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规_

爬墙快废话多更新慢,慎fo
*巍澜《焰色反应》在慢吞吞修bug

无期 [鷇梦] 24

其二十四
        硝烟中,忽地传来金属碎裂的声音。
        舍命为众人拖延了这些许时间,此刻,终是应验大火凶劫。佛链在一连串的脆响中破碎,早已不耐的波旬手一甩,一道掌气将裳璎珞击落在地。
        倒落尘埃的瞬间,映入眼帘的火焰,却勾勒出那个再也不及道别的身影。
        苍白的嘴唇颤抖着,血,自口中、身上流出,染红了大地,映衬着炙热火海。这鲜艳的颜色,似极了那人特有的肆意与张扬。
        一瞬悲戚,一刻不舍。
        身为妖界之人,却没有什么复杂的心思。不过几句话的缘分,便那样相信本为敌人的他... ...
        然而,他却辜负了这份信任。
        "焱... ...无上... ..."
        裳璎珞深深地望向幻觉中那人的方向,银灰色的长发沾染了血色,温柔的眼中似有薄薄一层水光流转。
        这一生,唯此一憾,再没有机会偿还。只愿来世,得以弥补... ...
        缓缓合眼。
        心中最后的回响,是欠那人的一句 "抱歉"。

******************************************

        暗夜下的树林,冰冷、寂凉。
        不多时,但见天外一道紫光降落在林中,正是疏楼龙宿和小四。
        小四刚落地便险些摔倒,先前在战斗中早已重伤,不过凭着意念一次次爬起来再入战局。再加上三余逝去后魂体聚于小四身上,逆时计的作用虽因此减弱了不少,却仍是让小四心口一阵刺痛。
        袖中暂时计,已现裂痕。
        然而,身上的伤痛,又怎比得上心上的疼痛。
        一页书他们受伤不会比他轻,这种情况下对上六色幡令... ...只怕凶多吉少。
        还有三余... ...
        若是,我能更强一点,是不是我珍视的这些人,就不会出事了?
        小四一手攥得紧紧的摁着胸腔位置,痛得几乎站立不稳,全身颤抖着,面上悲痛之色难掩。
        一旁嘴边同样淌着血痕的龙宿有些担忧地望着他。
        沉默。
        忽闻小四突兀的一声:"我,我要回去救前辈... ..."
        踉踉跄跄往前踏了几步,话未说完,身体已向前倾倒下去。
        龙宿眼疾手快扶住对方身躯,却见小四低垂着头,脸色白得吓人,眼中大滴大滴的眼泪滑下。还未动作,小四突然咳出一大口鲜血,染红了半身衣袍。
        眼神一凛,龙宿扶稳小四,手中暗暗运功为小四压制住伤势恶化:"冷静!汝身受重伤,必须先作治疗。咱们先找一处隐秘之所休息,待入夜后再探之。"
        小四呜咽着点了点头。
        明白对方此刻的自责不是自己三言两语能劝住的,龙宿暗叹了一口气,扶着小四起身:"来吧,吾背你。"
        "我... ...我自己走就好... ..."
        "唉呀,啰嗦啊!" 龙宿哭笑不得,随即将人甩到背上,走向密林深处。
        小四趴在疏楼龙宿背上,思及那白衣人昔日的温和面容,识海中微微笑着,像大哥哥一般的温暖目光,心中又是一痛。
        我本该担下的责任,我的诞生就是为了这个,我想做的,亦是我该做的。替他照顾这个武林,让他得以好好休养,而不是撑着伤体再涉红尘泥沼... ...
        为什么... ...还是没能做到呢?
        为什么他还是... ...走了呢?
        为什么呢?
        手不禁渐渐握紧,脑中些许眩晕,连带着眼前景物也模糊了。小四迷蒙间喃喃吐出几个字:"我是不是... ...很没有用?"
        是因为我吗?
        因为我... ...没做到那些,因为我... ...
        三余,若我这样问你,你一定会安慰我说不关我事吧。
        龙宿闻言脚步微微一顿:"别想这么多了,先休息一下吧。"
        走了两步后又停下,顺手点了四智武童的睡穴。
        半晌,只觉肩头漫开一片温湿。
        梦里亦有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话说感觉写完三余退场就没有动力了,以后可能会坑。。。

评论(12)

热度(16)