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霹雳/鷇梦/微虐/HE] 1

食用说明:
这篇文是看了晦弦大大的«相芡»以后,觉得相芡好好看好好看,但是因某陌扭曲的心理[误]觉得不够虐想多点虐心场景什么的,于是自己写的。
所以虽然没有刻意去想,但写完后还是发现真的很多地方相似。。。确实因为自己写不好所以有意无意地借鉴了很多,求大大原谅 @晦弦 /拱手/惭愧
不过原创部分还是挺多的!信我!

******************************************

其一
        "轰!"
        随着迷蒙夜色中一声重响,三余无梦生的身影在圣婴主无上邪力的冲击下倒飞出去,心神大骇间,气力一泻,逆时计已然化入心间。
        时计入体,即刻开始回溯身体机能,三余来不及反应,嘴角已是一道血线淌下。背后玄皇见状忙运功助其稳定伤势。三余以自身功体强压下逆时计作用,暗自叹息:还是没能躲过这一劫,难道真是天意如此?
        玄皇扶起三余:"这是怎样一回事?"
        三余摇摇羽扇,脸色不变:"三余应付出的代价而已,不用担心。吾先赶往战场。请。" 遂化光离开。
        一路疾驰,三余亦思索着逆时计入体一事。光使已明确时计入体便再难取出,事已至此,也只能面对。"看来吾时间有限了... ...嗯,须未雨绸缪。"
        至玉子坡外围,忽现绮罗生与意琦行。
        "绮罗生,将人交我,你速往玉子坡支援朝天骄!"
        白发紫眸之人微微颔首,转身化光往战场而去。
        白影一闪,三余接过意识已经回归,人却依然昏迷的意琦行,运功为其疗伤。收功之时,忽感脑中传来一阵一阵的眩晕。
        三余皱眉,抵住额头的眩晕感,扶起剑宿:"回非马梦衢。"
        眨眼间,人已消失不见。

******************************************

        天光明媚,树林间,青青的柳条随风错乱,草叶纷飞,非马梦衢内一片安宁。但天空另一头的暗色,似在宣告这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自逆时计化入三余体内已过数日。房内,三余无梦生托起身前一束长发,细细端详,果见原本如雪白发中已混有不少青丝。时计的侵蚀一刻未停,稍有松懈就反噬己身,身体反老同时功力也在退步,对时计的压制就更加勉强,已成恶性循环。而且依饮岁之言,逆时计的回溯作用对魂体亦是永久伤害,想来最近时不时头晕目眩之症,应是如此造成。三余暗叹一声,眉宇中隐隐透着些许不安之色。
        暮色渐浓,平日吵吵闹闹的小鬼头和忙前忙后的屈世途也不见踪影,只安静待在自己房内。不安之感越来越重,空气似是凝固了一般,引得三余一阵心烦意乱,终是忍不住走出房间,到庭院泡茶。
        而在苦境之人看不见的高峰上,三余当初去取非关时间经受殊离山魔考时,疏忽间种下的因,也终于将在今日,向世间宣告它的果。
        罗浮丹境上,九鼎炉沸,仙气氤氲,鷇音子身背天榜入世,登时,混沌中万雷青电轰顶!
        心中仿佛突然有什么重重一压,手中茶杯破碎,三余无梦生不及震惊,相同的时计已牵动起自己的暂时计,霎时脸色惨白如纸!
        他依靠暂时计存于世,这便等同于牵扯到自身生命本源!灵魂似被一只手撕扯着,魂体受创的剧痛让三余忍不住闷哼出声,额上浮现豆大汗珠,灵体摇摆间,数多时计影像浮现,喳喳时鸣声缭绕。时计在三余压抑的痛苦低吟中忽然消散,三余的身躯也随即无力倒卧在桌上。
        "一步迈世开天年, 任道有思可聊生。"
        鷇音子一步一步行在山林间,化体间感应到的对方的情况,使他的心湖不由泛起涟漪。
        独自前行,忽见半空飞来一火球,鷇音子眼神一凝,手中拂尘挥出一个弧度,火球被甩到树上,同一刻,非马梦衢内的炉火瞬间盛燃。
        知晓三余已经无事,鷇音子淡然转身离去。
        他们来自同一个人的灵魂,三余无梦生便相当于另一个自己,那... ...他应该能够理解吧?在他能够完全脱离圣魔元史的影响之前。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