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原创同人】三途畔•初途(二)

催更催更!

初霁:

        不知过了多久,阵阵阴寒激醒了他,少年冷不防打了个寒颤。
        “韩煉?”漆黑没有一丝光亮的空间里,少年的唤声如石激涟漪般回荡开,隐隐传到很远,很深的地方,似乎没有尽头。
        “我在,”几秒后,传来韩煉冷静的回应,“这地方很奇怪,明明空间不大,却给人无边无际的幻觉。”她伸手向前探了几寸。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阴阳家的,幻境决。”少年努力睁大眼睛,仍然感知不到一丝光亮。
        “所以,这里是…阴阳家?”韩煉的语气有一丝僵硬,“你在开玩笑…”。
        “我从不开玩笑,”少年冷冷地说。
        “那你是何意?”恐惧的情绪开始扩散,韩煉仍强作镇定。少年知道,此时应该把他的想法摊牌了。
        “你没注意到么,虽说每次被抓走的人最后都变成了人傀,再回去抓捕其他人,但那些人傀中,从未有任何一个出现过两次,这意味着抓捕的任务很可能只是一个测试人傀是否好用的幌子,”他语气稍稍急促,却也十分小心韩煉的情绪。
        “其次,每次被抓去的人的数目和下一波到来的人傀数目对不上,总是少几个…关于这点,我几番试探,才发现少掉的那几个是被阴阳家收为弟子了,估计是有几分修炼天赋的。”
        “你的意思是…”韩煉心思纯熟,很快便摒弃了对阴阳家这个魔咒般名字的恐惧。
        “我们很幸运,都有那么一点点的修炼天赋。”少年勾了勾唇,对韩煉的表现很满意。看来将韩煉也带来阴阳家的决定没有做错。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们有修炼天赋,或者说,你冒险让我们被人傀抓走时,你又几分把握?”韩煉反问,言辞略有厉色。
        “你放心,我们在破巷里相互扶持这么多年,我当然不会草率,”少年冷笑,“阴沟里的老鼠,要有多少有多少,带你来,当然会有十足的把握。”
        “希望你不要忘了,不久前,你也还是阴沟里的一只老鼠。”韩煉的声音不再颤抖,恢复了以往似有似无的嘲讽。
        少年冷哼一声。
        两人向背,一片寂静,忽地,韩煉开口道:“那么,小贝呢?”
        听到她提起这个名字,少年不由得开始谨慎。
        “他也是你眼中的一只老鼠?”
        “我们…是在一起长大的,从在那个陋巷里相遇的那天,就在一起,所以…”少年眸光闪烁。
        “所以什么?”韩煉是三人中最年长的,虽是女子,在经过污浊浸染后,却也狠戾非凡,尤其是她身为女子,具有独特的细腻与洞察力。
        “我若解释,你也不会信吧。是,小贝是我发现的,第一个可能有修炼天赋的人。”少年意外的坦诚。他泛着算计的眸中闪过杀意,他倒是想看看,韩煉作为女子,她心底的善意,是否还未泯灭。
        “小孩子,够狠。”韩煉只觉心中五味杂陈,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在那样的地方,朋友岂会比未来重要。”少年往她的方位瞟了一眼,不再作声。
        韩煉压下心中对阴阳家这个名字本能的恐惧,一片黑暗中,她惊觉往日印象中那位高傲孤僻的少年竟是如此城府,不过她无法否认他的话,在那个不知哪天便会如那名老者一样死去的地方,朋友不会比未来更重要。
        她削瘦但掩不住妖娆的脸庞勾勒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在那个地方苟延残喘了那么多年,善良这种东西早该摒弃了吧,她还有时间怀念旧人么?或许跟随这个少年将会有出乎意料的收获,即使某一天她会被当作失去价值的棋子舍弃,如小贝一样,但这就是代价,贪望的代价。
        “年少轻狂。”一丝光亮从上方传来,紧接着一道道刺眼的光束由上方投下,少年不禁眯起了眼睛。
        逐渐适应了这亮度,少年面无表情的看向来者,那是一位女子,水蓝长裙曳地,外罩烟云锦薄纱。阴柔的眸子被一系雾纱笼罩着,隐隐现出森寒的目光,华贵雍容却透露出危险的锋芒。
        “你很聪明,也很张扬,”女子樱色的唇瓣轻启,“堆出于岸,流必湍之,阴阳家这淌水,可没那么干净。”
        少年眯起眼,眸中挑衅的神情一闪而过,波澜不惊的向前一步,直直跪下,叩头:“见过月神大人。”

评论

热度(14)

  1. 尺规_初霁 转载了此文字
    催更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