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巍澜】焰色反应(1~3)

病弱澜注意

#he/be看理解#

题目瞎取的
又名《死亡证明:霸道总裁爱上我》

医生巍X总裁澜,医患向有注意避雷
脑洞流,书剧结合+私设如山
ooc都是我的锅
————————————

-1-
       沈巍是在病历本上第一次看见“赵云澜”这三个字。
       打120送来,喝酒喝的胃出血。
       从病历上看到,这人本来就有消化道病史,胃不好还喝到这个地步,纯属自作孽不可活。
       见多了生死间的来回拉扯,医生通常极不喜欢两种病人:活得不走心把自己身体当花姑娘糟蹋的,和求生欲离家出走西天取经的。
       这两种人本质上共性显著,大抵是有些人如何拼死挣扎才勉强留住的生命,在有些人心里却无足轻重。
       不过敬业温文如沈医生向来不把个人情绪带入工作,走出办公室时的表情与平时也无甚区别。
       病人据说灌了几斤干白如同灌白开水,简直把自己当花在浇,或者说烧。本来胃就带顽疾,症状起来得急而猛,沈巍还以为会看到诸如——抱着胃恨不得蜷成一只被熊孩子撒了盐的蜗牛——此类凄凄惨惨戚戚的常规操作。
       不过赵云澜看起来反而像陪着司机来看病的。他从救护车上潇洒地大步跨下来,脸色跟粉擦多了一样白,眼下挂着半圈淡青,但更像是不良少年在网吧通了个宵而不是因为病痛……他甚至还有心情撩妹。
       沈巍远远看到时,赵云澜刚说了什么,离他最近的那个小护士脸上一红偏过了头。
       一点不像来看病的那位仁兄被众星拱月着走到了楼梯口,沈巍脚下的步子便没再往前,像是不想给那边自带的春天气息罩进去。还没有过交流,心里先给这只花孔雀盖章了“轻浮”二字。
       而赵云澜云淡风轻取次花丛,余光突然扫到一个穿白大褂的身影。
       他深黑的瞳移向这边,头也随之偏出慵懒的四分之三侧脸,从沈巍的角度,正好看到他被身后的光线晃出一个修长的轮廓,下意识眯起了眼。
       一个在房间门口,一个刚刚上楼,两人的目光交织过医院汹涌的人潮。
       赵云澜的瞳孔突然急剧地缩放了一下。
       ……这个人给他一种惊人的熟悉感!
       只是看清了他的眉目,赵云澜却直觉“自己分明还了解他更多”。耳畔恍惚响过一句“你来了”,他的唇和心同时一颤。
       似有某种血浓于水的感情,穿过千万年的遗忘风雪瞬间击中了他的心。
       他踏前一步,全身的血液都因这莫名汹涌的悲喜交加而震荡,脑中一个声音叫嚣起来——
       “他是谁?他是谁!”
       赵云澜的眼睛亮得出奇,沈巍看在眼里,不由一怔。
       然而那如炬的目光闪了一瞬便收了回去,沈巍险些以为是自己一个晃神的错觉。
      
-2-
       这位赵云澜赵先生,就差背上没贴着“行走的高富帅”标签了,被几个同样西装革履的人护着从救护车上下来,一路的姐妹们皆是侧目。
       胃也是老毛病了,赵云澜在车上就驾轻就熟地呕了几次,都带红,视觉效果惊心动魄。
       旁边的人吓着了,赵云澜自己倒是淡定得很,按着胃指挥同事帮他挂号,还顺口安慰了一下旁边的妹子。
       然后一转头看到了那个医生。
       他就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微蹙起眉,极好看的一双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礼貌的不赞同。
       赵云澜确信自己过去的二十多年从未见过这个人,但这个画面让他无法遏制地产生了一种近乎刻骨铭心的怀念,即使只有一瞬就被疑惑取代。
       好像很久以前,也有个人目光里常含着微妙的情绪,眼瞳只倒映一个人。
       或许胃真的是情绪器官,刚才还觉得尚可忍受的疼痛突然剧烈起来,赵云澜脸色一白,一声不吭地捂着胃微倾了半身。
       沈巍敏锐地觉察了,皱起了眉,快步上前撑起赵云澜的胳膊,感觉到他整个人都在轻颤。
       刚才对视那一眼,赵云澜近乎失态的情绪爆发沈巍看在眼里,他表面波澜不惊,无数记忆片段飞快划过脑海,确认对这张脸这个名字确实没有一丝一毫的印象。
       眼下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沈巍伸手按了一下赵云澜的腹部,胃里积了瘀血,硬得像块铁板。赵云澜没有防备,被他一碰,忍了多时的一声闷哼就漏了一半出来,另一半又给逞强地咽了回去。
       沈巍听见了,心里微微一动。
       沈医生看着斯文,手劲却异常大,赵云澜好歹是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被他扶得稳稳当当。
       正好赵云澜的同事已经帮安排好了手术和住院走了过来,沈巍轻颔了首,扶着人走了。

