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巍澜】低温症与战损的兼容性

标题日常简单粗暴
又名:巍澜船头吵架面面助攻

低温症+非剧版(←划重点)原创战损澜

这篇斩魂使有奶妈设定……不然小澜孩可能要凉……

巍澜1v1!拒绝骨科和面澜……
书剧结合+各种胡诌+时间线混乱+节奏迷+逃不掉的ooc
————————————

       小刀“砰”地掉在地毯上,刀刃反射出一道锋利的白光,赵云澜还剩的那点刚睡醒的模糊瞬间散了个干净,瞳孔缩成一个点。

       沈巍的脸色苍白无比,表情几经变幻就是不敢看赵云澜。

       房间里一时安静得落针可闻。

       几秒钟后,赵云澜突然大步走过去,一把握住沈巍躲闪着藏在身后的手扯了出来。苍白的腕上一道还在愈合的刀口格外分明,刺得赵云澜一下子不能正视一般连眨了好几下眼。

       半晌,才听他哑着嗓子问:“怎么回事?”……

       五分钟后,男人草草披了一件风衣下了楼。

       刚过年关,龙城冷得很,雪不大但一直下个不停。赵云澜抬头漠然看了看深黑夜空中飘下来的漫天细雪,说不出心里现在是个什么滋味。

       上回把车停在特调处没开回来,赵云澜紧了紧外套,走了出去。他现在也只想一个人走两步,给自己,也给沈巍一点空间。

       近初七,深夜的龙城安静地享受着过年的气氛,不论是灯火通明还是入了黑甜乡的,都不显得寂寞。独赵云澜,过了午夜还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路面,身下影子随脚步反复缩短、拉长。

       赵云澜揣着满怀的心事往特调处的方向走,雪一片片落在他的肩头,融化了就渐渐渗进衣服里面。赵云澜起先还没太在意,直到一阵寒战把他陷在大小事里的思绪拉了出来,他才后知后觉地感到不妙。

       他一连哆嗦了好几下,那股寒意透过了衣服,从身体表面开始蔓延、扩散,赵云澜不能自制地微微缩起了肩膀,两只爪子互相用力搓揉了一番也没能回暖。

       赵云澜小时候贪玩,在自家院子里更加放肆,一次玩脱了,把自己摔进了两米深的水池。

       刚上学的孩子又慌又怕,只知道在池子里一个劲儿地扑腾,很快精疲力尽,好在佣人警惕性高,一被小少爷甩掉就满世界找,好险没让人交代在那里。救上来的时候小云澜还有动静,但是全身冷的跟冰一样。

       当时已是深秋,在水里泡了这么一会儿,本来人又小身体又弱,不出意外地大病了一场,从此身上大大小小的毛病里又多了个低温症。

       赵心慈以前对敌人狠惯了,对自己儿子也没有留情的耐心。小云澜病得迷迷糊糊,在短暂清醒的缝隙间听到父母发生了争执,赵父一句“就该让他长点教训!免得人家听到我赵家的儿子没死在地星海星交锋的第一线,却淹死在自己家的小池塘,让我脸上蒙羞!……”他现在都记得一清二楚。

       低温症是可以致死的。赵云澜把手伸进口袋里,什么也没摸到,才想起自己随手拿的这件衣服是沈巍的,没有习惯性装着钱夹,自然也没有他那打黄纸符,他甚至发现自己手机也没带。

       赵云澜当机立断原路往回跑,但没跑出几条街他就不得不停下了。他有病史,体温降得很快,呼吸系统也随之受了影响。不过这一会儿的功夫,他已经感觉到呼吸有些不畅了,跑步这样剧烈的动作没能让他暖和一点儿,反而雪上加霜。

       赵云澜停在路边,抬手撑住了灯杆。雪还在下,衣服已经浸了两层,又湿又冷,让体表的热量流失得更快了。

       正此时,一种不寻常的气息无声无息地从背后蔓延而至,赵云澜像是没有察觉,仍在原地轻轻打着颤,手却在外套的遮掩下不动声色地摸向了裤腰。

       那股气息逼近了,赵云澜骤然回身,看也没看开了一枪。

       特质的子弹划出一道银光,径直穿过一片黑雾。

       赵云澜背抵着路灯杆,极黑的眼睛紧紧锁住半空中毫发无伤的鬼面。他身上只有一支枪和从不离身的镇魂令,情况实在不容乐观。

       “令主,别来无恙。”鬼面用着那种跟斩魂使如出一辙的文绉绉的语气,甚至还欠了欠身,但面具上画出来的笑容却诡秘得很,与斩魂使的气质全然不同,赵云澜的眉几乎是立刻就皱起来了。

