白】失眠(不虐身全程尬慎入……)


这篇其实是刚看完快本那几天就写了的,但当时很多细节没写好想改没改……
后来看bygg各种访谈啊之类的对他了解更多,再回来看觉得真的是ooc到不行,如果要改估计得全部删了重开……
后来规想算了,就这样发上来先混个更(诶诶?),回头再删掉好了……

rps预警,不上升真人!
私设两人都单身
没咋虐身……一些小伙伴不用再下翻了orz
————————————


       白宇不是个会失眠的人。
       从小学到高中,像任何个普通的男孩子一样,他调皮但没闯过大祸,不爱学习,但也不会掉队太多。
       在访谈里他也说过,直到大学他受到一些质疑,开始觉得该给父母长长脸、作为一个男人该有点真本事来证明自己了,他才真正开始说努力。
       娱乐圈的路不好走,上学起,加班加点就是常有的事,尤其当真正踏入这个圈子之后,睡眠成了一种奢侈。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会失眠的人。
       一是他生来心宽,天大的紧张焦虑,最终总能找到方法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知道睡眠的重要,知道怎样才能更好的解决问题。
       二是,睡眠的确是一种奢侈。进了这个圈子,数不清的事情总能把行程排得满满当当。像拍戏就是最折腾人的,最忙的时候三四十个小时合不了眼,一个星期睡不满二十个小时。因此三分钟入睡几乎成为他合眼后的常态,又谈何失眠。
       一年多前,《镇魂》让白宇认识了朱一龙。
       接了剧本,刚看完原著时,两个人都不会想到有那么一天。
       从化妆间简单的问候开始。
       白宇开朗活跃内心柔软,朱一龙不善言辞腼腆慢热,多么不一样的两个人。
       他们在同一个人房间里讨论人物和剧情到天亮,然后他洗把脸,穿着背心短裤就好汉一条走去化妆间找龙哥要自己的早餐;
       他们在沙发上窝在一起,休息着休息着就动起爪子,龙哥没事儿就喜欢摸赵云澜玫瑰花的刺,白宇也乐得,想,沈巍手凉,可龙哥的指尖是暖的;
        沈巍拍着失了镇定的赵云澜的背,白宇给淋了雨的朱一龙盖毛巾递姜汤;赵云澜挥刀劈向锁着黑袍使的锁链,朱一龙给对台词到睡着的白宇盖上毯子。
       他们在戏里戏外对视,在镜头前后交集。
       都是男人,顾虑没有和女演员搭戏时那么多,相应的,两人身体和心理的接触也就更多。
       而感情就在开机到杀青这短短三个月里迅速发酵、升温。
       两个人都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
       其实……也许也并没有,或者还没有达到那种程度。白宇自己感觉里就是,同性间的“朋友之上,恋人未满”。
       两人都没有戳破。
       拍完镇魂后也有一年左右没常联系,原以为这感情也能放下,但镇魂播出后接踵而来的各种访谈之类又让两人有了更多接触机会。
       有时看到cp饭在两人的采访里扣的细节,如“为什么两个人总是晃着晃着就粘到一起去了”之类的,白宇也不知说什么好。
       录制完快乐大本营的那天晚上,两人回到酒店已经是深夜,好在因为一些原因,白宇第二天早上的安排被临时取消了,他可以多睡几个小时。
       这几天太累了。路上的时候白老师朱老师就双双在车上睡了过去,白宇感觉自己简直是飘着回到酒店,凭意念洗完的澡。
       白宇带着一身疲惫躺上了床,他知道今晚是很难得的、他勉强能有足够睡眠的一晚。
       然后他失眠了。
       这么多年,第一次尝到困得要死却死活睡不着的滋味。
       夜很深了,白宇闭着眼,呼吸均匀,被子随着胸膛起伏而小幅度上下,看上去像已经睡熟了。但白宇自己知道,他现在脑子里清醒得很,一点睡意都没有。
       他不断回想起白天,快本前、快本中、快本后的场景:沿路看不到头的粉丝群、台上台下的尖叫声、大型合唱《时间飞行》……
       还有几乎没出过自己视线,走到哪儿都能一眼看见的朱一龙。
       白宇翻了个身,从侧躺变成了平躺,他直勾勾盯着天花板看了几分钟,“腾”地一下坐了起来。
       看了眼手机,时间离他洗完澡已经过去了快一个小时。
       生活不易,白宇认命地叹了口气。
       既然睡不着,白宇索性下了床,开了个小台灯,随便把搭在椅背上还有点点湿的浴巾披在身上往小沙发上一坐,开始翻正在拍的那部剧的剧本。
       但其实这厚厚的一本他已经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打印的字旁边全是密密麻麻的黑的红的蓝的笔记。
       他眼睛看着纸张,却突然想起来之前的一事儿。
       那天他趁着赶场的间隙看了几个镇魂的花絮,有一个地方,他和朱老师休息时间用代步车转圈圈,在花絮里被加了粉红气泡的特效和星你的bgm,白宇一个激灵。
       他知道这可能算“官方卖腐”,但他还是有种秘密被人窥到了一角的感觉。
       然后到地方了,他就先关了视频,调整好心态参加访谈录制。
       晚上又是很晚才能睡,他却莫名其妙一直惦记着白天没看完的花絮,硬是掏了手机出来,就看到了后面,他在躺椅上睡觉被龙哥偷拍。
       白宇心说这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回忆了一下想起来跟玩代步车被拍是同一天,短暂的休息时间,他跟龙哥在躺椅上休息,他还抱着大庆。他跟龙哥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皮,不是很扯但是很皮。
       主要都是他在说话,黑猫团在腹部暖暖的,龙哥又很安静,他渐渐就迷糊了。