-3-
       术后,赵云澜留院观察。
       已经入了夜,沈巍沿着一间间病房走过来,赵云澜的房间里透出一道柔和的光。
       沈巍推开未关紧的门时,正听到里边小护士的声音,“……刚开了刀,你怎么不好好休息呀?工作不能先放一放吗……”
       沈巍一顿,想起先前好像听到送赵云澜过来的那些人叫他赵总。
       “不碍事儿,反正也睡不着。”
       声音带着惯常的一丝笑意与漫不经心。
       小护士正给他换了瓶水挂着,脸上还有点红,看到沈巍进来,忙道了声“沈主任”。
       沈巍点点头,小护士端着盘子出去了,他这才看清了病床上的人。
       赵云澜裹着被子靠在床头,身后垫了枕头,宽大的病号服更显出身量单薄,腿上放了台手提电脑,键盘上扎着针的手血管分明,指腕却藏着力道。
       他随沈巍进来的动静看了过来,眼神淡淡地带了点探究。
       两人安静对视了几秒,赵云澜先柔和了眼角笑了笑,嘴边的字句兜兜转转,最后只出来一句最简单的,“沈医生?”
       沈巍好像才回过神来,掩饰性地推了下眼镜腿,拉过床边椅子坐下开始记录术后反应。
       眼镜框从正面遮挡了很多,赵云澜这才注意到,沈巍的眼角自眼尾处慢慢收成一线,让人容易联想到志怪古书里勾人心魄的妖。他睫毛很长,微低着头的时候显得眉目如画,乍一看并不打眼,非得仔细打量,才能发现他的赏心悦目。
       赵云澜那颗没有节操的心轻轻浮动了一下。
       赵总裁位置高,人都是排着队想爬上他的床。虽然他本来也是生冷不忌,但向来眼光挑剔,加上工作忙起来不分日夜,处过的不多,也没一个真正入了心的。
       好不容易遇到这么一个对胃口的……下不下手?
       沈巍不知道眼前这人哪来那么多花花肠子,严谨地记录完毕,将圆珠笔放回白大褂的口袋里。
       而赵云澜春心荡漾完了,又盯起了电脑屏幕,伴随着一阵敲键盘的噼里啪啦声,他不着四六的气息在不自觉中沉淀得严肃了。
       沈巍收了表格,一时没忍心离开,看了赵云澜一会儿还是承着作为医生的责任劝了一句:“刚做完手术,还是多休息有利于恢复。”
       赵云澜头也没抬,“没事。”
       沈巍看这人明显不当回事儿的样子,微皱起眉,感觉心里冒了点儿火出来。
       赵云澜好像才意识到旁边的人是医生不是秘书,突然停了手上的工作,电脑一推,歪头盯起了沈巍,直盯到对方耳根浮了一层红色出来,嘴角才勾起一道微妙的弧度。
       床头一盏不刺眼的灯,将他的脸染白至稍显病态,黑白分明的眼瞳凝得专注,眼底却流转了薄薄一层凉光。
       气氛渐渐不同寻常……
       赵云澜较常人偏红的嘴唇开了一点儿,似乎想说点什么。
       沈巍突然站了起来,身后椅子被他撞得往后移了半米,发出“哐”的一声巨响。
       他看起来有点羞涩,声音却还是稳的,“你早点休息。”快步离开了。
       赵云澜被这不按套路出的牌惊了一下,然后微眯了眼,回味着沈巍最后那句话尾音的轻颤,慢慢笑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tbc.
———————————
沈美人的外貌描写参考原著
对医生职业不熟悉,写的时候能避则避,不能避就疯狂百度orz欢迎指正!

评论(29)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