       “见了你就有恙了。”他冷冷回了一句。正是事情多心烦气躁的时候,如果不是身体状况不妙,倒可以说鬼面这是善解人意地趟他的雷来了。

       赵云澜从小大小病不断,忍耐力就这样锻炼出来了。寒冷引起了肌肉收缩和痉挛性发抖,他持枪的手却稳如磐石。

       鬼面不仅没怒,反而堪称愉悦地笑了一声,面具上大得吓人的眼睛转了一圈,又聚焦到赵云澜身上,硬是把他盯得一阵恶寒。

       “不过我看令主这脸色……看来斩魂使没把您照顾好啊?”

       “关你屁事。”赵云澜被戳到痛处,面色不善地打断了鬼面,“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鬼面神经兮兮地笑了笑,下一秒,他突然出现在赵云澜身侧。冰冷的气息夹着一丝幽畜的臭味猛地接近,赵云澜眼睛都没眨,手中的枪直直抵上了鬼面的眉心。

       鬼面似乎毫不在意随时会开花的脑袋,不过他有没有“脑”这个结构也是个问题,“令主这是……冷吗?”

       赵云澜没答话。他身体冻得有些发麻,心跳却一声急过一声,呼吸已经有些跟不上,胸膛起伏得明显。他估计体温已经接近34度了。

       “那在下不才,愿陪令主过两招暖暖身……”

       ……

       赵云澜离开家的时候,沈巍一直在窗边看着他走远。

       那个千万年魂牵梦萦的身影转过一条街看不见了,沈巍就一直盯着他最后停留的那个点发愣。许久,他才收回目光,眼底闪烁着难以言喻的复杂。

       他默默转身开始收拾赵云澜和自己的东西,似乎是想借这个过程记住、纪念些什么。

       直到像被算计和他重逢那天一样,他突然失去了对赵云澜位置的感应。

       沈巍动作一顿,随即脸色骤然沉了下来。他嘴里念了一句什么,然后整个人消失在原地。

       大街小巷不知何时多出了大片瞳瞳鬼影,街边楼房里也灭了灯光,现了鬼火,数不清的幽畜将赵云澜和鬼面所在的那一处空间团团包围。

       沈巍披着黑袍凭空出现在街口,一条街的幽畜都缓缓看了过来。

       斩魂使一看这阵仗,哪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心里藏着的那团暴虐的火焰烧出了皮囊,直直蔓上了近百米的斩魂刀。他稍矮下身,刀背一立,一道亮白携着洪荒鬼王的怒火横斩而出,劈天裂地——

       几条街之外。

       赵云澜冷着脸一鞭抽出,又一次打空,鞭梢卷着巨力扫过旁边的民房,墙壁顿时破开一条长口,砖石和沙土飞爆而出。他的手臂不太自然地用力,镇魂鞭划出一个大圈回到他手上,赵云澜紧接着踉跄了一步。

       他的风衣裂了口子,脸色极其难看,整张脸跟鬼面的面具一般雪白,唯剩的颜色是泛了青紫的嘴唇和一双依然黑亮的眼睛。

       镇魂令主长到现在这么多年,很少如此狼狈,对方根本没出多少力,可他已是强弩之末。

       赵云澜这时候已经不太觉得冷了,血管麻痹,身体深处汇聚的血液由收转放,流向冰凉的四肢百骸,甚至有温暖的错觉。他知道这很危险,代表他五脏六腑的温度也彻底没了保护。热量的流失像一辆失控的列车,尖叫着呼啸而过。

