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16

其十六
        是夜,月明星稀,薄云飘渺。
        整座罗浮山都笼在淡淡的冷色月光下,于断断续续的蝉鸣声中更显静谧。清风过,山间树影婆娑,在一片夜雾中恍若尘外仙境。
        "想不到,裂缺峰夜晚的景致却是别有一番风情。"
        后山的树林间,一人白衣胜雪,青丝披散,红眸如镜倒映月色,漫步山林间自顾自地赏着夜景。犹带笑意的语气,显示出其人此刻心情愉悦。
        身后几步远处一人,墨纱白梅,皓发高束,手中拂尘搭在臂上,亦是缓步而行,目光却始终凝在前面白衣人身上。
        "一直如此,不过是你以前晚上到罗浮山时不是重伤就是昏迷,才... ..."
        "你闭嘴!我准你说话了吗?哼。"
        鷇音子知道三余还在为前几天差点被吃了的事生气,此刻只是无奈地笑笑也不计较,继续跟着对方散步。
        看向三余的眼中满是宠溺,可惜三余背着身没看到。
        自从那天死劫后被带到罗浮丹境,三余一直呆在药鼎空间内,这日感觉有些闷了,便跟鷇音子商量着晚上放他出来到山里散散步。
        说是商量,事实上三余的口气可比商量强硬多了,内容大致是 "我晚上就是要出去你自己看着办",让鷇音子哭笑不得。前些日子把三余惹恼了,鷇音子自然没傻到去火上浇油,便答应了。
        不过三余这次似乎气得不轻,已经好几天对他和屈世途不理不睬,自顾自地该干嘛干嘛,连斗嘴都懒得跟他斗。
        鷇音子倒是一点不着急,只是欣赏着自家媳妇傲娇的样子,不管有没有用反正不时地哄上两句,被三余无视也不气恼,继续欣赏。
        就是苦了屈世途,在家里冷战的低气压以及隐隐的虐狗之下艰难地生存。
        前后两人就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下继续散步,一人兀自赏景,一人兀自赏人,更诡异的是两个当事人都没有意识到此刻沉默的气氛有多么诡异。
        事实上三余此刻心情着实不错,除了罗浮山的夜景确实赏心悦目,更因为先前四智武童传了一道灵识告知他一页书已恢复正常,武林诸事也都顺利进行。这样的消息实在让人心情大好,也就没有发觉气氛有何不对。
        四智武童本质上是三余的一部分,同属一魂,两人间的感应非比寻常,甚至可以通过灵识进行短暂的远距离交流。
        至于后面的鷇音子,有三余在身前自然是怎样都是好的。
        今夜月未满,我心满。
        今夜星不繁,我魂安。

*******************************************

        裂缺峰顶,某一个丹炉内,徐烟袅袅,回送的禅风,动荡着一笔笔,过去与未来,交织的恩怨情仇。
        地狱变执笔,对着石桌上一卷竹简闭眸沉思——
        如果生命能重来一次,那吾希望能回归的原点是什么?
        吾自问许久,却找不出一个吾想回去的初心。一直以来,吾都活在自弃自厌的心境中。不夜羽时,自弃着外貌不人不兽,因自卑而罕与外界接触,少了许多感受生命的机会。到变为食人怪兽时,更是怨恨上天,给我这么丑陋的人生。
        后来得到三凶陆续加身,我想以武力,改变世人对我的轻蔑。吾完全放弃了自己,以为抹除过去的存在,我就能与自己的丑陋共生。无尽的杀孽、造恶,一切皆往邪恶而向,或许,在恶沼中,吾才能自在。
        在刀剑戟加身落海时,吾死前一念是解脱了,却有着无尽的自怜——过这一生,在离开时,竟无人为吾吊丧。
        人在黑暗中沉眠许久,突然一道光,强制睁开了吾的眼。眼前,是一道看不清的人影,他向吾说:吾的路,未尽。从此吾有了重新思考行路的机会,而行路,也一直成为我接下来的人生课题。
        如今我才知晓,当恩公说我能选择自己的路时,你就已经为吾选好路了。
        当吾领悟这个道理的当下,内心十分的痛苦,痛到最后,却为恩公而苦。因为,人要跌入地狱,并不容易,与地狱共存,更是为难。
        地狱变的人生就是借鉴,一个走不出自我迷惘的行途者。
        如今尘心沉淀,吾看见了自己梦土所在。这一次,地狱变真能走上为自己选择的路了... ...
        这条路的终点,是天机现世,亦是地狱变到达真正平静的彼岸。
        最后,只寄托这天机谶现世,真能靖平武林狼烟,一圆地狱变心中,微末的正义之火。
        ——情笔落尽,灵思禅空,沉淀之后,空笔引电敕谶!
        地狱变倏然睁开眼,落墨,雷霆聚于笔端,是天机,是彼岸;   是遗憾,是希望;   是地狱变,是不夜羽... ...
        "天机开谶第一言——三车定干戈,百日灭元史!天机开谶第二言... ..."
        字字句句回荡在丹炉内,云烟在天机牵引下不断翻涌,现出数十种形态,一眼十景,尔后,渐归平静。
        最后一笔写绝,人间风云,渐淡心间,耳边回响的,是纯粹的笑声。这声笑,是那一日并行海岸,那个他捡来一只贝壳,壳里藏着的纯粹心意。
        笔杆折断,手臂无力地垂落。
        生命最后的莹光燃尽,地狱变慨然阖目,此后一生,尽付谁说... ...

*******************************************

        鷇音子脚步忽然停了。
        听到身后动静,三余随即停步回头,看到鷇音子此刻凝重中竟带了一丝悲悯的神色,不禁开口道:"是怎样了吗?"
        鷇音子闻言微微抬头,对上那人清冷依旧的目光,并不答话,只是眼中流转着莫名的情绪。仰首望天不语,半晌,一声长叹。
        "你太傻了... ..."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