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朱白】北宇哥哥低个血糖(小甜饼


rps自萌,不上升真人!!
幕后和伪花絮全靠脑补,欢迎捉虫
私设都单身+双向暗恋
文笔渣+ooooooooooc
——————————————

       “那你要我怎么办?!”
       白宇大声的质问回荡在整个布景中。
       随着这句问话,他暴躁地转了一圈,又直直地盯着表情莫名的朱一龙,眼神中透出无处发泄的怒火与痛心。
       “感恩戴德?三跪九叩?”
       似乎已经出离愤怒,白宇直接指着对面的人几乎是吼出来地说:“你又不是长生不死,我凭什么随随便便欠……咳咳咳咳咳……等一下……”
       导演:“停——”
       台词说到一半突然一阵猛咳,白老师跟朱老师的表情管理同时失去了控制。白宇一边咳一边断断续续地大笑,朱老师抿嘴笑得克制而显得忍俊不禁;旁边导演、其他演员等也忍不住笑出声来,严肃的打光下一片哈哈哈的声音。
       “呛到了?”朱一龙拍着白宇后背,从旁边工作人员手里接了杯水递了过去。
       白宇按着喉咙止咳,摆了摆手,声音有些沙哑:“赵云澜这时候喊话要的就是那啥……声嘶力竭。不能喝水。”
       白宇不自觉往眉头上按了一下,想起可能会把妆蹭掉又立刻收了手。方才入戏时心中没有作假的怒火烧得他现在眼前发黑,甚至有点腿软。
       朱一龙看着他微微皱眉,直觉白宇可能不太舒服。半晌他按下心疼,点了点头,又把水放了回去。
       白宇瞟了眼朱老师眼角还没褪的几分红色,喘了两口气,觉得嗓子里堵着的感觉退了一些,就对周导点了点头,表示可以开始了。
       “从长生不死那句。”
       两人站回位置,入戏都很快,表情动作迅速到位。导演对着对讲机喊了一句“开始”。
       白宇吼道:“你又不是长生不死,我凭什么随随便便欠你一条命啊?!!”
       导演微微点头,这一次白老师的情绪爆发得比上一条还要更好。
       朱一龙上前一步,机位移动给了他一个特写,能清晰地看到他眼中的光亮和眼角的微红。
       “这条命,是我还给你的。”
       白宇暴怒的表情凝了一瞬间,眼睛眨了眨,眉头拧得更紧,显出了一丝惊疑不定。
       对视中,沉默蔓延着,朱一龙终于先别开了目光,眼神几经闪烁,终于只是轻声道:“……你早点休息。”
       朱一龙等了一秒,安静地转身走出镜头,白宇看着他离开,表情几变。
       机位远离、定格。
       “咔。”
       所有人都出了一口气,导演一句“非常好”还没出口,却见白宇晃了一下,整个人往前倒,撞在了沙发背上。
       白宇眼前的所有东西都在天旋地转,趴在沙发背上下滑的身体被谁的手托住了,他听到很多人在喊着什么,也许是他的名字,但传到他耳朵里都像隔了厚厚的一层水。
       朱一龙一回头就看到白宇倒下去,他感觉心跳漏了一拍,几步走过去拨开围着白宇的人将他扶起。唤了两声,白宇嘴动了一下,却没有出声。朱一龙心里叹了一声,再次展现了他过人的臂力,一个人半抱半扛着把白宇放到了休息室的沙发上躺着。
       工作人员都不安地跟在旁边,不敢围紧了怕堵了空气流通,好在看起来身强体健的白老师犯个低血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大家担心但不慌张,况且有朱老师亲自照顾,该散的也就散了。
       一个妹子从包里翻出来两支棒棒糖放在了茶几上,朱一龙轻声道谢,小姑娘受到了正面美颜暴击,小声说了句“不、不客气”,恍惚地走了。
       白宇的眼睛睁着,但好像看不见东西一样视线散乱没有焦点,朱一龙扶着他给他喂了点水,白宇晃晃脑袋,意识是清醒了。
       他没卸妆的两道浓眉紧紧拧了起来,像是想借此缓解头痛头晕。几秒钟后,白宇突然发觉自己正靠在龙哥胸前,龙哥的脸还有点儿红,眼神还有点儿飘。
       心里有鬼的北老斯忙道了谢把自己撑起来,不想低血糖得四肢无力,又摔了下去。
       这回变成了枕在龙哥腿上。
       北老师:“……”内心窃笑。
       居老师:“……”耳根爆红。
       朱一龙轻咳了一声,拿了一个棒棒糖撕了包装纸递给白宇,被对方就着自己的手叼走了。
       “……怎么会突然犯晕?”
       白宇叼着糖哼哼:“演得有点用力。”
       朱一龙俯视他没说话,眼神却像是在说:还有呢?
       白宇:“……昨晚没睡久。”
       龙哥给了个眼神示意他继续。
       白宇:“……早饭没来得及吃。”
       朱一龙皱着眉看他,手背贴上了白宇的额,有一层冰凉的薄汗,但额头温度却偏高。
       “发烧了?”
        白宇握住朱一龙的手腕移开些许,挑了一下左边的眉,笑嘻嘻道:“怎么,哥哥心疼啦?”声音还有点哑,显得更撩人心曲。
       朱老师整个耳朵都泛了粉红,刚想说点什么呛回去,休息室的门被人敲了敲:“周导问白老师休息的可以了没……下一条要开了。”
       白宇不正经的表情一下子淡了,他放开朱老师迅速坐起来,头晕得眯了下眼,却没事人一样站了起来。
       “我没有问题,马上来!”
       朱一龙看着他的背影,阻拦的手伸出又缩回,他知道白宇决不肯因自己的原因拖累剧组进度。
       白宇却像背后长了眼睛,转过来笑了:“真没事儿,昨晚淋雨着了凉,刚演得太用力了才会低烧,中午睡会儿就好了。”
       朱一龙一瞬间感觉被白宇耀眼的笑容闪到了眼睛。





戛然而止.
————————————
短小混更
……我发现自己有把虐身文写成cp小甜饼的天赋……
信我我是真的想虐身的……

评论(14)

热度(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