       他闭着眼,模糊听到有人走进,应该是工作人员来把猫抱走,然后一只手伸了过来非常轻柔地握住了他搭在猫身上的手,极缓地挪开。
       握着他手的触感异常熟悉,掌心微微有汗,似乎紧张得很,但握得很坚定,大庆被抱走了都没有立刻放开。
       白宇想:要命。
       然后他恍惚忆起,赵云澜好像也说过这两个字。
       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又握了一会儿,甚至拇指在他手背上轻轻摩挲了一个来回,才小心翼翼地松开了。
       白宇又想:赵云澜当时睁眼了。
       而他最终还是没有睁眼。
       两层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白宇眯了下眼后猛然睁大,瞪着卷起的剧本上认不出意思的黑色小蚂蚁,死死盯着,好像这样他就能把心思转移,不要再想别的。
       可他眼前依然是跟龙哥击掌说“你看我刚才踩那个气球balabala”的场景。当时龙哥着看他,笑容里带着一点点无奈的宠溺,就像几个月前某个场景里,沈巍回眸看着赵云澜,眼神深而专注,一眼万年。
       然后他想起他踩气球时余光偶然看到的,安安静静浅笑着一直看着自己的朱一龙。
       半晌,他叹了口气放下了剧本,默了两秒,又转头看向窗帘。
       他也不知道窗帘有什么好看的,但他合不上眼,总得看些什么。
       他又想,朱一龙有什么好呢?
       各种活动里自己跳脱的声音从脑海里传出来——
       “龙哥最帅!”
       “对,因为我得保护他,这件事情我……很难。”
       “第一感觉肯定是喜欢沈教授,又有超能力,长的又帅,又懂很多知识,又温柔体贴……”
       “对这个cp感我没什么概念……对……唯一让我觉得最有cp感的是朱一龙,是龙哥!”
       ……
       摸了手机出来,解锁又黑屏,又扔到一边。白宇走过去拉开了窗帘,开门,走上了阳台。
       阳台每两间房是连着的,他的眼睛不受控制地瞥向隔壁。
       朱一龙的阳台门紧闭着,窗帘也没有缝隙,外人看不见里边的情况。白宇莫名松了口气,走到了阳台边。
       难得夜里一个人静静靠在阳台的栏杆上望着深夜也依旧明亮的灯光明灭、车流来往。心里有点好笑,夜里不睡觉站高楼上俯看城市夜景,怎么像中二病时期的失恋小男生一样……
       看着看着,他开始哼《地星撞海星》,哼了两句又停了。
       他又走回了房内,因为长沙的夏夜蚊子有点多,他感觉腿上已经被咬了。
       关上阳台门,窗帘合拢,他又想叹气了,然后发觉自己今晚叹得有点多,又憋了回去。
       原来太长的夜晚,让人这么容易心乱。
       他从沙发上拿了手机,把自己砸到床上,翻身,仰躺着过了一会儿,他点开了手机,翻开通讯录,直接找到了朱一龙。
       他想:我想听你的声音。
       他没有点通话,只是把手机举高,就这样仰面看着屏幕上“龙哥”两个字,在心里默无声息地咀嚼。
       快乐大本营录完后,白宇和朱一龙站在楼上,全场粉丝大合唱《时间飞行》,朱一龙拿了个扩音器跟粉丝道别。
       他原本一直笑着在看粉丝们,耳朵突然听到一句:“……我和小白……”
       白宇表情不变,只有眼睛突然连眨了几下。
        也许是刚才走来走去,躺着看手机让他有点犯晕,手松了一下,手机立刻砸了下来,白宇“嗷”了一声,捂住了鼻子。
       手机有点重,砸得有点狠,所幸没有出血,他皱着五官捡起手机,然后发现刚才被砸过程中可能碰到什么键,电话已经给隔壁朱老师打过去了。
       手机:“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候再拨……”
       白宇:“……”
       他立马手忙脚乱地想取消通话,这时,“正在通话中”的女声不见了,变成了接入的“嘟——”。提示音仅响了一声,就变成了熟悉的温和男声。
       “白宇?”
       白宇:“……”
       朱一龙又问了一声:“白老师,怎么了?”
       白宇搓了两把衣角,无意间摆出了一个标准的“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我……我不小心给拨错号了,抱歉抱歉……龙哥你这么晚还没睡啊?”
       朱一龙:“……你不是也没睡吗?”
       虽然说“打错了”,但两人都没有挂。
       白宇本想再解释两句,或者像平日里一样,说点什么调节一下气氛,但听着对方沉稳的呼吸,不安分的心跳也逐渐合了节奏。
       刚才他在通话中,是和我一样一直没睡吗?还是被电话吵醒了?
       他和我一样,在听对方的呼吸吗?
       乱了半个晚上的心曲安静了。
       一片沉寂。
       估摸着过了一万年,巍澜都赴约了,才听到对面朱一龙有些犹豫的声音,“那……你早点休息?”
       白宇安静了两秒,然后像才反应过来一样“诶”了一声。声音稍微大了点儿,两人都是一愣,然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知道了居老斯。你也是。”
       白宇放了手机,带着自己也没注意到的一抹柔和的笑,感到一种满足安抚了他的心脏。
       他四仰八叉地卷了半边被子,闭眼。这一次,他很快睡着了。




end.
——————————————
感觉挺ooc的
写的时候好像把哥哥写得有点弱甚至有点忧郁了,而且热情活跃,最重要的是白宇那种朴实坦然的感觉,完全没有……
好在访谈里哥哥说过他对不熟悉的人也会有点点冷有距离感,一个人的时候也会比较安静……(非常强行

评论(13)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