       枪里早没了子弹,枪托被赵云澜自己砸断了,锋利的碎片紧紧握在手心,直让反射弧冻结的神经都察觉了疼痛,才堪堪从混沌的大脑中掘了一丝清醒出来。

       低温症到这个地步,常人早出现幻觉了,饶是赵云澜心智坚定,也不时短暂地失去意识。

       这样不行,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彻底晕过去。

       他抬头看了看,鬼面飘在半空,暂时没有动作——或者说他有动作自己也不一定躲得开。赵云澜讽刺地笑了,将镇魂鞭缠上小臂,然后腾出的手握住碎片,毫不犹豫割破了左腕。

       跟沈巍居然还恰好是同一个位置。他这么想着,将创处贴上了冰凉的唇。

       赵云澜强忍喝自己血的身心不适,硬将满嘴血腥味咽了下去。血到底还是温热的,喉咙、胃里又有了些温度,体表对冷的感知也回来了,他轻轻打了个寒战。

       鬼面饶有兴趣地欣赏了一会儿,赞叹道:“令主果非常人。当年抽筋、化灯,如今凡人之身,亦不改对自己手下不留情的作风啊……”

       赵云澜这会儿却好像什么都听不见看不见了,兀自摇晃着走到明明灭灭的路灯下,捡起了碎成两半的枪。已经虚弱至极的身体靠着灯杆,一言不发地掰下了枪上一块铁质铭牌。

       赵云澜的血跟不要钱一样不断涌出指缝,滴落在地上很快汇了一个血水坑,而那牌子也不知道表面涂了什么,那么多的血竟然一点没沾染上。

       鬼面突然不笑了。

       赵云澜面无表情,也没有更多力气去拉扯脸上僵硬的肌肉。他嘴边还挂着刚才喝血时蹭上的红,脸又惨白,一片黑暗中简直像是厉鬼附身。

       他吐出了几个字,声音因虚弱而轻如蚊音,却在鬼面听来震耳欲聋。

       “九幽听令——”

       沈巍赶到的时候,鬼面那张“鬼面”上有一半都溅上了他黑色的血。似乎早有预料,鬼面转过身来面对他,声音不复先前的诡异飘忽,反而低沉了许多,“你终于来了。”

       赵云澜被他锁在半空,一身狼狈。似乎听到了这声,他半睁不睁的眼皮微弱地抬了一点儿,眼珠转向那个熟悉的人影,被血染红的唇动了动,依稀是一个“沈巍”的口型。

       斩魂使的眼睛瞬间就红了,他整个人到刀尖都因极度激烈的情绪和拼命压抑的疯狂而肉眼可见地颤抖起来。

       他一字一顿地说:“我要你偿命。”

       鬼面冷笑了一下,做了一个将赵云澜向沈巍那边猛扔的假动作,然后趁斩魂使匆忙收刀向前的空当把人往虚空中一推,随即自己化出了一片黑雾。

       鬼面布的领域中,不属于人间的东西像蒙在实物上障眼的布,布被扯去之后,才发现他们不知什么时候从街口到了不远的一处人工湖,赵云澜被他重重推进了湖里。

       沈巍瞬间入水将人抱了出来,而鬼面大约是受了伤,已经趁机跑了。

       沈巍一落地就罩起了黑雾,怀中人被湖水和血浸得浑身湿透,被他用灵力迅速烘干了。

       赵云澜已经全然没了意识,面白如纸,沈巍抱着他,触手全是冰凉,能感觉到寒意从两人相接触的地方凶狠扑来,即使用斩魂使的力量取暖也没见起效。他身上有浓重的血腥味,沈巍先给他腕上的那道伤止了血,然后小心翼翼地翻开他僵硬的手。

       整个手掌上没一处完好,全是尖锐之物划、扎出来的大小伤口,有的口子血已经干了,有的还在流。尤其手心和指节的一片,不知道赵云澜是用了多大的力气,甚至见了骨头。

       沈巍只看了一眼就别开了脸,那伤像划在了他心上,疼得直哆嗦。他抹去了那些伤口,仍难过得不能自制,握着那人的手顺着那些无形的疤痕一点点吻了过去。   

       赵云澜冷如尸体的手脚终于有了些温度,但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的样子。

       一个偏头,瞥到赵云澜的嘴角还留有血迹,沈巍简直再受不得这颜色的刺激,发了狠一口咬上去,突然落了泪。

fin.
————————————
低温症症状相关全靠百度,欢迎指正!

所有锅全部推给赵父(x

面面的台词我不会编……反正不是重点orz

因为写了好几天,感觉后面战损跟低温症都分不清主次了……大家凑合看吧orz

中间用词突然玛丽苏orz

谢谢小伙伴 @一只小傻子  @云行  @EUrikaaa  @只想默默萌下去 !
lof要我开这个功能的时候根本没想到真的有人会给我这个渣打赏,佛系规会龟速加油的!!

评论(84)

热度(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