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12

其十二
        送走秦假仙,鷇音子立即回到丹炉空间,踏上红木小楼的第二层,找到三余的房间,考虑到他应该已经睡下,鷇音子小心翼翼地轻轻推开门。
        走进去,却见床上之人正半眯着眼望着自己的方向。鷇音子一愣,随即脸色一沉,快步走过去:"你真是胡闹!吾不是说了要好好休息吗?"
        "你回来了。" 三余轻声道。
        人有三魂七魄,天踦爵、无梦生、鷇音子这三个化体皆是素还真直接抽出一魂辅以暂时计而成。
        而三余无梦生本就只是他人的一魂,无三魂七魄之说,要化出化体,便只能是将他自身的灵魂分裂出一部分来,再把他原先向时间城借的部分时间分给他。这样形成的四智武童,与其称为化体,倒不如说是分身更为贴切。
        如此一来,三余仅有的这一魂也是残缺不全,他的时间亦是生生减少了三分之一。
        宁愿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分出化体代为行走武林,也不肯信任鷇音子,无怪乎知道三余决定时鷇音子那样愤怒了。
        要三余来形容对方当时的模样,那便是:若不是顾忌三余还有伤在身,只怕鷇音子又要X上来了... ...咳咳咳,非礼勿想,阿弥陀佛。
        鷇音子快步上前,手伸进被子里为三余把脉,脉象虽然微弱,但还算稳定。鷇音子沉吟片刻,取出两颗红棕色药丹喂三余服下。三余也不问是什么药,只是径自吞下。
       鷇音子见此不禁微微一怔,对方不是应该对他万分警惕的吗?怎么这会儿... ...
        刚为对方的不设防高兴了一瞬,转念一想,许是三余觉得以他此时身体状况,即使要对他不利也不必要浪费大好的丹药,所以索性不去理会。顿时鷇音子刚明亮了一点的脸色又沉了回去。
        "咳咳咳咳... ...怎么... ...这副表情?"
        三余的咳嗽声让鷇音子回过神来,看了看勉强睁着眼睛的三余,那双昔日清冷如镜的暗红色眼瞳如今竟有些无神。鷇音子心中一痛,侧身坐在床沿,握住三余冰冷的手,将自身精纯的内力度了部分过去,以助他稳定魂关。
        同样没有受到任何反抗,鷇音子这才感觉到大大的不妙,脑中千回百转,突然想到的一个可能性让他顿时如坠冰窟!
        鷇音子试探性地问到:"三余你的手? "
        三余沉默不语。以他个性,实在不习惯将自身痛处尽数告知别人,不过,对鷇音子... ...似乎也没有什么隐藏的必要了吧?
        "... ...双手已经完全失去知觉了,不过双腿还未完全。"
        一开始确实因圣魔元史的气息而对鷇音子满怀警惕,但一段日子相处下来,对他了解更多,似乎也能隐隐感觉到他对圣魔元史并不是同路人,或许从一开始,他便打定主意要脱离圣魔元史也说不定。若真如此,那他先前便是误会了他。
        然而他个人观点的转变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因此他最终还是决定要化出一个新的化体,若鷇音子为善,就为他铺路;   若他为恶,就与他对抗。
        鷇音子闻言瞳孔猛地缩紧。
        细看三余,尽管口中说得不在意,但眼中隐隐透出的落寞不是假的。看来是灵魂的缺失导致三余部分感官也一同消失了,先前的视力减弱应该也是此因。鷇音子深吸一口气,承诺道:"吾会想办法。"
        轻咳了几声,三余有些疲惫地闭上双眼:"吾并不在意。"
        "吾在意。"
        嗯?!三余原本已经昏昏欲睡,被这一句话惊得眼睛又睁开了一条缝。
        鷇音子却不待他有所反应,又取出两粒丹药搁在床边矮柜上,嘱咐到:"晚上若是感觉不适就吃这个。"
        三余轻轻"嗯"了一声,又闭上了眼睛。鷇音子知道他魂体受创,身体正是虚弱之时,无力多言,也不在意。
        "好好休息,不准再多想。"
        "嗯... ..."
        轻得几不可闻的答声,三余已然昏睡过去,睡梦中仍微皱着眉,鷇音子看了半天,伸手欲将眉峰抚平,却是怎么抚也抚不平,只得作罢。
        一声叹息,为他,为己,更为... ...
        守在床边呆坐着,不知过了多久,想起时间的时候,夜已深了。稀疏的几颗孤星在夜色中寂寥地闪烁着,鷇音子忽然缓缓起身。
        算算时间,也该是去履行与四智武童的承诺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