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23

其二十三
        深夜的云渡山间,尘烟弥漫。战声消,灾火渺,极目所见,满布荒烟烬土,亦昭显着正道末路。
        佛铸被波旬擒住,命在旦夕;   梵天、佛剑、四智武童皆已重伤;   阙声云舵被妖化的抱琴所纠缠,亦显不敌... ...
        小四正暗暗思索着破劫之法,突然,心中响起一个微弱的声音。那声音轻而急促,带着些许虚弱,有些词字几不可闻,却是让听者心中巨震。
       随着一字一句印入脑海,小四的瞳孔缓缓缩紧... ...

******************************************

        被波旬紧紧箍着脖子,心中却只觉得无比平静。
        "恶火蚀土,原来……"
        裳璎珞脑中闪过先前鷇音子之言:"你未来之数,依草傍山,亲土宜,遇火大凶,须急避。"
        而此刻,四周正是漫天火海。
        火... ...
        那个人的名字里也有火。
        性格也如火一般,快意恩仇、是非明辨,急躁却是粗中有细,还有毫不掩饰的骄傲。
        突然——
        裳璎珞一个翻掌,紧扣波旬之手,燃烧自己最后的功力化出佛链,再锁魔佛金身!
        波旬一惊:"裳璎珞你!"
        吾的命格,遇火为凶。或许,你便是吾一生中的劫数吧。
        但,吾不悔。
        佛链在一片耀眼佛光中闪着温和的金芒,那一抹带着禅意的绿却未能被那光芒所掩盖。银灰色的长发飞扬,口中血涌不止,眼前已然渐渐恍惚,裳璎珞的嘴角却是稍稍上扬,眉眼第一次完全舒展。
        红尘过路中唯一一刻的轻松。
        愿与年华凋敝罄,尘愆不染佛前灯。
        裳璎珞一生,行武林,护佛乡,得众人真心相待,未曾负身上重任,为引领众佛而生,为天下苍生安宁幸福而战,为抗魔佛波旬而死... ...
        裳璎珞微微笑着合眼,释放了全部功体。
        如此一世,足矣。
        "众人快退!"
        心知裳璎珞以命换招困波旬,一页书亦不愿战友再耗损,领着四智武童、佛剑一路退去,忍痛撤退战场,意在杀出血路!
        然而,眼前只见绣色四幡挡在前路。
        "一气动山河!"
        梵天一声怒喝,起掌运势,登时风起云涌,名招再现,震退四幡!
        此时,三余的那半魂和所剩的功力亦聚到了四智武童身上。感受到来自三余的力量,小四不禁全身一颤,眼底顿现薄薄一层水光。
        就在众人欲脱出重围之际,双色绣幡瞬间一动——
        两幡齐齐出掌阻挡四人脚步,小四正因三余的逝去而悲痛,又身处最前线,此刻反应不及,顿时被拍了个正着!
        "啊——"
        小四惊叫着摔了出去,一页书冲上前将他接在怀中,担忧地低下头,却见小四稚嫩的脸上满是泪痕。
        那一掌的力道几乎全部直接作用于小四身上,先前本就受伤不轻,现在更是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裂成了碎片一般疼痛无比。小四努力想挣开一页书的怀抱,却反而一口血喷出,溅落尘土。
        一页书一惊,忙扶住小四摇摇欲坠的身躯:"你……撑住!"
        小四强压下全身剧痛,勉强道:"吾... ...吾无事。"
        见状,一页书将小四甩到背上,三人欲再冲离,却见卞宗玺,魂绝爱强势入战,众人脱困几率顿时又减五分!
        不见午三刻和娜幻,佛剑等人不禁心生警惕,四智武童却是心头一阵酸涩。
        一页书微微皱眉,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偏过头,果见小四眼中隐隐含悲。
        正红正黄两幡不见,本就不合常理。
        先前的佛光,是只有他和素还真才会使的大梵圣掌,而且此刻能感觉到小四身上三余无梦生的气息更为纯粹了... ...
        三余怕是... ...出事了... ...
        按下心头不忍,一页书偏头闪过正白幡的一击。
     而此时,裳璎珞的生命亦将燃烧殆尽,迈向死亡终点。
        "真是顽强啊... ..." 波旬在已现裂痕的佛链的困锁下早已不耐,有些烦躁地运功冲击着金色锁链。
        此时,空中一道紫龙之气俯冲而下,疏楼龙宿手持紫龙剑加入战场,径直冲向正挡在一页书面前卞宗玺。
        听得背后喝声,卞宗玺冷哼一声,回身一挡。龙宿方对战巨魔神消耗不小,此刻竟被卞宗玺逼退了数步。
        明白即使龙宿赶来也无济于事,一页书脑中瞬间闪过数多思绪。
        能走一个是一个,总比被全部一网打尽要好。
        主意打定,一页书高声唤了一声龙宿,将小四抛了出去,同时回身挡住绣蓝幡的一击。
        疏楼龙宿反应极快,一个旋身接下重伤的四智武童背到背上,随即往山下的方向奔去。
        "前辈啊——"
        知道一页书是准备自己殿后为他们搏得逃离的机会,无力之感涌上全身,泪水不禁再次湿了眼眶。
        一页书与佛剑分说舍命挡住八幡,龙宿死死咬牙,压下回头的冲动,迅速脱离了战场。
        身上各处剧痛仿若未觉,小四竭力回过头唤着一页书,双眼瞪大,努力想在一片迷蒙中辨识出些什么。
        渐离的身影,模糊的视线,任凭声声呼喊,却看不见此战最终一幕。
        "前辈... ...佛剑大师... ..."
        三余... ...
        到底是无能为力。强烈的悲痛与无法改变命运的挫败感沉沉地压在小四肩上,压得什么东西瞬间夺眶而出。
        泪水一滴一滴溅落,小四将唇咬得死死的,手不禁攥紧了龙宿的衣服。
        这一去,也许生离,也许死别。

评论(1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